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馗降:粽邪2》導演廖士涵:打造最接台灣地氣的神佛電影

0

 

華影國際影藝提供

恐怖類型片在台灣艱困的國片市場異軍突起,《紅衣小女孩》、《返校》、《女鬼橋》陸續創造票房佳績,而 2018 年上映的恐怖國片《粽邪》,票房近 5000 萬元,創下當年全台暑假檔期華語票房冠軍。在電影業遭受疫情重創的 2020 ,監製鄒介中與導演廖士涵再次攜手帶來《馗降:粽邪2》,於九月首週也是農曆 7月15中元節上映。然而《馗降》因何而生?與第一集比較起來,在製作上有哪些改變?導演廖士涵又是怎麼從原先設定的社會寫實路線,轉軌成為靈異恐怖劇專門戶?重擊邀請兩位來談談這部片,也分享本次的心路歷程。

鄒介中說早在第一集宣傳期間,就感受到觀眾反應非常好,製作團隊便有了開展續集的想法。在《粽邪》第一集裡,民間除煞儀式「送肉粽」僅作為故事情節的引子,來到第二集《粽邪2:馗降》,「送肉粽」成為故事主線,而其中除煞的鬼王鍾馗更成為主角。

冠軍票房催生第二集 製作團隊抱持「做得更好」意志

基於「做得更好」的製作態度,續集《馗降:粽邪2》故事線在定調時,廣納、斟酌觀眾反應,特別是關於首集中法師祭煞情節著墨之不足。因此,在捏塑續集故事概念的初期,製作團隊便積極將送煞民俗的種種元素緊貼故事脈絡。鄒介中說,《馗降:粽邪2》不但再次強化台灣民俗文化元素,也在一開始便確定法師作為 icon(代表)。

《馗降:粽邪2》跳鍾馗的重頭戲於梧棲老街封街拍攝。/華影國際影藝提供

導演廖士涵也補充道,《馗降:粽邪2》中一場扮鍾馗送煞為重頭橋段,為求場面之大、肅殺之重,劇組一連兩個晚上,特別申請觀光景點梧棲老街封街,請求公車改道、車輛清空、臨街店家閉門開燈等等,獲得高度配合。金馬影帝李康生的擔綱演出,也是劇組請示「馗爺」後才確認。

在恐怖元素的格局設計上,劇組也期望展現企圖,「看上吊人數就知道了」廖士涵笑著說,除了屢見上吊之人,冤魂、中邪畫面也不斷穿插。而在情節視野上,也明顯擴大增廣,不但跨出第一集的校園環境,來到民間社會的販毒現場,也加入台灣民俗傳說椅仔姑、泰國鬼師父對戰台灣鍾馗等等。為求慎重與尊重民俗,光是前製的田野調查、編寫劇本便花了整整一年。

陳雪甄在《馗降:粽邪2》中飾演被惡靈纏身的婦女。/華影國際影藝提供

《馗降:粽邪2》加入許多民俗傳說,包括椅仔姑。/華影國際影藝提供

《馗降:粽邪2》製作超支,但求好心切下,該花的也沒有省。團隊極力邀請國寶級音效大師杜篤之首次為恐怖國片操刀音效,也找來饒舌歌手李英宏量身打造主題曲《跳鍾馗》,整體製作成本比第一集多出一千萬以上。對此,監製鄒介中倒是坦然笑說,起初決定找杜篤之、李英宏時,已經明確這部續集要比第一集更進一大步,心裡就清楚一定會超過預算了。

不過,也因挾帶第一集的名氣,《馗降:粽邪2》拍攝過程獲得各方協力,使得拍攝相當順暢。「不像第一集。第一集真的拍得好辛苦」,廖士涵舉例,像是第二集戲裡存放屍體的冰櫃場景,就要感謝台中市立殯儀館破天荒慷慨租借。相較於第一集同樣在殯儀館拍攝時,一有遺體進來便需要中斷拍攝,這次則擁有特地清空的整面冰櫃。

