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壇大師也功敗垂成的幕後祕辛:4 部遲遲無法問世的偉大電影(上)

0

《最後一戰》(HALO)

導演:尼爾布洛姆坎普 | 年度:2005 | 預算:1 億 2800 萬美元

導演:尼爾布洛姆坎普。

電玩改拍成的電影往往票房成績平平,不過偶爾會出現黑馬,像是《古墓奇兵》( Lara Croft : Tomb Raider, 2001 )和《惡靈古堡》( Resident Evil )( 2002 年至今)等,不過即使商業上獲得成功,他們想要吸引的粉絲卻特別喜歡口出惡評,而《最後一戰》一度看起來會有一番不同的局面。

這個電玩系列作比電影還賺錢

微軟公司的旗艦電玩系列《最後一戰》目前仍由微軟獨家發行,是它旗下的 Xbox 遊戲機能否成功的重要關鍵。,玩 Play Station 的人只能心有不甘、忌妒落淚,下載新款的《反抗軍》( Resistance )當作止痛藥。這系列電玩至今已經吸金 30 億美元,說它比電影還賺錢,一點也不誇張。《最後一戰:瑞曲之戰》( Halo : Reach, 2010 )在發行當天就捲進2 億美金,超越好萊塢的賣座大片兩倍有餘,也再度打破自己的紀錄:2007 年《最後一戰 3 》首賣的 24  小時,即賺進 1 億 7 千萬美元;《最後一戰 2 》( 2004 )則賺進 1 億 2500 萬美元。

微軟公司的旗艦電玩系列《最後一戰》。

《最後一戰》的故事也發展出小說與漫畫等副產品,那麼,拍一部有濃厚神話色彩、還有數百萬粉絲會支持的華麗動作片,也應是輕而易舉的事。微軟在 2005 年就開始計畫把士官長送上大銀幕,用百萬美元的代價委託艾力克斯嘉藍( Alex Garland ),遵循嚴格的方針編創劇本。為了向好萊塢片廠兜售,還派了穿著《最後一戰》戰袍的信差親自將劇本送達。微軟公司很自然地想要保有藝術上的掌控權,且希望從最終的收益大賺一筆。大部分的製片廠聞言後便自動棄權,認為這樣做對微軟而言是低風險高收益,但是對片廠來說卻是恰恰相反。只有環球與福斯兩間片廠是例外,他們很罕見地聯手出擊—–環球拿美國本土的票房,福斯則取海外的進帳,大幅削弱了微軟的影響力。他們必須接受的條件是,以相對微薄的 500 萬美元取得版權,並分出最後淨利的一成給微軟。

微軟希望能找大咖導演合作,所以聘請了彼得傑克森( Peter Jackson )。不過他只簽下了共同製作人的合約,在跟葛雷摩戴托羅( Guillermo del Toro ),一番眉來眼去之後,傑克森獨排眾議,把電影交給當時還未成氣候的尼爾布洛姆坎普。這位南非導演曾為耐吉( Nike )、愛迪達( Adidas )、雪鐵龍( Citroën )等品牌拍過華麗又高調的廣告,不過引起傑克森注意的是他的短片作品《約翰尼斯堡的外星人》( Alive in Joburg, 2006 ),該片採用手持攝影機的紀錄片風格,描述外星人降落在 1990 年代的索維托( Soweto ),並融入當地生活,這個概念後來擴展成他的《第九禁區》( District 9, 2009 ),也宣告了科幻片圈誕生了一位創意獨具的人才。而葛雷摩戴托羅自己最後則投入《地獄怪客 2:金甲軍團》( Hellboy II, 2008 )的懷抱。

《約翰尼斯堡的外星人》( Alive in Joburg, 2006 )

「一部從未存在過的影片所留下的遺產。」微軟如此形容布洛姆坎普為《最後一戰 3 》拍的 3 部廣告短片,後來它們再被剪輯成網路短片《登陸》。「我開始跟很多來自威塔的夥伴拍攝這 3 部短片,他們參與過原始版的電影,」導演對 creativity-online.com 網站的尼克巴瑞斯( Nick Parish )表示。「所有我們為電影做的設計與籌備資料都鎖在某個地方,所以拍攝短片的素材,都是從零開始、專為它設計的。」影片在紐西蘭首都威靈頓的一個垃圾掩埋場開拍。「我只需要一大塊地,背景有一些建築物,」布洛姆坎普解釋。theshiznit.co.uk 網站主張:「如果《最後一戰》有朝一日復活,我們祈禱它看起來就跟這部短片一樣讚。」

接下來的發展…

傑克森一路看著布洛姆坎普拍完、發行處女作長片《第九禁區》。「就在《最後一戰》電影告吹的第二天,法蘭華許建議我們以《約翰尼斯堡的外星人》為基礎,做些我們可以掌控的事情,」布洛姆坎普說。「在拚了命地為《最後一戰》出力卻跌落谷底之後,我們馬上轉換到《第九禁區》。」結果電影榮獲多項電影獎提名,奧斯卡提名的 4 個獎項裡甚至包括對傑克森與布洛姆坎普的肯定。

《第九禁區》是布洛姆坎普的長片處女作。

所以我們還有機會看得到這部片嗎?

