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南の熱血漫才團體 暴羅WALK

0

文/ 施奕如。原發表於此

訪談當日坐在左邊、戴著大圓框黑眼鏡的是綽號為「小羅」的羅弘昇;至於他身旁那位頂著一頭蓬髮、掛著招牌笑容的男孩則是本名為吳品源的「暴牙」。下了舞台的暴羅WALK比起台上的狂放不羈,更多了份成熟穩重,兩人在談笑間娓娓道出成立團體至今歷經過的酸甜苦辣。讓我們一起跟隨本次專訪,「走」進這兩位青年藝術家的漫才世界吧!

團名暴羅WALK取自暴牙和小羅的綽號,也隱含要走向世界、走向觀眾的意味。(圖片來源/施奕如攝)

海安路上の初登場

「會認識暴牙是因為有一次系排一起去吃宵夜,那時候看到他跟同桌的(隊友)互動,就覺得他這個人還蠻活潑、幽默的,剛好發現他也知道一點漫才的東西,所以對他特別有印象。」小羅說道。起初,小羅和暴牙只是普通的球隊前後輩,在小羅大學同學的引薦下,兩人受邀出演阿伯樂戲工廠的尾牙表演,從那時起他們的關係便晉升為演出上合作的好夥伴。

創立暴羅WALK後的第一次演出,是在人潮洶湧的海安路上,「為了參加臺南街頭藝術節,我們需要一個正式的團體和粉絲專頁才能投案。」暴牙回想當初成立團體的契機。由小羅負責找碴(ツッコミ)而暴牙則扮演裝傻(ボケ)一角,兩人一搭一唱、帶著兩個麥克風和一個音響就這麼在街道路邊上演日式雙人喜劇——漫才。

暴羅WALK從全台報名的團體中脫穎而出,擠進名額僅有20組的臺南街頭藝術節表演。(圖片來源/Facebook

從街邊到歌劇院

創立團體從來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特別是在20幾歲、還沒有穩定收入的年紀。除了勇氣、恆心和努力外,一個團體成功的背後也需要不少人的幫助和支持。成立初期,暴羅WALK的接案來源主要是透過學長姊或認識劇團的介紹,隨著演出經驗累積,兩人除了籌辦屬於自己的專場外,也漸漸走出臺南、尋覓更多機會。

透過申請出演《漫才Open Mic》,暴羅WALK取得在「Two Three Comedy- 23喜劇」上表演的資格。只要能站上23喜劇的舞台,就有機會獲得更高的關注度,因此即便要舟車勞頓、花費大量車錢北上,小羅和暴牙仍很珍惜這次的演出,「『23』對我們來說就是一個喜劇的殿堂。」

《漫才Open Mic》初體驗令暴牙難掩緊張的情緒,在演出過程中意外忘詞,好在即時地即興演出,幫助二人巧妙地將表演圓回來。(影片來源/YouTube

除了23喜劇,他們也將表演足跡拓展至臺中。臺中國家歌劇院在今年(2021)打造「開場計畫–新銳藝術家展演平台」企劃,提供一些剛成立不久、還在發展的新銳藝術家一個和民眾雙向交流的場域。小羅看準這個機會,毅然決然地報名甄選,「有個讀藝術管理與藝術經紀系的朋友幫我們修企劃書,所以後來就很幸運地甄選上了。」

《唇槍舌戰─漫才大亂鬥》是暴羅WALK第一次在國家級的專業劇場演出,館方提供的經費、場域以及設備,不但開拓他們對專業劇場更深的認識,也使他們得以運用更多元的媒材來豐富表演內容,將演出的質感拉拔到更高的層次。

暴羅WALK在《唇槍舌戰─漫才大亂鬥》中使用影片做為表演間的串場,讓他們在更換表演服裝的同時也能維持觀眾熱度。(圖片來源/吳品源提供)

用生活產出創作 以戲劇體會人生

「臺南是我感受生活的地方。」暴牙偶爾會邊喝酒、邊漫步在臺南的街道上,藉由他的五感幫助自己融入臺南這座城市裡,沈澱心情、釐清思緒,以調適自己的身心狀態去銳化對環境和生活的感知。「有的時候即使是一盞普通的路燈,我也會覺得好難過。」暴牙對身旁事物的感知能力幫助他在敘事、構想段子時更易貼近瑣碎的日常。

暴羅WALK的表演取材多是源自小羅和暴牙對日常生活的體驗,他們會從一個選定的主題切入,再透過異於常人的觀點去觸碰事件、產出笑點,進而建構出表演段子的內容。「平常我們都一起想段子,但我會做出一些延伸、探討它背後的意義。我希望段子不只是段子,它能讓社會產生共鳴。」暴牙表示。

挫折是演員的必經之路

暴羅WALK在成長的過程中,並非總是一帆風順。他們偶爾會遇到接不到案子的空窗期,也有些時候會在揣摩角色形象時遇到瓶頸。不論是外在環境的壓力或是個人因素,都有可能突如其來地使他們陷入低潮。

面對低潮時,暴牙除了會沉澱自己外,也有一個一直掛念心中的信念,「當演員就是一直在接受挫折,你要嘛就是跨過、要嘛就是不要當演員。」暴牙說這就是演員的選擇。

小羅則表示,「籌備表演的過程中如果遇到挫折,我不會在意自己的心情低落或怎樣,我會想辦法詢問有經驗的前輩,然後再試著去突破(困境)。」表演方面遇到的瓶頸對小羅來說都不算什麼,反而是生活上的危機感帶給他比較多的掙扎,像是當小羅看到戶頭餘額時,他會懷疑自己是否要繼續做演員。「可是很神奇,每當我有這個念頭的時候,過幾天就會有工作找上門。」,小羅說道。當然,小羅還是有在他的夢想路上設立一個停損點,「如果過了三十歲還是默默無名的話,就是時候放手了。」,不過在那之前小羅和暴牙都會不停歇地朝夢想大步走去。

走出去 讓台灣看見漫才

暴羅WALK並非每次都能從表演獲得收益,偶爾還是需要靠票房來平衡,有時為了增加曝光機會甚至會不惜賠本演出,「雖然台灣對藝文產業的支持沒有很多,但這不是創作者做不下去的理由,我們還是得自己想辦法。」,暴牙希望能和其他產業、平台合作,或是結合別種藝術形式讓跟多人看見自己。

據暴羅WALK所言,目前臺南的漫才團體僅有他們,為了推廣漫才小羅和暴牙會深入校園成立工作坊,像是近期他們受邀到新成立的「成大單口喜劇社」進行即興練習指導。暴羅WALK的短期目標是拉高臺南看劇的人數,被問到長期目標時,小羅語帶羞澀地表示:「希望可以去更多專業級的場館講漫才,事後觀眾可以接受漫才,然後願意花錢來看。」

漫才喜劇串起小羅和暴牙也引領他們往更長遠的目標走去,「要相信自己,總有一天會被別人看到。」

暴羅WALK一步一腳印地累積演出經歷。(圖片來源/施奕如製)

重擊有 Podcast 囉!歡迎到各大平台搜尋「娛樂重擊」並訂閱



你在 IG 上 follow 重擊了嗎?掃描 Code 或點選超連結,IG 上見!

Share.

關於作者

喀報是陽明交⼤學傳播與科技學系經營的⾃媒體,作為⽵苗地區少數的學⽣媒體,由系上⼤三學⽣集結以往所學,從學⽣⾓度出發,提供客觀、中⽴且具深度的⽂章。

訂閱
最新訊息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