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劇《總覺得鄰家更幸福》:在議題與敘事,取得一個溫柔的平衡點

0

不孕、同性愛、頂客族、中年失業,這些話題十足的元素任選一項,都能充分發展出一篇故事;如今它們全都扎實地集中在一部戲劇作品裡,我們會看見什麼樣的世界觀呢?日劇《總覺得鄰家更幸福》(隣の家族は青く見える)看似很貪心,卻又在少一分搔不到癢處、多一分又有灑狗血之嫌的處境中,取得一個溫柔的平衡點,塑造出一篇打動人心的誠意之作。

女主角五十嵐奈奈(深田恭子 飾)與丈夫大器(松山研一 飾)是一對恩愛的夫妻。奈奈擔任潛水教練,大器在玩具公司上班,兩人省吃儉用總算能夠搬進了一間設計師集合住宅,和設計師廣瀨涉(真島秀和 飾)與另外兩組家庭——小宮山真一郎(野間口徹 飾)與深雪(真飛聖 飾)夫婦、以及一對即將結婚的情侶川村亮司(平山浩行 飾)與杉崎千尋(高橋 Maryjun 飾)共居。安頓好住處後,喜歡小孩的奈奈與大器想著總算可以認真開始增加家族人數,卻沒想到做人計畫遲遲沒有進展,陷入不孕問題的困局中。另一方面,集合住宅中的住民們,其實也都各有煩惱。

廣瀨涉極力向外界隱藏自己性向,戀人青木朔(北村匠海 飾)卻突然搬來跟他一起住;真一郎面臨中年失業,在妻子深雪面前抬不起頭來;千尋在「不想生小孩」的前提下與亮司交往、論及婚嫁,但亮司卻因前妻發生事故,無法逃避照顧兒子的責任。看著別人時總忍不住心生羨慕,卻往往忽略了也許他們也跟自己一樣,懷抱不安與沮喪的重重心事。所謂的幸福與圓滿,到底是什麼呢?集合住宅中的四組家族成員們,在互相碰撞、衝突、諒解與陪伴之間,漸漸理出關於「家庭」的新想像與新理解,而透過觀看每組家庭遇到的癥結點,也帶給我們更多的思考空間。

《總覺得鄰家更幸福》的主線劇情是以「不孕」的現況為主,透過奈奈的親身治療與大器的錯誤想像(卻也往往是一般人的刻板觀念),來一一破除謬論(比如不孕並非女方單一的責任,男方也是,而且有大部分的不孕都原因不明);同時也介紹各式療法,讓人窺見療程之間有多少的無可奈何與身不由己,甚至因為沒有一種療效保證有效,讓荷包與心理都得扛起沈重負擔。身體的苦痛只有本人能承擔,周遭的人如何恰到好處地陪伴,又是另一門學問了。

劇中描述許多奈奈與公婆小姑之間的互動,可能會讓許多人大呼「羨慕!」或者是「不真實!」比如婆婆(高畑淳子 飾)雖雞婆,卻是真心地疼愛、喜歡奈奈;她想要看見孫子的心意急切,但更珍惜著現在眼前的媳婦。不過職場上的情況,倒沒有這麼一帆風順了。奈奈為了看診而不斷調班、換班、臨時缺勤的情況造成同事與上司的困擾,多出的工作量總得要其他同事去承擔,他人「於我何干」的心態必然會發生。這種無法去責怪任何一方的無奈情境,也成為劇情中引人深思的一點。

再將焦點轉向隔壁鄰居。從「一般」角度來看,小宮山家應該是最典型的家庭了。丈夫在外奔波工作,妻子處理家務照顧兩個女兒,女兒也謹守學生本份專心唸書。但事實上是真一郎不願再犧牲與家人相處的時間而回拒了外派工作,結果陷入中年失業的危機。深雪為了維持「貴婦」形象,不斷在 Instagram 上營造生活充實的假像;而表面上成天補習的女兒,其實更喜歡和朋友一塊揮汗跳舞。為了符合他人的想像,小宮山家的成員都竭力保持形象,不知不覺迷失自己,過得疲憊而壓抑。

另外一對的亮司與千尋,原本計畫未來也要享受兩人世界,因此「孩子」早早就被排除在計畫之外。但計劃跟不上變化,兩人之間突然多出亮司與前妻所生的孩子,新的關係與疑惑於焉展開。為何女性就必須具備「母性」地無條件喜歡小孩?婚後就非得專心相夫教子?劇情雖然溫柔地朝和解的方向前進,但無孔不入的保守觀念在在展現出性別刻板印象的暴力,使得千尋必須要武裝起自己、全身張滿刺,才能保護自己、捍衛生活。家庭的組成、與心愛之人的相處,本該是每個人的選擇自由才對。

從親吻、躺床、相擁、共浴、吃醋到謠言,廣瀨涉與青木朔的組合,看似在四戶人家裡是擁有最多狗血元素的組合,加上以同性愛為設定,一舉一動都能很有戲。然而涉朔 CP 的呈現方式卻極其日常、溫暖、和緩、療癒而甜美。從年齡、出身、成長背景、職業到處事態度,兩人幾乎是兩種極端,反而因此更加契合而穩固。涉的幹練與朔的恣意,讓生活得以平穩運行卻不失色彩與刺激;涉的內斂配上了朔的外放,使得不斷壓抑的壓力獲得舒緩、更多喘息空間得以擴展。縱使偶有摩擦,但因為彼此相愛,所以彼此包容;為了要守護自己最重要的東西,從包容中嘗試改變,從對方的眼裡分得了一些勇敢,然後更加瞭解自己一點。對外的出櫃與否並非一種責任,最重要的是坦然面對自己的內心。

《總覺得鄰家更幸福》的劇情探討了許多社會議題,但劇情上則美化、理想化許多,成就一部易食又溫馨的小品。畢竟一部戲劇作品無法解決問題,卻可以提供觀眾一個觀點與場景——倘若你身邊也有陷入相似煩惱中的人,你會用多少同理心去理解他帶給你的不便呢?和你擁有不同想法與不同選擇的人,是否就必須要被教育、導正?以善意為出發點的行為,也許只是一種自以為是的正義罷了,最帶給他人困擾的,說不定正是自己。回頭看該劇的宣傳海報,飾演奈奈的深田恭子拿著望遠鏡,標題的字體也安插了許多眼睛的設計,都顯示了「窺視」的意象。面對這四戶人家面臨的課題,要以什麼樣的眼光去窺視與觀察呢?就交給觀眾們自行選擇與定位了。


【職場原始人,進化吧! 線上課程】

青年失業問題嚴重,不過有工作的年輕人,也沒好到哪去,低薪窮忙,世代落差,工作沒有成就,不受主管肯定,還要被各種幹話轟炸!

泛科學院的第一個募資專案,也是 FlyingV 的第一次課程募資,終於上線啦!感謝上千位朋友的支持與訊息,現在可以來看看我們的完整頁面囉!一起支持我們的專案,幫助台灣年輕人擺脫窮忙。

>>>>>>募資連結請點這裡  <<<<<<

關於作者

費雯麗

曾任影音記者、文字記者,現暫居日本,立志以浪漫不失務實,隨意不失細緻的方式,進行生活觀察,豐富迷妹人生。

訂閱
最新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