很難想像這部片竟然會拍不出來。不過片廠對這部片所擁有的版權早已失效,版權回到微軟手上,即使電影拍出來,也不會是布洛姆坎普心中的版本。2009 年,《落日殺神》( Collateral, 2004 )的編劇史都華比提( Stuart Beattie )提出新劇本,微軟很喜歡,因此艾力克斯.嘉藍的版本是否仍在考慮之列,便不得而知了。2010 年,微軟的發展事業部總監法蘭克歐康納( Frank O’Connor )在舊金山的一場記者會上說:「當時機成熟,我們就會拍電影。」《最後一戰》仍然是電玩市場的霸主,所以,還有機會的。

《神鬼戰士 2 》( GLADIATOR 2 )

導演:雷利史考特 | 演員:羅素克洛 | 年度:2006 左右 | 國別:美國

導演雷利史考特於《出埃及記》場景。

同為描述英雄主義、高貴情操與帝國命運的《神鬼戰士》改變了老派史詩電影的局面。它是第一部繼《萬夫莫敵》後再創古裝動作片票房高峰的電影,同時讓羅素.克洛成為影壇巨星,也讓導演雷利史考特在 1990 年代交出毀譽參半的 3 部作品之後,重新擦亮他的招牌。《神鬼戰士》描述一位羅馬將軍淪為競技場的格鬥士,企圖為死去的妻小復仇,創下 5 億美元的票房成績,拿下包括最佳影片及最佳男主角在內的 5 座奧斯卡獎。這樣的成績無可避免地讓「續集」的耳語不斷:羅素克洛與雷利史考特的夢幻組合,會讓觀眾大呼過癮,但唯一的問題是:克洛飾演的 Maximus 在片末已喪命了。

突破界線的瘋狂天才之作

事實上,隨著電影進入尾聲,幾乎已沒有什麼挽回餘地。Maximus 死了,邪惡君主死了,格鬥士重獲自由,劇終。此外,史考特已經承諾執導《沉默的羔羊》( The Silence of the Lambs, 1991 )的續集,即 2001 年的《人魔》( Hannibal );而羅素克洛也接演了約翰納許(John Nash)的傳記電影《美麗境界》( A Beautiful Mind, 2001 )。然而網路上仍有傳聞說,原班編劇約翰羅根( John Logan )與大衛佛蘭佐尼( David Franzoni )可能再寫前傳跟續集。雷利史考特在 2005 年,跟《帝國》( Empire )雜誌談到羅根寫的劇本。「我們已經工作了好一段時間,劇本草稿已經有了。目標設在 2005 年初。」不過羅素.克洛的回鍋被打了回票:「這是新的一代,充滿異國情調的羅馬史,不論是哪個段落,都相當吸引人。真正的歷史比你作夢能想到的還要精彩。」故事的重心會轉移到 Lucilla 的兒子,也就是羅馬帝國的繼承人 Lucius Veras 的身上。「我不會再用格鬥士的角度來拍」史考特堅持。「我們必須走下一步。」

然而,這個「下一步」走得南轅北轍。「《神鬼戰士》拍續集的想法,我覺得很不樂觀。」羅素克洛告訴《帝國》雜誌,「不過我已經回心轉意了。我們也有過其他的想法,比方走入超自然世界,大家也知道,Maximus 已經死了嘛!不過這樣的劇本真的很難寫。」在羅素克洛、雷利史考特跟製片公司夢工廠對羅根的劇本無法達成共識的情況下,這位影星找上特立獨行的澳洲同鄉合作。歌德派吟遊歌手尼克凱夫( Nick Cave )只寫過一次電影劇本,即 1988 年的《文明死亡之鬼》( Ghosts… of the Civil Dead ),不過他倒是個一新耳目的選擇。他的劇本是瘋狂天才之作,充斥宗教與暴力色彩,勇於探索超自然的領域。雷利.史考特判定:「我想,他很樂在其中吧!」

接下來的發展…

羅素克洛與雷利,2010 年在《羅賓漢》( Robin Hood, 2010 )的拍攝現場後來在《美好的一年》( A Good Year, 2006 )、《美國黑幫》( American Gangster, 2007 )、《謊言對決》( Body of Lies, 2008 )、《羅賓漢》數度合作,而最後一部電影中污穢的戰爭場面,在美學上與《神鬼戰士》最為接近。尼克.凱夫為約翰希爾寇特( John Hillcoat )所寫的劇本《生死關頭》獲得好評,也為雷利史考特製作的《刺殺傑西》( The Assassination of Jesse Jamesby the Coward Robert Ford, 2007 )寫了優美的電影配樂,接著在 2012 年編寫《野蠻正義》( Lawless )。羅素.克洛終於在戴倫艾洛諾夫斯基的《諾亞方舟》( Noah, 2014 )演出聖經故事,該劇本由《神鬼戰士》原創編劇約翰羅根共同編寫,羅根的其他作品包括《神鬼玩家》( The Aviator, 2004 )及《 007:空降危機》。

演出 Maximus,羅素克洛是唯一人選。

這 103 頁的劇本裡充斥著驚人的意象,特別是在競技場的一場戲:「競技場洪水氾濫,因而展開一場船戰。100 隻鱷魚被施放水中,水面翻騰。當兩船逼近時,格鬥士發射弓箭、拋擲長槍、發射火球。基督徒跪在甲板上,雙手交握成祈禱狀。有些基督徒被長矛與箭射中,便從船上落水,然後被鱷魚撕裂。」等著接招吧,電腦特效高手。

所以我們有機會看得到這部片嗎?

《普羅米修斯》( Prometheus, 2012 )與傳說中《銀翼殺手》( Blade Runner )的續集顯示,雷利史考特是有興趣重拍早期的作品,不過《神鬼戰士》已錯過了最佳時機,製片廠不太可能會通過這樣的史詩鉅片所需的預算,特別是一部遲到了 10 年有餘的電影。《神鬼戰士 2 》已死,就像 Maximus 一樣,復活的機會渺茫。

延伸閱讀:

除了英雄片難以吸引美國人進電影院,問題出在哪裡? 


本文轉摘自《消失的偉大電影》一書,積木文化出版。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

mmf porn
porn
free po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