線上影評/日舞影展評審團大獎得主—–Netflix 《無處為家》:厭世世代的反抗宣言

0

「我不是要你的錢。」

「那妳到底要什麼?」

「我要人不去當混蛋。」

榮獲今年日舞影展評審團大獎,《藍色是最該死的顏色》男主角馬康布萊爾(Macon Blair),首部自編自導作品《無處為家》以一樁再平凡也不過的犯行出發,在各種光怪陸離又灰暗厭世的情境下,藉由一名柔弱女子的心境轉變,宣洩存在於多數人心中,那份對於當今社會—–大至政經局勢,小至隨便爆小說雷—–的挫折感與憤恨不平。雖然拍攝上偶有毛邊,但切合時事的主題,加上扭曲的黑色幽默,相信(包含日舞評審在內)多數厭世世代觀眾看到都能有所共鳴。

《無處為家》女主角是名外型平凡、講起話輕聲細語,努力忍受各種日常屈辱的護理人員。當她家被闖空門、祖傳銀器遭竊,內心的憤怒和絕望也到了臨界點,決心攜手怪人鄰居,開始一場討回公道的失控冒險。故事本身雖和幾年前鮑伯高德斯維特執導、同樣仇恨值滿點的《天啊!美利殺合眾國》有幾分神似。

但比起後者在槍聲與血漿中幻想式的誇張惡搞,編導馬康布萊爾選擇把對整個世界的不滿與恨意壓抑在沸點邊緣,讓偶爾爆發出來的衝擊力道—–無論是本文開頭那段對白,或突然出現的槍響—–更加強大,加上難以捉摸的劇情走向以及貫穿全片,那對於資本社會、家庭教育、傲慢冷漠又自以為是的普羅大眾的憎惡,與《藍色是最該死的顏色》竟有幾分神似。若能針對電影節奏的掌握加以修正,同時調性上更精準些,或許就是下一個《摩天樓》導演班偉特利,未來發展不可限量。


《無處為家》也終於給了向來被低估的梅蘭妮萊恩斯基發光發熱的契機。除了利用她獨特的唸白方式與樸素的外型,建構出一名一般人可以認同的(反)英雌,與演怪角色演上癮的伊利亞伍德也莫名地有化學反應,兩人若有若無的友(戀)情,成為全片少數純真美好的部分。客串演出的珍李薇在短短的出場時間裡一樣讓人印象深刻,若戲分多些該有多好。

一般而言,日舞影展得獎片在台灣,要不就是金馬影展時意思意思放個幾場,要不就是台灣片商眼見有奧斯卡順風車可搭,大發慈悲在得獎一年後小規模上映。像這樣幾乎是零時差的收看,印象中還真是頭一遭,對喜愛美國獨立電影的觀眾肯定是一大福音,Netflix 功不可沒(純粹筆者發自內心感慨,不是葉佩雯)。

日舞影展剛結束一個月,電影已經可以在全世界看到了。

《無處為家》是一部屬於 2017 年的電影。裡頭所呈現的社會問題或許不是 2017 年才出現。但在這個特別動盪不安的時間點,到了難以再忽視或忍受的地步。而本片便是這樣一聲忍無可忍的怒吼,超越拍攝的好壞或限制。或許眼前一切讓人無比厭世,無處為家,但至少在放棄前,我們還能起身反抗。

延伸閱讀:

關於作者

Philip

生活環繞電影、影集、古典樂與吃喝存在的不務正業上班族。努力做一個假文青,但每每淪為不甚好笑的脫口秀藝人。

mmf porn
porn
free po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