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屆影帝的最後身影:《霓裳魅影》如何影響丹尼爾戴路易斯的退休決定?

0

出神入化用在他身上並非只是形容詞,而是他的演技註解。英國傳奇演員丹尼爾戴路易斯榮膺 3 次奧斯卡影帝,是最佳男主角的紀錄保持人;不過演藝生涯將近 50 年來,戴路易斯的大銀幕作品僅有 17 部,另有少數電視及舞台劇演出。慎選劇本、量少質精、戲路多變、全心投入是他為人稱道的特色。每一回演出幾乎皆獲得高度推崇,9 度入圍金球獎、英國影藝學院及奧斯卡,其中奧斯卡提名的 6 部就有 3 次得獎,驚人的實力不言而喻。

在去年 6 月之時,這位享譽影壇的英國爵士無預警發出退休聲明,僅表示為「私人決定」。60 歲對於男演員並非高齡,且作為備受讚賞的影帝及擁有精準的挑戲眼光,戴路易斯的演藝生涯其實有源遠流長的本錢。一貫低調的他雖不多做說明,但在 2002 年《紐約黑幫》前休息了 5 年,2012 年的《林肯》至今僅多出一部新作,可隱約看出萌生退意的端倪。每次演出皆掏心掏肺的他,不難理解因入戲、出戲所耗費的心力有多巨大。

《林肯》讓他拿下第 3 座小金人。

有人說他是方法演技派的大師,也有人說他是功課做得極好的完美主義者。他在《我的左腳》中飾演殘疾人士,在拍攝期間堅持坐著輪椅,休息時間也拒絕正常行動;《大地英豪》裡為印地安族的白人養子,獨自走入荒野生活、學會各項野外求生技能;《以父之名》為了體驗角色承受冤獄心情,便要求劇組人員時不時潑他水作為酷刑;為符合《紐約黑幫》中的屠夫形象,學會如何精準地擲出屠刀;在《黑金企業》作為石油企業的投機者,親自用索具探鑽 19 世紀末的油井;在《霓裳魅影》中飾演服裝訂製師,便真的學會裁縫,並為太太蕾貝卡米勒量身訂做出一套禮服。

使用方法演技的演員並不少,但戴路易斯的精湛演出並不僅僅是出自他的苦功與敬業。除了認真挑選角色與劇本、讓每一部作品本身就有可看性以外,他的表演又為故事提高到另一種境界。當你回想起他演出過的角色,回味的是他詮釋出的人物特質,而非戴路易斯本人——因為他完全已經化為那個角色。於是在看完電影之後,看著他劇照以外的樣子,很難想像他在現實生活裡到底是一個怎樣的人。

《黑金企業》殿堂級的演出,被譽為戴路易斯的巔峰。

不過肯定的是,能夠將自已完全交給電影的戴路易斯不僅是全心投入演出、勇於挑戰自我的演員,更是一個內心激越、熱愛發掘人生真諦的人。他將內在與藝術合而為一,才能一次次獻上精彩絕倫的表演。     

《霓裳魅影》何以成為他的退休作?

約莫兩年前,戴路易斯在準備一個高級服裝訂製師的角色:雷諾斯伍德考克——這是繼《黑金企業》之後,導演保羅湯瑪斯安德森為了跟他再度合作,所提出的《霓裳魅影》。一如以往,他熱切期盼為這個角色賦予生命力,把自己丟進 1950 年代的倫敦上流社會,將自己變成才華洋溢、地位崇高的服裝訂製師,同時也是有輕微戀母情結、力求完美、控制慾強、內心懦弱不安的人。

戴路易斯不只學會裁縫技能、了解高級時尚產業的商業貿易。為了全面建立出雷諾斯伍德考克的形象、由內而外創造出他的每一個面向,戴路易斯從倫敦薩佛街的知名裁縫店 Anderson & Sheppard 挑選喀什米爾羊毛布料;在與《金牌特務》同一家的 George Cleverley 訂製手工皮鞋;從羅馬的教會商店裡訂製教宗紫紅色的襪子(電影中艾爾瑪在伍德考克臥病在床,為其脫下鞋子時露出的那雙)。除此之外,他還親自構思伍德考克的居住環境,從房子的風格、使用的筆與素描墊、床頭櫃上的擺飾、甚至連他養的狗都指定要勒車犬(lurcher)。「我花了極大的心思在每個細節上,這大概很惱人吧。」他笑著說。

