日劇《法醫女王》:根基於現實設定的溫柔鎮魂曲

0

春季日劇《法醫女王》受到廣大好評,觀眾被高潮迭起的劇情與 UDI 研究室的夥伴羈絆所牽動心情,除了大讚編劇野木亞紀子綿密編織劇情的獨具匠心,以及主要演員們到位的魅力展現之外,這部作品還有哪些魅力,讓人捨不得別開眼呢?戲劇向來是虛構的,但一部立基於現實,帶著悲傷基調,卻又同時呈現出正能量與滿滿誠意的作品,實在令人多看幾遍都不膩。

《法醫女王》的主角三澄美琴(石原聰美 飾)為一名解剖法醫,她所任職的 UDI 研究室,則是一座調查非自然死因的機構。雖然 UDI 研究室是虛構的單位,但故事中所講述的法醫現況,卻是真實的。日本一年約有 130 萬人死亡,其中不知道死因的非自然死亡者(被稱為「異狀死」)則約有17萬人,可以執行解剖任務判析死因的解剖法醫僅 170 人,在人力與工作量嚴重失衡與資源不足的情況下,僅有 2 萬 583 位死者會進行司法解剖,司法解剖率為 12.4%。

「千葉大學法醫學教育研究中心」可說是在現實生活中,較接近於 UDI 研究室的單位,他們一年會接受約 330 件警方委託,該解剖室約可容納兩組人員同時進行,如同劇中的編制,由一名醫生、一名輔助員與一名書記共三人一組。在海外,解剖室裡通常不會有非醫療從事者參加,但在日本由於人數不足,常會由警方協助幫忙,執行拍照紀錄的工作。日本的解剖法醫人員吃緊,是顯而易見的現實,如同劇中久部六郎(窪田正孝 飾)在一開始的質疑一樣,一般的醫學系學生大多仍精進治療「生者」的技術為目標,就算好不容易訓練好人才,設備、機構的不足,也未能提供足夠的就職機會。

以上資料與數據,其實是參考了 TBS 電視台新聞節目《NEWS 23》在 2018 年 3 月 16 日時播出的解剖法醫專題,選在該日播出,則是因為當天正好是《法醫女王》的完結篇,讓觀眾尚沈浸在故事餘韻中時,無縫接軌地補充現實層面的資訊,可說是電視台相當適切且用心的安排。

在案件的選材、設定上,《法醫女王》也相當契合現實事件的描繪,如第2集描寫了寄居在網咖的離家少女、第 3 集呈現出女性在職場上受到的蔑視,與第 7 集裡血淋淋的霸凌傷痛,都是讓人非常有感到心痛,實際上卻真的可能發生的悲傷主題。第 8 集的火災事件裡,提到了由於個人情資問題,加上許多牙醫皆為個體戶、病歷甚至是手寫的,使得辯明屍體身份的工作更加困難,而 UDI 研究所所長神倉保夫(松重豐 飾)過去在厚生勞動省工作時,其實就是因為經歷過東日本震災,許多死者尚未確認身份就進行火化,才想要積極推動牙科病歷數據化,在在顯示了這部作品從人物設定到理念的闡述,都有所憑據。雖然有些處理與描寫說教意味過於濃厚,卻也瑕不掩瑜,依舊可以讓人在故事裡,獲得足夠的思考空間。

無論是何種形式的死亡、無論過世的是什麼樣的人,都會是一份遺憾。《法醫女王》既然每一集的故事都會出現死者,就無可迴避地被憂愁的氛圍所包裹著,但劇情的步調並不沈重,就在於 UDI 研究室的每一位成員,都讓人感受到無比的能量。三澄美琴、中堂系(井浦新 飾)、久部六郎、東海林夕子(市川實日子 飾)與神倉保夫都並非完美之人,在人生的道路上亦充滿挫折,但聚在一塊的他們,卻能因著相同的謎團奮力而為,不是朋友,卻是最棒的戰友。

從野木亞紀子過去的作品中可以看出,就算不是以「戀愛」為主題的故事,她也能寫出輕巧的粉紅氛圍,讓觀眾萌心大發,這次也不意外,還更上一層樓,寫出了另一種新層次——觀眾幾乎選不出來哪一對才是最令人捧心的好 CP,無論是久部對三澄的微妙情愫、三澄與中堂的同病相憐、三澄與東海林的無比契合、中堂對久部的破格信賴,或是總貼心為屬下們準備小點心、該站出來時絕不讓屬下們背鍋的神倉所長,他們不明白地說「愛」,也不僅限於戀愛之情,卻是在恰如其分的時間地點,站在彼此的左右。觀眾選站哪個 CP 不再是重點,因為 UDI 研究室本身,就是一個不可分割的存在。

在故事一開始,以臨床醫師為目標的久部便質疑,法醫學是為了死者的學問,為了治療活著的人,選擇臨床醫生恐怕是較合理的選擇,但三澄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法醫學是為了未來的科學。」一份生命的逝去,不只是一顆心臟停止了如此單純而已。在解析死因的過程中,可能發現死因不一定只是單一理由,可能有太多的推力造成這起死亡;而清白的人有時並非全然無辜,造成死因者有時反而非最該承受罪責之人。於情,釐清死因能夠還給家屬一個真相,就算真相殘酷,似乎好過永遠得不到答案的懸心之痛;於理,透過經驗的累積、數據的建檔,就有可能減少甚至預防更多的傷害,透過科學理性的手段,許一個更溫柔的未來。

UDI 研究室的人總是戲稱,他們這行就是號稱的 7K,包括髒(汚い)、辛苦(きつい)、臭(くさい)、薪水低(給料安い)、噁心(気持ち悪い)與危險,以上的字詞日文發音開頭皆為「K」,所以才被稱為 7K。別嫌筆者算數不好,以上不是才 6K 嗎?剩下的最後 1K 呢?既可以借用臨床檢查技師坂本誠(飯尾和樹 飾)的解釋:「不討厭(嫌いじゃない)」,也能借用中堂的口頭禪:「媽的(くそ)」,或者把兩者融合在一起也可以——雖然往往憤怒地讓人想罵一句髒話,但仍讓人無悔地繼續堅持下去,這或許也是觀眾的心聲吧,即使一篇篇故事都令人難過而悲傷,卻也在播畢的同時,獲得滿滿的能量與情緒,滿足不已。

延伸閱讀:

【Re:從零開始的30堂人工智慧必修課】線上課程預購

人工智慧?考試不考,幹嘛要學?因為人工智慧將影響我們接下來的整個人生。

2018 年泛科學院又一重磅線上課程:台灣第一門專為青少年設計的人工智慧課。特別邀請中華民國人工智慧學會祕書長洪智傑共同授課與監製,集結知識、理論與實作三合一。

現在預購馬上省 $1000!傳送門:https://lihi.cc/foBOq/punchline

關於作者

費雯麗

曾任影音記者、文字記者,現暫居日本,立志以浪漫不失務實,隨意不失細緻的方式,進行生活觀察,豐富迷妹人生。

訂閱
最新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