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影評/《癡情男子漢》:令人喜出望外的喜劇類型

0

文/橘貓

命運化妝師》、《甜蜜殺機連奕琦執導,由蔡凡熙與王淨、韓笙笙主演,愛情喜劇電影《痴情男子漢》以傻勁男主角陳二崁為中心,描述一段真愛無敵的痴情故事。電影揉合不按牌理出牌的喜劇氛圍與真誠懇切的情感訴求,在影像、音樂、剪輯的光影活力下,帶領觀眾走過一段兩小時的歡樂時光。

先是在《命運化妝師》以懸疑推理片型挑戰師生戀題材,又在《甜蜜殺機》佈下錯綜複雜的黑色喜劇迷陣,連奕琦導演向來樂於挑戰觀眾對台灣電影的類型想像。在新片《痴情男子漢》,連奕琦把片型帶回主流的愛情喜劇,卻又不受限在校園、青春的框架,描述一個打死不退的工具人男主角,決心要幫助未婚懷孕的單戀女神。故事聽起來很傻,但電影拍得好,所以傻得可愛。

「我愛你,我心已屬於你,今生今世不移……」別具特色,《痴情男子漢》用經典台灣音樂來與觀眾對話。除了貫穿全場的《愛你一萬年》,電影也找來金曲歌后黃妃演唱《海波浪》,並讓劇中角色用《我只在乎你》、《夢醒時分》……等經典歌曲表達心境。音樂一下,觀眾自有共鳴,便能藉著熟悉的歌曲與劇中人物交換心情。

配樂用得高明之外,明快的剪接亦讓人印象深刻。電影前段,電影的剪接步調不被時間順序限制,反而以氛圍作為判斷標準,不僅如此,場景畫面也著眾在反映角色情緒,情緒高漲時,背景人物也會跟著唱唱跳跳。一連串充滿活力的畫面運動,讓《痴情男子漢》的喜劇特質充滿巧思,也讓觀眾擁有更多享受電影樂趣的空間。

不僅如此,《痴情男子漢》吸引人的環節更在於完整的故事。一個不論被利用、被拋棄、被欺瞞都不改痴心的男主角,讓觀眾一邊看著他的滑稽行為發笑,卻又一邊藉由故事的推進去理解他的心境,進而感受到痴心背後的真情。「喜劇和悲劇是很難分開的,可能旁人看你太好笑了,但主角本身是悲哀的。」連奕琦曾在 3 年前《甜蜜殺機》的一則專訪中述說自己對喜與悲的看法,由此觀來,《痴情男子漢》或許正正反映了這種喜劇與悲劇的共生性質。

當觀眾被導演明快的剪輯、動人的音樂吸引,甚至被劇本裡頭安插的笑話、畫面上驚喜出現的明星配角逗笑時,《痴情男子漢》沒有因此忘形地丟失探討情感觀念的核心。引發觀眾譏笑的角色特質,都在對應的時刻發揮出嚴肅的悲劇效果,角色不會永遠大而化之,他們也會有創傷超載,需要修復的時刻,但烏雲揮散之後,這些創傷也會尋得對應的救贖。

完整的故事讓觀眾不只享受電影的娛樂效果,更能產生同理角色的積極動機。在格外渴求優秀商業作品的今日,《痴情男子漢》呈現出絕佳示範,更重要的是,它確實運用台灣特色說了一個出色的好故事。身為觀眾,我們渴望聽到更多。

延伸閱讀: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