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屆泛科幻獎──短篇三獎:脊骨須乾洗

0

第一屆《泛科幻獎》由泛科知識主辦、策劃,自2018年4月開始徵件,至2018年8月截稿,競賽共分為「短篇小說」以及「中短篇小說」兩組,共有398件作品角逐本屆競賽。經過初審、複審以及決審等個階段評選,本作品獲選為短篇三獎。

其餘得獎作品請參考:第一屆《泛科幻獎》得獎名單

她爬到電腦桌下,打開地板拿出替換用的手臂,俐落地旋開肘部,用小刷子清理一遍,然後上油,再組合起來,這些當然可以用機器完成,但是她更喜歡親自動手。她的兩副手臂來自兩個她最喜愛的年分,她最愛的那首歌問世,以及她的設計首度商業發行。她伸展著身軀,幾乎聽不到齒輪和軸承的聲音,她有著安靜的身體,如果能減輕一點重量就更完美了,只是以她目前的能源條件做不到。

換上電子大腦後,她覺得自己幾乎新得像是剛成為設計者的那時候,她坐在電腦前,把收在機側的插線拉出,像戴上耳道式耳機那樣安進耳裡,她閉上眼睛想像手腕的修正幅度,設計圖和模擬數據馬上浮現在她的腦海裡,她調整了幾個數字,然後試了些色彩,一枝環著手的四葉幸運草應該很適合孩童,她張開眼睛送出這個設計,螢幕上跳出幾行數字,但她只注意最下面那行──看起來夠了,今天的工作就到這裡吧。

她當然可以選擇把自己整合進電腦裡,她所需要的空間和能源就更小,經濟實惠許多,她的同事都是這樣做的,但她多少想維持自然人時的樣子,算是她的一種偏執,像她這樣復古的人不多了。

她把窗景關掉,這樣她才能看到天空的樣子。她瞇著眼睛,也許再過幾千年,就又可以看得到原本的太陽了。她同事瑪莉呼叫她,她把手指按在耳上回應:「怎麼了?」

「我忘了,VB231型脊骨是不是只能乾洗?」

「啊?我記得你又不用脊椎骨。」

「是不用,但這是要當禮物的,我覺得應該要先清潔一下,但這個區域是不提供乾洗的。」

「因為這個型號已經沒什麼人在用了,新的型號都是耐火消毒的,畢竟空間寶貴,舊的清洗模式當然只能撤掉。」她頓了頓,又說:「不然我幫你清潔吧。」

「真的?不過今日的傳輸時間已經結束了。」

「我過去拿。」

「謝謝,啊,這種復古的身體還有這種好處。」

「後面那句就可以不必了。」

她關掉通訊模式,拿上清理工具,從窗戶往下跳,「噗!」她落在厚厚一層灰上面,她站起來,拍拍身體,很自然人的一個動作,上過奈米塗層的身體是根本不需要的,不過無所謂,她抬起頭來,整棟大樓只有她這戶還裝了窗,從外側看那一扇黑色的窗特別顯眼,彷彿是這棟高樓的一只眼睛。

為了節省能源,她慢慢地走著。上回的配給充電後,她頗不知節制地揮霍過一陣,嘗試發聲,到處走動,大概是不停重新備份過往記憶的後遺症,她不怎麼能夠克制自然人時期留下來的習慣,儘管她身為自然人的時間,是那樣短暫到微不足道。

往瑪莉家的方向可以稱為路的地方幾乎沒有,畢竟道路已經不是常用的服務設施了,她穿梭在大樓與大樓之間,說是大樓,更像是大型的貨櫃,只是他們已經習於這樣叫,她的腳下有著更多貨櫃,她知道大部分人就像蟬一樣長期蟄伏著等待著,他們相信著計算出來的數字,幾千年之後,他們會破土而出,將從未停止發展的文明重新安裝到這個世界。

只有少數的音樂家被保留下來,其中她所知寫兒歌的只有一位,但是也三年時間沒有新作品了,畢竟沒有孩子在的世界,這樣的歌只是讓人觸景傷情,不知道他們哪一年才能將那些胚胎解除冷凍呢?恐怕在她的電子大腦停止運作之前都無法,但她相信那些胚胎裡一定有能夠寫出兒歌的人──

畢竟如果不這樣想的話太令人傷心了。

畢竟她也是那樣偏執著循依她記憶裡的色彩和曲線,描繪著孩童的樣貌。

她按照定位找到瑪莉的居住處,不是所有人都有防粉塵的塗層,所以她打開第一扇門之後,小心地清潔自己,讓第二扇門仔細掃描後才進入樓裡。她從疊在一起的方盒中找到了瑪莉,瑪莉還和自己的家人待在一起,這令她羨慕,她因為設計的才能而被保留下來,不過她的家人就無法申請更長的壽限了。她幾乎不曾能夠理解自己為什麼被保存下來,在她所有親屬的最後影像都不存在於任何晶片之後,她仍在運轉著,仍在本能地產製著這些設計。他們還是稱之為「思考」,而她更喜歡說,這是一種投射。

更稀奇的是,瑪莉在地理空間上也是跟家人待在一起的,有些家庭會為了降低風險而分散各處,僅使用通訊功能,雖然瑪莉一家都已經最小化了,但在這方面卻像她一樣老派得要命。他們帶著各自的記憶卻又彼此相連,相疊在一起的他們讓人隱隱有種時光不曾流逝的錯覺,他們的姿態就彷彿擠在同一張沙發上看電視般,如此彷彿呼喚著過往的場景,讓她不禁略略彎低了身軀靠近他們,好像能從中感知更多自然人天生的溫暖。

