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灣拍片難籌錢!文化部補助是唯一靠山?|國片輔導金專題_專家篇(上)

0

特約記者 YP

2020年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肆虐下,不少外國電影商為配合防疫,推遲新片上映時程;然而,台灣國片卻「逆風高飛」出現亮眼成績,目前整體票房達4億台幣,包括榮登台灣影史上最賣座的同志電影《刻在你心底的名字》,10月底票房已衝破8000萬,其他表現卓越的國片包括逾7100萬的《馗降:粽邪2》、7855萬的《可不可以,你也剛好喜歡我》等等,題材多元讓國片迷直呼過癮。

同志題材的國片《刻在你心底的名字》票房已突破8000萬。圖片取自《刻在你心底的名字》粉專

然而,與美國、南韓等文化輸出大國相比仍有相當大的進步空間。作為扶植國片主力,同時也是台灣電影人背後強力靠山的文化部,在國片壯大的路上扮演重要角色,其中輔導金制度培育了不少新銳導演,更是讓國片源源不絕產出的重要資金來源。

論壇邀請業界專家、政府單位與民眾一起討論國片輔導金機制。泛科知識攝

不過隨時代演變,輔導金制度也需滾動調整,為參考多方意見,由文化部指導、泛科知識主辦的審議式論壇本月24日正式展開,聚焦探討國片輔助金制度。論壇上半場邀請文化部影視及流行音樂產業局電影產業組楊秀玉組長、牽猴子整合行銷的王師、電影監製及影評人塗翔文及電影評論家鄭秉泓參與會議,針對台灣長片輔導金分流及補助方式做意見交流。與會的審議民主工作者吳俐蓉表示,上半場專家分享業界經驗與想法後,這些資訊將做為下半場參與會議的公民做知情討論的重要背景資訊。

此系列一共分為三篇,此為首篇,將著重於文化部現行的輔導金政策概況,以及業界對於輔導金是否必要存在的意見交流。後兩篇分別為「電影業界對現行輔導金制度缺失提出的各項建議」、「公民透過審議民主,理性討論後提出輔導金缺失解決方案」。

文化部影視及流行音樂產業局電影產業組組長楊秀玉。泛科知識攝

針對目前文化部輔導金制度概況,楊秀玉組長提到數項重點。首先,長片輔導金為國家補助,因此從業人員有一定比例的本國籍限制,但過去「必須以我國語言為主」限制已刪除,拍攝主場景須有部分在台灣即可;而另一項「不得為限制級」規定也已取消,鼓勵多元題材。

現行輔導金制度。文化部影視及流行音樂產業局 電影產業組提供

其次,受理資格分三類,一般組、多元組及新人組。一般組及多元組的申請資格中,導演必須有拍過2部以上長片經驗,且有票房或獲獎門檻,這兩類的輔導金上限為3000萬、新人組則為1500萬。

楊組長指出,目前新人組的補助件數近一半,顯示輔助金有助新導演進入市場;而透過輔導金機制,可讓導演嘗試市場風險偏高的新類型題材。楊組長更舉例,過去恐怖片類型在台灣表現並不突出,但曾受輔導金補助的《紅衣小女孩》成績亮眼,其成功案例加強投資人信心,後續出現類似題材的《粽邪》、《女鬼橋》、《返校》等,都有不錯成績。

第三,申請團隊需提供劇本、集資計畫、發行企畫等。楊秀玉組長說:「電影拍攝無法單靠政府的補助,因此需要有明確的集資計畫。」她也指出,電影並非拍完就好,必須要面對市場,因此需要有完善宣傳發行計畫。另外,楊組長也強調,產業發展需專業分工,因此輔導金改採「製片人制度」,規定導演不能是唯一製片,因為製片工作內容從題材開發、內容撰寫、尋找主創人、籌資到發行行銷都得扛,為讓導演能專心創作,才更改規則。

簽約及製作期程。文化部影視及流行音樂產業局 電影產業組提供

第四,評審會依照報名團隊層層審查,評審也需利益迴避。審查通過者必須在9個月與文化部簽約,並開信託專戶,以便做之後的單據核銷作業。之後依序有攝製完成期限、商業映演期限。楊組長表示,若製作企畫中無涉及申請資格主創人員的變動可在經過審查委員同意後變更,製作公司也可申請改為合製或由合製變為自製,但不能將獲輔導金資格轉讓他人。

輔導金撥款流程。文化部影視及流行音樂產業局 電影產業組提供

最後,重頭戲「發放輔導金撥款流程」共分為4期,分別為30%、30%、20%、20%。以上五點及其他詳細規則都能在文化部網站查詢。

楊秀玉組長表示,目前台灣環境還不夠好,因此輔導金很重要,但製作公司不能全依賴政府,補助只是過渡性制度。她指出,新成立的文化內容策進院(文策院)未來若更成熟,能提供更好的投融資環境時,輔導機制或許就能慢慢退場。

電影監製及影評人塗翔文(持麥克風者)。泛科知識攝

對於輔導金制度,與會的業界代表均給予肯定態度。塗翔文表示,當然輔導金有缺陷,例如內容產製者太過依賴補助等等,但輔導金不僅是電影製作團隊的「第一桶金」,也是投資者的信心來源之一,「若沒有輔導金,國片製作數目可能會少一半。」

塗翔文直白地說:「投資電影就是豪賭,不是每個人都可以賭到《海角七號》。」因此對投資者來說,要拿出幾百萬,甚至上千萬去投資一部電影,是件壓力很大的事。而輔導金扮演先行者的角色,透過各界專業評審們去審視這些腳本、企劃,若通過審查就如同獲得專家認證,可讓投資者多點信心。

牽猴子整合行銷的王師(持麥克風者)。泛科知識攝

王師則指出,目前台灣的內容產業相對弱勢,短期至中長期來看,輔導金很重要。因在自由開放的台灣,除中國以外,基本上全世界的電影沒有太多限制都能進來,光台北市一年上映的電影就超過900部,「這數字太驚人了,一天看一部也看不完。」

但這情況對台灣電影產製業者反而不利。王師指,無論在美國、日本、韓國或歐洲其他國家,都有很大的集團在背後支持,甚至這些集團在做內容產業投資時,是以整體戰略利益考量來出手,而不是單純做一部好電影或好作品。

例如全世界最大的好萊塢電影公司迪士尼,其整體戰略中心就是串流影音服務「迪士尼plus」,華納也推串流影音服務「HBO Max」。台灣過去幾年也有較具規模的影視公司,嘗試要做集團化或資本化,但都非常辛苦,因為他們的資本額跟國外的大集團相較,已非九牛一毛可形容,難以拚搏,因此在沒有夠好的資本市場去健全整個體制時,輔導金是必要的。

下篇將聚焦輔導金的問題與建議解決方案,透過在業界實際申請並運用輔導金時,會遇到什麼樣的困境,專家提又提出哪些專業建議可做為調整方向。

參考資料:

「刻在」熱賣8000萬 「房客」、「無聲」也創佳績
國片「疫」軍突起!總票房有望衝破五億大關
國家電影及視聽文化中心國片票房統計資訊

審議式文化論壇 國片輔導金制度整體探討

方案投票

https://www.surveycake.com/s/M92d3

重擊有 Podcast 囉!歡迎到各大平台搜尋「娛樂重擊」並訂閱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

訂閱
最新訊息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