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同居吧!MC女孩》製作人柯俋森 X 編劇趙心馳:「粉紅瀚草」初試啼聲,做出台灣「性喜劇」的新可能

0

近來走「短視頻」、10 分鐘女性性喜劇(而且幾乎是情境喜劇)的新劇《同居吧!MC女孩》將上線,從風格、題材到宣傳策略都別樹一幟,而且十分年輕化,過去短喜劇和女性向性喜劇的規格和類型都並不常見(甚至可以說是幾乎沒有!),最讓人驚訝的還包括這竟然是過去製作《麻醉風暴》、《紅衣小女孩》成名的瀚草影視最新作品,究竟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原創劇概念呢?

「粉紅瀚草」初試啼聲 為年輕人量身打造的青春可愛子品牌

身兼製作人與編劇、基本上就是這個案子的原創統籌柯俋森(Eason)表示:「其實瀚草從去年下半年開始,就開始有要經營旗下副品牌、子品牌的概念,其中一個子品牌就是『粉紅瀚草』,會走比較青春可愛、開腦洞的路線,主打年輕人,用比較直觀的方式去做劇,當時就是先以這樣的類型來做思考。」

柯俋森進一步解釋道:「因為過去瀚草比較多是職人、寫實的走向,但我們希望可以更多元,所以從 2018 年下半年就開始醞釀這個想法,後來有各個平台來邀案,也因此開了不同的系列,包括城市怪談系列、荷爾蒙系列等等,所以就想說用不同子品牌的概念來針對幾個系列做討論。」他也笑道:「我自己去年才正式進入瀚草,我說我不想做恐怖類型,因為瀚草本來就已經做得很好了。我自己反而是想做更年輕直觀、想做年輕人會想看的東西。當時公司有個荷爾蒙系列,剛好就是跟心馳、李中正在開發,都是喜劇。後來我提出了性喜劇這件事,本來老闆也想過要不要找北村豐晴導演進來一起,但我就說如果要做,我想做女生的性喜劇,因為男生的已經太多,但女生的卻是幾乎沒有人做過,市場上是很缺的!」

往一片全新的田地去踩自然讓人興奮,但也因此過去幾乎沒有可以參照的範例,他們也開始做了許多不同的功課,在開發過程中柯俋森和趙心馳的劇本討論也是「火花四射」。而他也坦承:「我有這個想法後就和心馳開始聊,開始著手做企劃提案,但真的是很感謝公司放手讓我們去玩,因為是全新題材、又是短視頻,做出來到底會怎麼樣,我真的沒把握。」

從美劇和田調開始 開始塑造出四個各具特色的女性喜劇角色

柯俋森直言,因為台劇甚且華語劇都沒有類似範例,他們的功課是從美劇做起,他也提到:「一開始也看過 HBO 像《女孩我最大》(Girls)等喜劇,但發現它比較寫實,而不是輕喜劇,所以就一路再找各種不同可能。田調過程中也發現年輕女生共同講到在看的劇則是《破產姊妹花》(2 Broke Girls),我們也去參考,去思索為什麼大家會愛看。」

為了更貼近年輕族群,田調過程柯俋森親自跑東區找年輕人會去的幾間店抽樣開始問,先從平常看什麼樣的劇、喜歡什麼樣的概念、對感情或其他共同話題開始聊起,最後才能小心翼翼切入他的真正田調主題:「年輕世代女孩對性的概念是開放的嗎?性對你們而言是什麼?」

柯俋森坦言:「當時確實遇到一個女生,就是後來劇中 Jessica 的原型。她說我為什麼要交男朋友?我一個禮拜跟七個不同的男性朋友相處,有人會買東西給我、有人會抱我、有人可以跟我做愛,我要什麼都有啊,裡面也有人是有女友的,但也沒有關係啊!」他進一步說道:「以前都以為好像只有在小說或戲劇裡才有,但其實現在年輕人某種程度上對感情越來越『務實』,他們對情感和連結的需求可以透過不同的方式來得到。當然為了找到不同族群,我們也有針對較高學歷的國立大學去做田調,也和我們公司自己的實習生關起門來大聊,確實發現仍然有不同的觀念和態度存在,但也很夕女生是可以跟不同的男性維持不同的暖昧關係和親密狀態。」