然後她看到了那一支脊椎骨。它安安靜靜地躺在接收處,微微蜷曲,宛似熟睡。她把那支脊椎骨取出來,一節一節地分解開來,用小刷子悉心刷過一遍以後,放在清潔粉裡。

「大概要等半天左右,才會是最佳狀態。」

「那麼,我們來聊聊天嗎?」

「不會吵到其他人休眠嗎?」

「其他人也想加入喔。畢竟有人來拜訪這件事很稀奇,重要順序是第一位。」

「瑪莉,這是要給誰的禮物啊?」

「可惡,你是故意要這樣問的吧!」

她當然知道。事實幾乎令她短路,她簡直不敢相信這樣狀態下的他們之間能有愛情。他想來看瑪莉,但他們相隔甚遠,他還在設法解決能源問題,而且他沒有碰過沒有奈米塗層的居民,他深怕帶進來的粉塵害其他住民故障。他是一個笑話創作者,在他們共同聯繫的通話頻道裡,這個男子受到整個區域的喜愛。

「所以你決定送他一根脊椎?」

「送肋骨當然更加浪漫,但是他又不缺,還是送他想要的物件吧!」

她把脊椎重新組起來,小心翼翼地放在無塵盒裡。瑪莉問她願不願意代她去見他一面,在瑪莉所有的家人面前,她切到私人訊息裡委婉地拒絕。儘管出於瑪莉的請託,只要她心中也懷揣著見上這個男子一面的夢想,她就不應該比瑪莉先見到她那需要新脊椎的情人。

瑪莉回應時那怏怏不樂的語氣天真信任到讓人心痛,難道她不知道兩個擁有近自然人身軀的人不適合如此靠近?那種久違的親密可能會燒壞他們的晶片。她猛然驚覺瑪莉跟她畢竟不屬於同一個時代。她們作為自然人的時間相銜著,就是一生一死的距離,然而他們現在卻能這樣幾乎是並肩著聊天,她微微仰著頭,每個時代都有屬於各自的奇蹟,而她決定把這個平靜的下午算成一項。她伸出手,指尖幾乎碰到瑪莉,但她沒有,她謹慎小心,她不願冒著干擾電流的細微風險,任何對電流的干擾都可能是在破壞已知人類的僅存記憶。當他們還難以大量生產思想和言語時,只能節省地使用,像是手捧著古老易碎的書籍,只在必要時翻閱。

但那些書啊,曾經是被毫不節制地翻閱著,手指拉扯著,有時還帶上茶和餅乾潑灑的細細碎碎──如果以這樣的標準來說,過去的時代,曾經,他們所有人都經歷過的,放肆地生活著,那身為自然人的時光,每一天都能在這個時代標示為奇蹟,但那時他們還未有能力知曉,就算知道了,那時候的他們大概僅會放聲大笑,然後就拋諸腦後,因為不信邪就是人類的本質。

他們是蟬,只是顛倒過來,他們先揮霍完生命燦爛的花季,然後漫無止境地等待著,咀嚼著那些光輝耀眼的片段。

那麼,他們這個時代,是否會留下足以讓下個時代標示為奇蹟的事物呢?

「下次再來玩啊!」提出邀約的是瑪莉的母親,她猶豫了一下,然後對著她微笑,她繁複的顏面神經是她全身上下最珍貴的零件,在很多區域都已經停產這樣的配件,如果她不能自行修復,至多三十年內這個社區就會失去最後的一張真正笑臉。即使瑪莉的母親看不見這抹珍稀的微笑,她總是能從帶笑的語調裡分辨出來,更何況她發給她的訊息,末了也補上了這人類最古老的表情符號。

她回到家,爬進窗裡,把工具放回地板下,在電腦前屈膝進入短暫的休眠前,她收到了訂閱更新的消息,當她開啟訊息,她的電子大腦告訴她她正在哭泣,即使她沒有眼淚。她最最鍾愛的歌手終於發表了新曲,儘管只有兩句。

「慢慢慢慢地打開窗,向太陽公公說你早──」

這是他們這一世人類最後一首兒歌,她好喜歡,喜歡到脊椎震顫。


【成為重擊會員】

熱愛影劇的你快訂閱重擊電子報加入會員吧!重擊會員將可以收到每週精選內容和編輯室報告,到年底前還有特映會、講座、電影票等專屬好禮,週週抽週週送🎁

訂閱電子報成為重擊會員請點以下連結:http://eepurl.com/gfJSjb


華人世界第一堂系統性地方創生課程

泛科學院《風土經濟學》線上課全台首賣

如何運用在地文化的元素,打造出獨一無二的「體驗經濟」? 洪震宇老師累積 10 年走訪各地的實務經驗,梳理出一套將在地風土文化資產轉化成地方特色產業「風土經濟學」模式。 想要投入鄉村振興、文化創意、地方創生的人,這是最值得投資的一門課!➡️ http://bit.ly/32cmKS8

 

關於作者

泛科幻獎

泛科知識旗下的科幻品牌,與科幻相關的資訊和發布與《泛科幻獎》有關的資訊。 科幻帶領我們想像未來、解決還沒發生卻至關重要的議題、航向前人未竟的宇宙冒險……我們從哪裡來,又將往哪裡去?星雲的深處有哪些未知的宇宙世界?智慧生物如何改變時空與心靈? 科學不能回答的事,我們期待科幻的解答。 一百個作家擁有不只一萬種對於宇宙的想像,快來分享你腦中的小宇宙吧! 獎項介紹及相關事宜,請參考泛科幻獎官方網站。

訂閱
最新訊息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