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影評/《獅子王》:當不朽的敘事,遇見 2019 年的商業美學

0

用 2019 年的視覺美學和商業嗅覺,重新詮釋劃時代的不朽故事,迪士尼斥資重金打造的真人獅版《獅子王》可說是整個經典動畫重拍系列至今,效果最驚人,卻也最讓人不知該做何反應與評價的嘗試。誰想得到,有一天「動物園的獅子假如會唱歌還會抬槓會不會讓你毛毛的?」,竟然成為討論一部電影好壞的關鍵問句?

純就技術面來說,《獅子王》不折不扣是個超凡入聖的奇觀。導演強法洛先前已在《與森林共舞》裡,重現過栩栩如生的印度叢林,而不過短短幾年,《獅子王》的擬真度又進一步把《與森林共舞》拋在腦後,從草原上動物的移動方式,到整個自然景色的呈現,甚至是細微的毛髮、肢體與表情,多數時候《獅子王》比動物星球還要像是動物星球,許多時候筆者已分不清楚自己在看的是動畫,還是剪接鬼斧神工的紀錄片。

但一如彼得傑克森與李安的高超解析度 3D 技術,《獅子王》對於視覺效果(沒有意外明年奧斯卡技術獎應該是探囊取物了)近乎病態的極致追求,對電影不見得是加分,許多時候反而造成嚴重的觀影障礙(對此題材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去找 AV Club 從《獅子王》出發,對於電影與電玩美學的辯證)。先別說擬真動物的情緒廣度相對有限(電腦創造的刀疤再會演,畢竟不是奇維托艾吉佛本人),當看到近乎真實的動物,演出過去動畫裡擬人化的經典橋段(如開場的榮耀石段落),或在畫面上對嘴高歌,那份違和感是難以形容的怪異,而狒狒拉飛奇的… 靈性,更是有種超自然的錯愕。

此外,本片在劇本與配音上,也有著些許矛盾。雖說新版《獅子王》幾乎是原封不動地移植過往動畫版的故事,但若說舊版《獅子王》是《哈姆雷特》的簡略版,傑夫內桑森等人的新版《獅子王》劇本又像是舊版進一步刪節後的版本,戲劇節拍沒有太多變動,第一幕幾個重要橋段如木法沙的死、刀疤的陰謀等皆有了種順理成章的草率(彷彿在說:反正大家都看過舊版了,故事趕快講一講來唱歌吧),擬真犧牲的演出也弱化了電影的戲劇張力。

而配音更是五花八門:碧昂絲與唐納葛洛佛各自是好演員/歌手,但兩人的聲音組合風格是南轅北轍(甚至碧昂絲比葛洛佛更有王者氣勢),找來比利埃西納、基根麥可基、塞斯羅根等現代諧星,和詹姆斯厄爾瓊斯莊嚴肅穆的達斯維德木法沙搭在一起便具有衝突性,其中約翰奧利佛的沙祖應該是全片最兩極的詮釋:笑話本身很好笑,但把非洲大草原的自然和《上週今夜》式笑點融在一起?到底是嗑了什麼?

或許是志不在此,或許單純是世代美學,或許是強法洛的個人特質,《獅子王》運作得最好的時候,往往是那些輕鬆、俏皮、自由自在的時候,也難怪比起辛巴的王子復仇記,彭彭丁滿的碎嘴還更神采飛揚。而本片的第二幕是電影最接近喜劇的時候,卻也是電影最成功討喜的時候。沒有人能說《獅子王》的野心不小,或不用心,或能力不足,只是假如最後看完跟辛巴一樣,只想念念 Hakuna Matata,對於什麼王國興衰家族榮耀毫不關心,似乎不是本片想要達成的效果?

說到登月,你可能先想到阿姆斯壯和阿波羅 11 號太空任務。不過在太空任務的歷史上,還有一次「最成功的失敗」,後來更被拍成一部經典電影,那就是《阿波羅 13 號》。

今年正逢登月 50 週年,就讓我們配著飲料爆米花,一起重溫這部振奮人心的電影,還有精采的映後座談喔!

【重擊觀影會 X PanSci 泛科學】報名連結:https://lihi1.com/auNFH

關於作者

Philip

生活環繞電影、影集、古典樂與吃喝存在的不務正業上班族。努力做一個假文青,但每每淪為不甚好笑的脫口秀藝人。經營有 P is for Picture 。

訂閱
最新訊息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