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劇黑白講之 Binge Watch:一次看完模式興起究竟是美劇迷的福音,還是折磨?

1
image03

連假最適合一次翹腳看完《絕命毒師》了~

追美劇比較久的觀眾都知道,12 月中旬到聖誕節後,大概是一年裡頭除了 6 到 8 月,最悠哉的時間。比起暑期,還不時有新劇冒出頭(多數品質可疑,但偶爾有像《駭客軍團》這種例外)。12 月基本上大多數無線台影集都開始進入冬休,短的有線台作品則已播放完畢,除了望穿秋水等待心愛的影集回歸,電視基本上是一片荒原。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約莫在 2013 年附近—–這件事開始有了改變。拜「尖峰電視」( Peak TV )與「一次看完」(Binge Watch)模式所賜,以往聖誕節前後那種翹著腳、翻翻年終榜,重溫一下經典老劇的寫意時光,似乎就跟 10 度的氣溫一樣一去不復返。取而代之的,是堆積如山的大小新劇,原封不動地在那恭候大駕,光是看到數量便讓人心生畏懼。甚至,現在一年四季都是新劇冒出頭的時機,動輒 8 集、 10 集、 10集的,威脅要一口氣吞噬你(妳)所有的休閒時光。

所以,今天就趁著新年假期,讓我們聊聊「一次看完」這件事好不?簡單說,所謂一次看完模式( binge watch )有別於過往美劇一週一集、固定時段推出,頻道或平台直接一次把所有集數提供給觀眾,期待觀眾在最短的時間內把整齣劇看完。

image04

Netflix 原創影集第一彈《紙牌屋》,自此開始一次看完的風潮。

要談一次看完,就不能不提 Netflix。打從 Netflix 決心在 2013 年,以《紙牌屋》正式進軍原創作品市場開始,一次看完便是其正字招牌。Netflix 以手上所擁有的大量觀眾收看習慣資料,以及《絕命毒師》的成功,做為此一模式的最佳佐證:即便口碑爆棚且得獎無數,《絕命毒師》甫於基本有線台 AMC 開播的時候,其實收視狀況並不理想。是到中後期本劇在 Netflix 上架之後,許多觀眾才靠著 Netflix 一次把前 3 季或前 4 季追完,造就了本劇收視率從一開始 1 百多萬次觀看次數,膨脹到第 5 季首播 430 萬次的驚人成長。

Netflix 此一選擇也影響到其他對手,如 Amazon 便以同樣模式推出自己的原創作品,Starz 讓網路訂閱戶一次看完新劇《應召女友》,先前 TBS 在惡搞警察辦案類型新劇《爆笑女警》前,則先在一天之內把所有集數馬拉松式播完,然後重新每週 1 集播出,可視為此手法的另類實驗。

不可否認,《絕命毒師》相對緩慢的節奏(尤其是前 2 季)、縝密的架構,加上層層疊疊的隱喻與呼應,一次看完遠比每週收看來得更容易吸收,也更能從中發掘製作團隊的巧思。筆者便有朋友在壓倒性好評的情況下試圖收看,看了第 1 季覺得無趣,但在耐住性子往下看後倒吃甘蔗,最後成為本劇忠實鐵粉,造就了一段佳話。如果今天《絕命毒師》推出的時間點再早個 5 年,不知道會不會步上《火線重案組》或《枯木城》( Deadwood )的後塵,成為那種在世時無人聞問、收攤後才重新獲得曠世鉅作評價的悲劇故事?

image07

如果《火線》播出當時有一次看完這種東西,或許不會留下這麼多遺憾…

另外,影集本身若個別集數主軸/事件明確,全季又有明確的整體故事,一次看完可以給予觀眾持續觀看的動力,同時在結束後獲得更大滿足。除了以往作品如《火線警探》( Justified )《公園與休憩》( Parks and Recreation )能做到這件事,Netflix 自己的《王冠》《馬男波傑克》《夜魔俠》第 1 季,Amazon 的《博斯警探》,也是類似風格的良好例證,個別集數有抓住觀眾注意力的迷你故事線(arc),短時間內看完全劇幫助累積情緒,同時賦予影集更大的敘事空間。作品如 Amazon 的《透明家庭》手法則把數個龐大故事切成 10 等份,分佈在 10 集個別集數裡頭,一次看完會比分開收看,更能感受影集裡的龐大情緒能量。

image06

Netflix 的《王冠》是善用一次看完調整結構的典範之一。

但一次看完風氣的興盛,很多影集卻不見得適合用這樣的方式收看,連帶造成許多影集的結構問題更加明顯。就 Netflix 的《勁爆女子監獄》來說,個別集數品質雖屬一流,扣除第 2 季有明確的衝突與支線,多半時候在結構上顯得重複或似曾相似,與前面提到的《應召女友》一樣,或許每週 1 集會比短時間內投入 13 小時來得有效果。

另一種尷尬的情況是,若對比《夜魔俠》第 1 與第 2 季,或同屬漫威影集的《盧克凱奇》,後兩者把作品切分成前後兩半(連反派或故事主軸都截然不同),一次看下來破綻或品質落差會明顯許多,難以靠時間掩飾背後問題。很多創作者甚至在推出新劇時,不再認為有賦予個別集數高潮的必要性,轉將整齣劇視為一部小說或長片的章節,或許在最後可以有其意義,影集前半卻往往挑戰觀眾耐心,Netflix 的《血脈》或《毒梟》都有類似問題。

image01

個別集數氣氛強烈,一次看讓人昏昏欲睡的《應召女友》。

最重要的是,當現在一年有超過 400 齣影集在爭寵(根據統計,2016 年已經達到 455 齣這個驚人數字,2017 甚至上看 500 部),觀眾會想要一次看完 13 個小時的影集作品,並忍受 6 個小時的鋪梗,還是每週找一集喜歡的作品收看,忍受故事下回分曉的懸而未決,往往也會影響一齣劇的收看意願—–必須說,當一次看完最後結果卻遠不如預期,那挫折與失落真是無以復加(以上為筆者個人看完《漫威盧克凱奇》和《先見之明》的血淚發言)。可以肯定的是,眼看尖峰電視絲毫沒有退燒的跡象,觀眾只有選擇太多的問題,沒有缺乏選擇的困擾。至於觀看方式所帶來的影響,只是諸多選擇的戰場之一。

image02

再一次的,《先見之明》,把我週末的 7 個半小時還給我!!!!(哭喊)

延伸閱讀:
不能錯過的Amazon好戲 ——《透明家庭》與《Bosch》
亞馬遜影音在台灣看得到,搶先體驗 3 大重點!先來《叢林中的莫札特》止渴
戲說女王:Netflix 《王冠》重金打造英國皇家故事
【 OTT 系列】專訪 Netflix 執行長海斯汀:明年會員將超越一億
改變演算法 Netflix 改變全世界看電影的方式


每天有成千上百則的娛樂資訊透過社群與通訊軟體朝你湧來,要從混雜著名人八卦、血腥暴力、花邊新聞,過濾出值得花時間閱讀的文章越來越難了嗎?

為了讓和我們一樣重視娛樂產業的你們,有更好的內容與體驗,「泛讀」閱讀器 Android 版與  iOS 版也上架啦!他讓你的閱讀負擔更輕巧、更舒服,它不只是一個 APP,它更是你知識的能量補充品。(點擊圖示即可下載喔!)

關於作者

Philip

生活環繞電影、影集、古典樂與吃喝存在的不務正業上班族。努力做一個假文青,但每每淪為不甚好笑的脫口秀藝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