華影國際影藝提供

恐怖片不能只有恐怖 廖士涵:《馗降:粽邪2》想說的是相信自己

《馗降:粽邪2》是導演廖士涵與監製鄒中介兩人對恐怖類型的共識再次凝聚的一個例子。他們認為恐怖片不能只有恐怖、驚悚,更需要提煉核心價值。對廖士涵而言,藉由在戲中具靈異體質的佳敏,想跟觀眾說的是「相信自己」。「我們常常被他人用不理解的眼光看待……我們越來越小看自己,質疑自己能不能做到,就好像我的特殊能力造成我的困擾或麻煩。但實情是,有太多人都是一樣。並不需要害怕、擔心,如果堅信自己的力量往前走,一定可以走出自己的一條路,讓生活更精彩。」

左為監製鄒介中,右為導演廖士涵。

廖士涵直言,最怕作品言之無物,也因此拍片路上的一貫態度是找出故事裡能說服且推進自己的「目的」,想盡辦法讓觀眾看見。從《粽邪》的校園霸凌,到《馗降:粽邪2》的相信自己,廖士涵雖然拍的是鬼,講的都關於人。「必須先對人感興趣,作品才有能量」,他表示由於當年他入行跟隨著王小棣導演,從此創作視角便帶上社會關懷,關注人、也必從人開始說故事。而接受王小棣邀請執導植劇場系列的《積木之家》,讓原打算往社會寫實、警匪故事開發的他,創作生涯轉了一個大彎。

台灣獨有宮廟文化 成為神佛片的豐富基底

在接拍植劇場驚悚台劇《積木之家》之前,廖士涵是不看恐怖片的。那時他寫劇本遇到瓶頸,王小棣導演用「鬼片對你的練習很重要」這句話說動了他。廖士涵也坦言很多人那時問他為什麼拍鬼片,理由很簡單:家裡有兩個小孩要養,「先接下來再說」,沒想到卻自此與恐怖片結緣,接續執導《粽邪》、《馗降:粽邪2》,回想起來他不禁覺得冥冥之中早安排好,感謝一路上的際遇。

華影國際影藝提供

由於拍攝數部恐怖戲劇、電影,每一次的田野調查、宮廟訪查,接觸通靈師父,逐步形成廖士涵對於恐怖類型作品的基模。他備受感動地說,台灣雖小,宮廟卻如此多,且各自有鑲嵌於在地的傳說故事。通靈人士更是各有各的本事,「很像復仇者聯盟!」有些負責攻擊打怪、有的能看出人身上病痛、有些則可以縮小鑽過魔鬼視線去解決事情。廖士涵說,與其談恐怖國片,他更企圖打造一個真正接台灣地氣的神佛影視類型,正如三太子、濟公、媽祖等不同神明的獨有個性、色彩,廖士涵也正為台灣恐怖(靈異)類型片上色。

廖士涵說,《馗降:粽邪2》是一大轉捩點,不僅僅是作品呈現方面,更是對自己本身而言,一路拍攝所遇的人、事、物,都是啟發的機會點,由點連成的線,成為重新認識自己的一條路徑,就如同在恐怖類型片的摸索,透過一部部戲劇、長片的經驗累積,廖士涵看見更多值得突破、嘗試之處,如此心得,也融入《馗降:粽邪2》當中,在採訪最後,他也再強調,希望《馗降:粽邪2》能帶給觀眾正能量,「要更相信自己,你不是完美的,但一定是好的,絕對有存在於社會上的價值。」而若有幸能拍攝第三集,廖士涵已想好主要場景,在恐怖感、習俗文化等元素設計上,心中也有盤算。

關於作者

務不了正業的新聞人。喜歡故事、認識人和社會,評讀書看電影為人生最享受,有感於文字,目前專心當寫字工。

訂閱
最新訊息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