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慕慈專欄/新聞自由的最後保衛戰

0

640px-11-29-22-34-02

This city is dying,you know?」(這個城市正步向死亡,你知道嗎?)

這是三年前遭中國大陸禁播的港劇《天與地》內的經典對白,指的是急速流失的香港文化與價值觀,看的時候心有戚戚焉,今天卻在香港真實上演民主存亡戰,佔(領)、清(場)、佔、清、佔⋯⋯三週來不斷輪迴,警民對立,社會撕裂,這個城市處在愈掙扎愈鎖緊的死結裡,最後是慢性死亡還是浴火重生,誰也說不准。

更狠的還在後頭。因政治原因沒領到香港電視牌照的香港電視,今年十一月開始改以網上電視台播出自製劇集,首播的劇目,以中、港兩地女子為主軸,劇名叫《來生不做香港人》。

9005472-3581201啊!要有多麼痛的領悟,才能下如此絕情的劇名!當台灣本土電視劇《世間情》還在加玩台詞「胃硬衝」來嘲諷頂新集團黑心油老闆魏應充博君一粲的時候,香港的製作人與編劇已不耍花拳繡腿,紮紮實實打臉見血,尤其今日香港媒體遭受到新聞自由的打壓與箝制,身為「香港人」這三個字,已經像千斤頂,壓在那小島上生活的七百多萬人心頭。

作為香港一台獨大的TVB新聞主管刪除電視記者報導警察「拳打腳踢」佔中示威者的一段描繪現場狀況旁白,即使甘冒被炒的危險,背負秋後算帳的可能,28名主播跟記者仍發表公開信聯署抗議,前後逾 140名員工聲援,是香港電視新聞史上頭一遭。然後,電視台依然力挺新聞主管袁志偉編輯的「一人」自主。

作為報導佔中行動的主力媒體,香港《蘋果日報》多名記者被電話滋擾,一天達兩百通,公司電腦被駭不能用,白天在外寫完稿,晚上還要回公司當保安,數百名記者聯手築成人肉長城保護報紙出關。而操中國大陸不同省縣的鄉音,身穿黑衣撕掉法庭禁制令的「黑蟲」,一人每晚收受五百或一千港元,去圍香港蘋果大樓,阻礙報紙運送到報攤,而且有車接送、有自助餐可吃、有卡拉OK及麻將、撲克牌可玩,實行每天打壓蘋果的持久消耗戰。

台灣的媒體可能不以為然,長官刪稿有什麼大不了?台灣《蘋果日報》也曾被群眾圍堵過,還不是水過無痕,一般讀者更是事不關己一副漠然。

但這次不一樣。

TVB被香港人戲謔為CCTVB,正因如此,嚴肅公正的記者更是一字一句都不能退讓,一步錯,輸掉的不只是新聞工作者的專嚴,還有讓市民知道真相的權利。香港壹傳媒的記者,即使是負責副刊時尚名人採訪等無關政治路線者,不分報紙或雜誌,亦都自行晚上回公司「護報」,因為這次非關報導內容,而是捍衛最後一口的新聞自由呼吸。當其他媒體已經選邊站變成政府喉舌親中維穩,另一敢言的報紙《明報》總編輯張健波被逼退休,香港剩下的另類媒體聲音就只有《蘋果日報》了。

在壹傳媒工作,心臟得要比別人強,因為突發事件總會找上門。我在《壹週刊》的日子,就曾遇過三次辦公室被砸。第一次在香港,大門玻璃被棒球棍打碎,戴碎鑽耳環戒指接電話的貴婦接待員嚇到躲在檯下手足無措,然後編輯部一直搜索枯腸得罪誰?最後發覺是一篇影評給得太低分,投資的黑道大哥不爽派小弟來警告。第二次在台灣,有兩名人士週末衝進位在大樓內的辦公室亂掃一輪,但因為沒人上班,無人受傷,我們還用監視器畫面做了一期封面《惡勢力現形記》,以示無畏無懼;第三次是內湖辦公室大樓門外圍了黃色封鎖膠帶,玻璃門被打破,兩名便衣警察保護總編輯上下班長達半年,連內部開會都一樣站在旁守護。這兩次都與台灣黑道的報導有關。做週刊已經如此,《蘋果日報》遇到的恐嚇、砸車、燒報紙,當然有過之而無不及。但最大的敵人,始終是強權政府。

自從在台灣打包蘋果、週刊跟電視一齊賣卻落得一場空之後,黎智英把事業重心轉移到手機APP新聞上,要求記者把所有新聞都搬到手機裡,對紙媒顯得心灰意冷,加上香港報紙廣告被抽,港蘋銷量從高峰期的40萬份下滑至16萬份,最近半年,市場就一直傳出他有意出脫紙媒,專心培育網上直播跟手機內容這兩隻金雞母。

不過,當去年有人願意出價五千萬港元收購一直賠錢的免費報紙《爽報》,肥佬黎卻寧願把香港《爽報》收掉(台灣仍繼續發行)也不願意割捨,何況是打著民主旗幟,維護新聞自由的《蘋果日報》?而且這次佔中事件,讓香港蘋果銷量止跌回升到接近19萬份,雖然經營面依然受到打壓,但沒有實體媒介配套的網路和手機,更容易受到駭客攻擊斷訊,縱然黎智英很想扮演《駭客任務》(Matrix)裡的救世主(The One),但如何對抗千千萬萬打不死的中國Smith,怎麼看都是一場贏不了卻又躲不掉的硬仗。而這場仗,還會一直打一直打。

隔了一個海峽,台灣沒法感受香港媒體飽受打壓、劍拔弩張的局面,但台灣真的置身事外嗎?當九把刀陳妍希遭大陸封殺是因為「多嘴」評佔中,甚至從未發言表態的台灣兩大神人金城武和李安傳說都一齊列入封殺名單,這下子大家才醒覺,不是你要不要得罪人家的問題,是對方自行決定你有沒有罪正如陸客小孩在101鼎泰豐內當桌撒尿,那不是意外,只是剛好輪到台灣發生這樣的現象而已。

一邊一國,新聞自由,媒體自主,最好是,永遠是。

關於作者

慕慈 黎

黎慕慈,資深媒體人,曾任台灣《壹周刊》執行副總編輯,台港媒體工作歷24年,範疇涉及報紙、週刊、月刊、電視及網路,亦三度參與包括香港《壹週刊》、台灣《壹週刊》、台灣《壹電視》的草創工作。2013年離開媒體。個人著作:《愛。來去。住台灣》(2014/8月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