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柔焦軟化日常的辛酸:韓劇《三流之路》是獻給 20 世代的療癒之作

0

文/艾利斯

KBS 的月火連續劇《三流之路》

小時候最常出現的作文題目「我的夢想」,隨著生活環境和方式的改變,可以說是一變再變;而且,到最後被現實磨去了稜角和形狀之後,又能被稱作是夢想嗎?更多的時候是「現實」的條件被拉扯,如果有追求夢想的條件,又有誰想要放棄呢?

韓國 KBS 的月火連續劇《三流之路》說的正是這樣的故事,主角們走在妥協於生計,而沒有追逐夢想的人生路。「三流」感覺像是將人劃分了等級,劇名的韓文《쌈,마이웨이》,當中的「쌈」是「쌈움(打架)」的簡寫,其實也有著奮鬥的意味;另外又可以用韓國特色飲食菜包肉和包飯來解釋,在沒有含著金湯匙的背景下,人生路上要不斷地奮鬥打拼,然後啃咬著紮實而溫飽的一餐,然後在被背景、經驗和能力等情況包圍下努力生活著。

金智媛飾演崔愛羅。

畢業出社會後,最怕的該是像同學會之類的聚會,原本單純的同學關係也不再是平行線,從物質生活較勁到感情世界,只要可以拿來說嘴的無一不被放過,更令人煩躁的是明知故問以及用憐憫的態度對話。因此,用「平凡人生」的主題來追求觀眾共感的《三流之路》,用著一段段的劇情觸動到了現在努力求發展的青春 20 世代。

「努力就會有所回報」這句話放在現代青年的身上,不再是一道是非題,而是在許多外在因素的加乘後,成了讓人不知該從何答起的大哉問。「我很滿意我的生活,你們憑什麼瞧不起我的人生。」這段話是崔愛羅在參加同學婚禮的時候最先遇到的窘境,對照起有留學、有男友和有體面的工作所定義的光鮮亮麗,她即使每天要辛苦地笑容滿面站客服,可全憑自己能力所掙換來的生活,為什麼要被憐憫;還有為了要幫朋友主持婚禮而當起替身主播,非本意的同時在被發現之後,更在背後被貼標籤,被認為是來撈金的。那種屈辱、輕視感在心裡發酵,只不過最後有人幫出氣而解決。可更多時候的我們則只能跟劇中的角色一樣心酸往內吞。

朴敘俊飾演高東萬。

此外,劇中主角們的居住地設定是在首爾市內的玉水洞,這個跨過漢江就能夠從江北進入江南,相差一站的距離就可以通往潮流時尚匯集的狹鷗亭——可是就因為這個看似接近,卻有著難以跨越的距離,成了無法忽視的現實。

導演選拍的場景,不像大多劇集會選擇的仁川,而是拉向了釜山,讓主角們的背景設定無法住在華廈當中。但透過取景拍攝,在那陡斜的坡道的南日公寓,沒有因為經濟的不寬裕而有著居住在既定印象中暗淡建築的風貌,反而將那種為居在半山腰才能看到的風景成為他們的秘密基地的美麗風景,透過取景空拍,把這樣的困窘透過鮮豔的建築本體結合夜間燈火,相互映照主角們內心的富裕。

相較之下,配角金洙萬和白雪熙所面臨的問題,則是貼近了適婚族群的描述。面對著已經像是家人的另一半,更希望還能有著當初戀愛般的悸動。走向婚姻不只關於 2 個人,而是 2 個家庭的事情——隨著走向穩定的生活,就會有「好心」的家人想要促使走條康莊大道;此外,面對外面誘惑的掙扎,也不比「現實」條件所賦予的限制來得小。

人家總說:「愛在曖昧不明時最美麗」,擦出的火花也因為這種灰色地帶變的更加耀眼,但是那種缺乏安全感的心情,放在人生當中則是最大的折磨。不斷運用對比的《三流之路》就像是讓大家跟著演員們一起搭上蹺蹺板,體會起浮不定的喜怒哀樂,然後用專業的打光柔焦技術透過鏡頭,看待這個經過美化的社會百態。

延伸閱讀:


【活動資訊】

 

第三年的 Taiwan Beats 國際論壇,我們希望再度邀請所有關心音樂的人,與我們一起交流探討與國際接軌。繼 2015 年的 App 與數據應用、直播演唱會與跨界、2016 年的線上內容專題之後,今年繼續禮聘國內外音樂產業專家齊聚一堂,討論各種世界矚目的音樂科技與新創議題。我們不收取任何費用,只願這樣的活動能為台灣音樂的推進注入能量。

在 8 月 24 日這一天,讓我們暫且放下手邊工作,一起來聽聽這些專家怎麼說,幫助我們──預見音樂未來!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