但是,當時的戴路易斯沒想到這會成為他演藝生涯的最後一個角色,更想不到這部電影會將吞噬他進巨大的沉鬱裡。在 6 月發出簡短退休聲明之後,時隔半年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他在 W Magazine 的獨家專訪中談論自己的退休決定,及回首演藝生涯的心路歷程。

戴路易斯看過許多自己的作品,但是他並沒有看《霓裳魅影》,也不打算看。「在拍攝這部電影之前,我不知道我會決定停止演戲。保羅跟我在拍片前時常談笑風生,但是拍完之後就不像那樣了,我們都被不堪重負的悲傷籠罩著。更意想不到的是,我們兩個當時不知道自己交出了什麼,也難以與這種情緒共存,直到現在仍是。」他說。

話雖如此,還是難以想像當代最優秀的男演員(之一)就這樣毅然決然走下舞台。真正下定決心的關鍵是什麼?「我還不清楚,但是這個想法已經深植在心中,必須實行。我並不想讓這部電影成為退休的決定,但是在拍攝期間,一直有一股無以名狀的悲傷難以宣洩,而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

在每一次拍戲之後,戴路易斯其實常常浮現退休的念頭;但是,這次在他跟蕾貝卡討論過後,決定要發出正式聲明,以表示付諸實現的決心。「我知道特地發出聲明並不常見,但是我的確想要劃清界線,不想再被其他企劃吸引回來。在我的人生裡,我已經嚷著太多次該停止演戲了,但不知道為什麼這次不一樣——這成為了一種義務,一件我必須要做到的事。」

「我對於『藝術家』這個被濫用的詞彙心生恐懼,藝術家的責任也一直縈繞著我,我必須相信自己正在做的事有何價值。這份工作能夠至關重要、難以抗拒,只要有任何一名觀眾相信這種價值,我應該就要滿足了;但是最近,這個想法已經不復存在。」

有趣的是,戴路易斯在談論自己該放棄的時候,就跟他談論準備角色的時候有著同樣的氣場:強烈且堅定。「直到現在我還有著巨大的悲傷,而有這種感覺是很正常的。然而奇怪的是,這可能也是一個邁向嶄新人生、令人愉悅的轉捩點。我從 12 歲就對演戲有興趣,當我開始演戲的時候,就像是在所有問題中找到救贖。而現在,我想要用另一種方式探索世界。」

外界曾謠傳戴路易斯在退休後,真的要轉行去當時裝訂製師,他歡暢地說:「誰知道?我會有好一陣子不知道下一條路要怎麼走,但我也不會閒著,不怕空窗期沒事做。」有著廣泛興趣的他,曾和蕾貝卡合寫過喜劇劇本。他會畫畫,更會木工、製作鞋子與家具,還是世界摩托車錦標賽的粉絲。但同時,戴路易斯對戲劇的熱愛至深,電影又怎會捨得讓他悄悄溜走呢?

結果戴路易斯笑了笑說,「總有一天必須的

延伸閱讀:


【職場原始人,進化吧! 線上課程】

青年失業問題嚴重,不過有工作的年輕人,也沒好到哪去,低薪窮忙,世代落差,工作沒有成就,不受主管肯定,還要被各種幹話轟炸!

泛科學院的第一個募資專案,也是 FlyingV 的第一次課程募資,終於上線啦!感謝上千位朋友的支持與訊息,現在可以來看看我們的完整頁面囉!一起支持我們的專案,幫助台灣年輕人擺脫窮忙。

>>>>>>募資連結請點這裡  <<<<<<

關於作者

SELINA

punchline 寫字的人。

訂閱
最新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