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影評/《猩球崛起:終極決戰》:史詩系列的小調終章

0

延續第 2 集《猩球崛起:黎明的進擊》(以下簡稱《黎明的進擊》)低調沉鬱的調性與敘事風格,《猩球崛起:終極決戰》(以下簡稱《終極決戰》)用同樣節制、壓抑而深思熟慮的風格,為這個過去難以想像會如此成功的史詩系列,劃下難以想像的小調句點。

經過前兩集的事件,襲捲全球的病毒讓猩猩的智力突飛猛進,也讓人類瀕臨滅絕。在人類軍事將領「上校」指揮下,僅存的武裝軍人對凱薩所領導的猩猩族群,展開毫不留情的捕獵與折磨;而面對族人(還是該說族猩?)所面對的種種苦難,凱薩在復仇的怒火以及領袖的身分之間難以抉擇。隨著上校的計畫逐漸揭曉,凱薩開始意識到,威脅著人類與猩猩未來的,不只是單純的不共戴天之仇這麼簡單…

在近年的 3 部曲電影後,《猩球崛起》的創作背景與《神鬼認證》系列最為接近,皆是在讓人又驚又喜的首集之後,由個人風格強烈的創作者接手,留下觀眾印象中的系列形象(個人很喜歡《神鬼認證》,但相信多數人記得的,還是日後保羅葛林葛瑞斯的招牌搖晃攝影機)。從翻拍《血色入侵》的《噬血童話》,到接手《猩球崛起》之後的《黎明的進擊》,編劇兼導演麥特李維斯智性纖細的創作風格日漸成熟完整,在《終極決戰》達到高峰。

一如隔壁棚的《黑暗騎士》3 部曲,經過首集的基礎,《猩球崛起》續集開始往訊息探討的路線前進。李維斯強調故事遠大過場面,強項是營造讓人反覆咀嚼的抉擇與兩難,而非緊湊刺激的動作冒險,即使手握 1 億 5000 萬美金預算,多數時候《終極決戰》更像是一部充滿西部片色彩(萬里尋仇主題、開闊的遠景和構圖,結尾的山林涉水等),從髮妝到調色到構圖,把握每個機會向《現代啟示錄》致敬的反戰電影,如何讓凱薩成為一個有血有肉(無論是視覺效果或心路歷程)的主角,原比酷炫的爆破來得重要。特別是電影後半段的營區橋段,老派有如《萬夫莫敵》遇上《大逃亡》,在過程中混入包含復仇、宗教狂熱、種族歧視、同流合污或挺身而出的衝突等訊息,甚至在高潮段落選擇以巧妙的情節設計,而非大規模戰爭場景,再次強化主題,只能用藝高人膽大來形容。

當然,純就商業電影來說,《終極決戰》也有不少可觀之處。無論安迪席克斯的演技或猩猩的的動作捕捉技術皆已如臻化境,視覺上又是另一次栩栩如生的以假亂真。李維斯偏重氣氛的拍攝風格雖讓本片少了些一擊必殺的奇觀,但幾段強調靜肅秘密的動作戲(特別是片頭的突擊,以及片尾的逃亡)還是相當緊繃,特定段落甚至莫名催淚深刻(新加入的甘草人物史提夫贊恩,以及飾演人類女孩的艾米亞米勒幫了大忙),以一部講述猩猩準備取代人類統治地球的電影來說著實不易。

純就完成度來說,這的確是近年——甚至在《魔戒》之後——最成功的 3 部曲電影。有《黎明的進擊》在先,《終極決戰》將李維斯的風格發展得更為深刻洗鍊,比起相對受到商業電影框架和需求限制的《黑暗騎士:黎明昇起》,表現甚至更為突出。若希望商業鉅片能有更豐富的內涵與敘事深度,《終極決戰》可說是一個接近完美的收尾,但對於看到「終極決戰」四個字便想到大動作大場面大爆破的觀眾,本片是否對胃,還有待票房與時間證明。

延伸閱讀:

關於作者

Philip

生活環繞電影、影集、古典樂與吃喝存在的不務正業上班族。努力做一個假文青,但每每淪為不甚好笑的脫口秀藝人。經營有 P is for Pictu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