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影評/《西城童話》:小人物奏出主旋律,另類視角看西門町

0
%e8%a5%bf%e9%96%80%e5%b1%88%e8%87%a3%e6%b0%8f%e5%bb%a3%e5%a0%b4%e6%8b%8d%e6%94%9d%e6%92%92%e9%8c%a2%e6%88%b2

葉天倫最新導演作品《西城童話》

繼《愛情算不算》和《五星級魚干女》等「捷運愛情系列」之後的第 3 部劇情長片,由本系列總監製葉天倫親自上陣的《西城童話》,終於在 2017 年伊始和大家見面。以捷運西門站為主題的《西城童話》讓人既期待又怕受傷害。期待的是西門確確實實是台北故事濃度最高的一塊寶地;害怕的也是西門故事太多、吸引創作者的亮點太多。往往以西門為背景的電影,總是淪為過多元素亂炒一通的大雜燴,編劇功力更差的,還可能變成完全邏輯不通、不知所云的下場(對,我就是在講《西門町》)。

非常可喜的是,據聞原始版本將近三小時的《西城童話》最後以 106 分鐘版面世,而這個版本相當清秀可愛,主軸非常明確,且在溫暖與憂傷間譜出動人的旋律。帶有童話色調的音樂和美術,搭配少數畫龍點睛的幻想片段,承接了西門這個地方的悲歡離合,略帶幽默的笑點讓全片變得笑中帶淚,悲傷中有些許小確幸,調性卻沒有走向過於喧鬧的人格分裂。整體而言,《西城童話》是葉天倫回頭拍攝他擅長的小人物情感,卻又用鏡頭語言和拍攝調性證明自己導演功力的長進。

%e6%9d%8e%e6%9d%8e%e4%bb%81%e9%a3%be%e6%bc%94%e8%a5%bf%e9%96%80%e7%94%ba%e6%9c%80%e5%b8%a5%e6%b0%a3%e7%8a%80%e5%88%a9%e5%93%a5

在西門徘徊的神秘街友西門慶(李李仁飾)。

《西城童話》以在西門徘徊的神秘街友西門慶(李李仁 飾),和租了一根柱子做造型衣服生意的年輕女生小虎(郭書瑤 飾)為雙主角。年輕女孩就如同《雞排英雄》裡的柯佳嬿,或《大稻埕》裡的宥勝,她對背負過去歷史的街友西門慶從感到陌生甚至排斥,慢慢引起她的好奇心、試圖去理解他的過去,最終形成另類相扶持的情誼。各自背負心酸的兩人,也許不能解決對方的問題,但即使自己處於艱難狀態也願意伸出援手拉對方一把的「江湖道義」,讓這群西門町的夥伴們感受到,自己也許並不那麼孤單,生命也許在下一個轉角還會給予禮物和驚喜。

這不就是童話的意義嗎?童話看似天真可愛,卻潛藏著殘酷的人性與生命的考驗。最經典的童話往往在酸楚中帶點甜蜜,或在甜蜜中還帶著一些難以磨滅的傷痕苦痛。《西城童話》採用類似童話的敘事策略去談兩個人物,以接近角色研究( character study )的方式,慢慢建立兩個人的性格與過往。拍攝和劇本的調性,又和他們自己看似可愛逗趣卻又荒謬悲涼的故事,有高重合度,達到了相得益彰的效果。

兩位主角不但透過劇本設計和拍攝,建立了十分立體的性格,宛如活生生在我們生活中的鄰居,李李仁和郭書瑤也繳出了目前為止最精彩的電影演出,李李仁把這個荒謬又好笑的街友角色詮釋得既感人又不煽情,郭書瑤自然本色的演出又帶上了憂傷自憐,和楊貴媚的對手戲更展現出少見的爆發力,外放和內斂的兩種演出都十分精彩。

最有趣的是,從劇本到拍攝,全片幾乎很少出現西門町予人五光十色的刻板印象,反倒是呈現當西門町沒有遊客的時候,生活在當地的人怎麼看待西門,怎麼樣在這塊呈載不同歷史的地方蜿蜒走著小徑尋找陽光,而這也是全片貫穿故事與不同角色的主旋律,他們在這個繁華落盡後無限寂寥的地方,看似漫無目的卻又腳踏實地地尋找著人生的下一個希望。

延伸閱讀:
專訪《西城童話》導演葉天倫:從「捷運愛情系列」開始,用電影說出屬於台灣自己的故事

關於作者

Maple

唸過台大外文、台大台文,都成了逃兵,現為自由寫手,從企劃編劇、影劇評論到採訪紀錄,只要是喜歡的東西無一不能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