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傳奇謝幕 前衛又特異獨行的「王子」

0
1302544_1280x720

樂壇傳奇「王子」今( 4/22 )日凌晨逝世,享年 57 歲。(圖片來源:abc7chicago.com )

一般人可能對「王子」( Prince )的印象,就是新聞上看到他一些乖張行為和誇張打扮,以及狂妄的言論和對紫色的迷戀。但事實上,他對音樂創作與表演上的成就,才是他最值得被紀念的地方,不但在樂風上不斷實驗新組合,更在舞台表演上,不斷突破諸多限制,甚至還為了樂手對自己創作音樂的所有權,不惜與唱片公司對抗。他為音樂界所做出的貢獻,遠大於在八卦新聞上看到的王子。

本名真的叫做王子的 Prince Rogers Nelson ,從小就與眾不同,他個頭瘦小,身高不到 160 公分,個性內向害羞,但因為父母都是樂手,他自小接觸音樂,也知道自己喜歡音樂,甚至必須藉著音樂,才能為自己發聲,因此他不斷努力在音樂上精進。

螢幕快照 2016-04-22 下午12.41.00

王子 17 歲時,在家鄉明尼蘇達州的照片。(圖片來源:theGuardian;攝影:Robert Whitman/Wenn )

王子七歲時,寫下他的第一首歌;高中開始錄製專輯,至少能演奏 20 種樂器以上。在他約 40 年的音樂生涯中,發行了 40 張專輯,拿過七座葛萊美獎,但最讓人印象深刻的,應該是讓他拿下奧斯卡獎最佳原創歌曲獎、近乎是自傳式電影的《紫雨》。

《紫雨》的成就不單單只是電影或音樂本身,在音樂上,《紫雨》打敗麥可傑克森的《顫慄》,拿下全美音樂獎最佳專輯;而跟《顫慄》一樣,《紫雨》創造出一股全球性的紫色風潮,那時沒有人不記得這張專輯封面,不知多少樂迷打扮成王子的樣子坐在機車上,或是將機車漆成紫色。

《紫雨》日版專輯封面。(圖片提供:馬斌)

至於王子在舞台上的演出,精采程度就更是空前也幾乎是絕後了。王子雖內向,卻非常喜歡在舞台上,用音樂滿足觀眾。 2007 年,他在美式足球超級盃長達 12 分鐘的中場秀,神乎其技直到現在都被認為無人能敵;演唱會更是動輒三小時起跳,只因他覺得短時間的表演得不夠過癮;他也經常在推特上發表臨時表演通知——能看到這些表演的觀眾真的很幸運——甚至過世前一周,王子才正打算公開邀請大家到他的豪宅(就是他今日逝世的地方)來參加半夜派對,每人只收美金十元的入場費。

960

發行於 1988 年的《Lovesexy》專輯封面是裸身的王子,使當年有多家唱片行將專輯以黑紙包裹,再行販賣。

當然,王子如果不是有他獨特怪異個性,前衛思想,那就不是大家熟知的王子了。走紅時期的幾張專輯內容,歌詞充滿對性別宗教的渲染與褻瀆,但後來他卻又成為基督教支派的耶和華見證人信徒,甚至公開指責同性戀。 1993 年,王子為對抗簽約的華納唱片公司將他的名字註冊成版權,企圖控制他所有創作,王子索性改名成符號「 O(+> 」(「愛」的符號),搞得媒體完全不知道怎麼稱呼他,最後只好想出這個又臭又長的名詞「 The Artist formally known as Prince 」(以前叫做王子的藝人)來代表「王子」。而對新世代來說,王子最狂妄的言論,就是宣稱網路已經過氣,因此拒絕在 YouTube 或 iTunes 上張貼或販賣其創作。

螢幕快照 2016-04-22 下午12.36.43

為對抗華納唱片公司,王子在 1993 年改名為無法發音的符號,並於 1996 年結婚時,將名字鑲嵌在作為紀念品的盤子上。(圖片來源:theGuardian ;攝影:Nate D Sanders )

但是,不管再怎麼乖張,王子最後還是會回到他的根本 ——音樂。過去 18 個月裡,王子就發行了四張專輯,過世前一周還在亞特蘭大演出,而今年初,王子宣布,他將開始著手撰寫回憶錄。如此一個傳奇的音樂人,儘管很希望能再多聽幾年他的音樂,不過既然上帝要帶他回家了,就讓作為樂迷的我們,祝福他在天上能繼續享受人生,做他自己的王子吧。

關於作者

馬 斌

外號電影馬,自小與電影結緣後,人生就脫離不了影、視、音,做過所有相關周邊行業,字幕翻譯、寫大綱說明、劇本、影評、翻譯出版過電影書、做過電影場記,甚至還去MTV打工給人介紹電影,也曾跑線採訪明星導演當娛樂記者,做過不只一個電影主題的電視節目,但就是沒有真正去拍過導過一部電影或電視劇,可說是最另類的電影界逃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