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巨塔、醫龍、白色榮光:台日醫療劇巨頭對談全記錄!

2

公視主頻道將於4月25日播出的電視劇《麻醉風暴》,日前已在線上HD頻道搶先上映,網路上引發熱烈迴響,身邊的醫生朋友們努力擠出時間看了之後直呼:「也太擬真了吧!」對於情節及動作呈現頗有共鳴。事實上,2015年是台灣健保制實施20週年,這個世界稱羨的國家醫保制度下,醫護人員血汗工作及醫病問題卻層出不窮;而繼《大醫院小醫師》和《白色巨塔》之後,台灣的醫療劇並未像歐美及日韓一般遍地開花、一部拍過一部。因此,《麻醉風暴》在具備寫實的故事題材以及實力派演員、導演和劇組的條件下,於這個時機點打響了好口碑的第一砲。

此劇除了實地呈現台灣醫療產業現況,甚至擴張出去舉辦了「當我們同在醫起系列影展暨座談會」,在4月12日於台大校區舉辦了大師論壇,邀請到《白色巨塔》原著作者侯文詠、日劇《白色榮光》製作人遠田孝一,以及日劇《醫龍》編劇林宏司,展開名為「從影視作品看醫療現況」的講座。由於這個台日醫療劇巨頭的組合實在太難能可貴,即使活動當天陰雨綿綿,仍吸引不少醫學院、傳播學院的學生及醫療從業人員到場聆聽。

11087805_1583839295200712_4925606963739221824_o

《麻醉風暴》劇照

透過戲劇  反應人性與醫療問題

遠田孝一表示,《白色榮光》不只講醫療工作、醫療疏失,還包含推理性質的內容,這是它跟一般醫療劇最大的差別。林宏司則描述《醫龍》的企劃契機,原來此劇開拍之前,日本關於醫療的戲劇,主要著重在醫生幫可憐的病患治病等劇情,但他在寫劇本前查了許多資料,發現外科手術場景格外仰賴整個醫療團隊合作,這在過去的醫療影視作品未被好好提及,於是下筆的時候特別著重這部份。對於寫醫療劇,林宏司從一開始就請教很多專業人士的意見,聊過之後也許對詳細內容不見得了解,但會去想這部份是否能作為故事的賣點;他也強調合作之後,現在仍跟幾個醫生保持良好的聯絡。

《白色巨塔》被改編成電視劇,是台灣繼《大醫院小醫師》之後的第一部醫療劇情長片,身為原著的侯文詠表示:「有一幕在講醫療抗爭,蔡岳勳導演不知怎麼想出灑冥紙的場面,結果播出之後,台灣後來的數十起真實的醫療抗爭也都開始灑冥紙。」(難怪後來新聞上那麼常看到⋯⋯)可見影像傳播確實對社會具有某種程度的影響力。

侯文詠坦言,小說出版之前也會擔心自己已辭去醫師工作,萬一書賣不掉該怎麼辦,但即便如此他還是要寫,「我最希望有一天都沒有人看得懂我寫的內容,書裡的事在現實生活中都不會發生,代表環境改善了,這樣我會非常開心。」最後,他期望藉由醫療戲劇,能看到社會出現一點改變的可能。

IMG_4201-2

由左至右分別是侯文詠、林宏司、遠田孝一;兩位日本嘉賓因戴著翻譯耳機所以同時摀耳。

三位講者各自發表想法之後,在場觀眾對他們拋出許多有趣的提問,像是:

Q:在電視劇中,通常醫生從1數到7的時候病人就會昏睡過去,這是真實的還是戲劇效果?

侯:應該說我們會觀察病人的身形去推算藥物的劑量,這要看注射藥物到體內運作的時間,數得快或慢的差別罷了。(笑)其實作為醫生,我已經有職業病,看人時不會太注意長相,但會觀察對方的下巴長度,因為這會影響到插管的難易程度。

Q:可否分享一下,在日本拍醫療劇時,醫療界人士通常會參與到何種程度?

遠田:拍這類寫實的醫療劇之前我們都會去醫學大學請教,會有10年到20年經驗的醫生們提供幫助。拍《白色榮光》的醫師顧問也來擔任《醫龍》的顧問,他是日本天皇的御用醫師。我們拍醫療劇的時候,從劇情設定到現場安排都有醫生參與,只要故事情節不要太誇張,醫生們都很願意協助。

Q:日本學生求學時期是否會用醫療影視作品或漫畫作為教育資源?像是在課堂上讓他們看醫療電影。

林:我相信看《醫龍》對他的在學成績不會有幫助(笑)。

侯:相關的戲劇作品對醫方和社會溝通有很大的幫助,我覺得醫療資源的確有很多很棒的影視作品可以拿來作為教學。

Q:日本拍醫療劇的預算為何?因為給兩位日本嘉賓看《麻醉風暴》的預告片時,兩位都說:「這很花錢吧?」

遠田:或許比你們猜的再多個三倍吧!因為花很多錢在佈景上,我們要蓋個能維持三到四個月的佈景,而且精緻程度要讓醫生們看到時真的會想在裡面進行手術。當然我們也會跟一些醫療器材廠商合作來降低成本。

19048907_1306379708_34

《醫龍》劇照

醫療劇:民眾、醫界、媒體的三面鏡 

除了上述問題,觀眾對於醫療劇產製所花費的時間和流程也感到好奇。遠田孝一表示開拍前兩個月主角就得練習如何動手術,整部劇從準備、製作到上檔往往需費時一年。寫了三季《醫龍》的林宏司說每部戲的狀況其實都不太相同,但以《醫龍》來說,一季有11集,在播出前三個月開始準備,第二個月邊拍邊寫,每一檔劇本前後需寫五個月。林宏司習慣獨自完成劇本,他認為醫療劇要團隊寫作會更困難,因為每個人都得具備醫療專業知識,自己一個人寫反而省力。

對於如何在呈現真實與戲劇性之間取得平衡,遠田強調戲劇最根本的還是「人性」,呈現出醫療體制下的人性是故事最主要的核心。此外,拍醫療劇必須小心拿捏不能太過誇大,這是最容易與戲劇張力衝突的。侯文詠表示日劇掛名的時候,編劇通常會放在第一個,就算不是也會擺在很前面,代表他們對編劇的重視。這點跟台灣很不一樣,他建議這方面未來台灣也可以跟日本學習,更加看重編劇這個職位。

這場講座為時一個鐘頭,本就不可能談得太過深入,如果是抱持想聽到許多醫療現象的人可能會感到失望。重點其實不在闡述台灣或日本的醫療現況,而是藉此來看日本的醫療劇產製情形,某些地方可作為台灣借鏡。很明顯的,日本對於醫療劇拍攝的掌握度已純熟,跟各方合作資源也保持穩定關係,加上以醫療為主的漫畫、小說、文學著作也不少,提供改編的素材來源,種種條件為這類型戲劇的拍攝奠下良好的基礎。台灣的醫療劇比起其他劇種相對來得少,劣勢是拍攝的資源跟熟悉度相對少,但優勢是可以發揮的空間大,我國自身的醫療現狀也可以帶入。希望未來能見到更多這類型的優質戲劇,促進醫療產業跟外界有更多的理解與交流。

盤點日本與台灣近三年醫療電視劇

盤點近三年台日醫療劇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