同時他也笑說:「但在田調的時候剛好是《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當紅的時候,因為會跟她們聊看哪些劇,又同時可以看到她們很多人提到《三生三世》這部劇,然後提到男主角夜華如何深情、痴情,她們都是很羨慕或期待的。所以這就更有趣,我自己覺得她們對真愛還是很嚮往的,但現實面又很務實,所以選擇用不同的方式滿足情感的需求。」

而在田調經驗的累積下來,不但逐漸累積出年輕女孩在性上的不同角度與輪廓,柯俋森也提到:「我們以往都有點偏見,刻板印象中都覺得男生聊性會比較開放,但這次聊下來會發現女性聊性其實更會去講更多細節,反饋都很直向,直接就會聊到尺寸的問題、口交的方式等等。」

在田調告一段落後,柯俋森和趙心馳就先去把《破產姊妹花》幾季都完整看完,然後再試圖去拆解其間的節奏和結構,作為劇本開發時的結構參考範例。趙心馳則補充自己去田調和寫大綱時的心情,她自己是宜蘭人,所以回到宜蘭的大學去田調,她笑說:「我遇到一個學妹真的非常純樸,連我自己還在讀書的年代都可能沒那麼保守,但她居然觀念上真的超保守,所以我就想說讓其中一個主角是這種類型。」她也苦笑道:「我自己在寫大綱、討論故事的階段都很開心,但實際落本的過程卻很痛苦,因為要不斷去思考怎麼去抓年輕人的語言跟節奏,很痛苦。」

這對搭檔特別的地方也在於趙心馳是寫小說出身,柯俋森則是製片兼編劇,兩個人的工作方式也獨樹一格。趙心馳直言道:「從小說到劇本,因為小說真的可以寫很多內心轉折一整段,所以我寫劇本剛開始真的是寫一堆三角形,但那些都可能拍不出來或不需要拍。後來我就是想像完整過程的時候,會有一些三角形我自己演一遍,盡量只寫畫面和動作。」

所以他們在劇本上的分工基本上是由趙心馳把完整的故事始末先寫出來,柯俋森再從戲劇結構和拍攝角度去濃縮、重新建立架構,並決定要用哪些笑點以及把笑點和哏(Punchline)下在哪些點。當然在濃縮刪訂過程中是漫長且充滿挫折的,趙心馳苦笑道:「中間有段過程真的都在大吵,一直問為什麼刪這個刪那個,一度很灰心很難過。當時我想方設法去擠出笑點和節奏,但開會時就要面對 Eason 直接問這個你覺得好笑嗎?覺得笑點在哪?真的是很累人的過程。」兩人雖然覺得過程不堪回首,但現場的氣氛可以看出他們畢竟撐過來了,只是考驗還在後面。

柯俋森繼續說到:「開發過程一度終於把十集都兜出來了,很開心地拿給老闆看,結果老闆說我們的人設有點模糊,問我們要不要再去思考人設,不是只要有事件,而是人物本身還要有成長。當時的第一版是腦洞開得非常非常大,跟現在的差距很大,前前後後劇本磨了一年多,我們也一直在思考怎麼去形塑出這四個女生角色。」

劇本撞牆期一路撞下去,柯俋森回憶道:「當時到了已經差不多要進製作前置的時候,執行製片三木(林木榮)就進來,我就跟他說我想要一個表演指導老師,可以讓四個女演員很 free、很放得開,真的可以大聊性的。他就推薦了好好笑女孩的黃小胖老師,她專門做女性喜劇話題的脫口秀,這對我們在劇本、笑點和性喜劇演出上都有非常大的幫助。」

柯俋森笑道:「小胖老師第一天進來,就直接問所有女演員第一次性經驗是在什麼時候?當然大家一開始面面相覷,她就先分享自己的,再慢慢打開大家的心防,慢慢從聊性開始,到後面一路進到表演課教室。喜劇表演的重點之一也是怎麼去講出笑點(punchline),我們再把這個加回到劇本看怎麼去做,也跟表演可以連在一起,在這個過程中我們也重新定位整個人物跟角色成長。」趙心馳補充道:「像第一集的月亮杯也跟小胖有關,真實中被燙到的就是她自己,我們完全是把這段血跟淚的結合轉化到劇本裡頭。」

提到人設,柯俋森也特別解釋女主角李怡萱這個角色是如何生成的,他清楚表態道:「這次除了想做女性性喜劇之外,也是發現台劇裡即使是喜劇,特殊個性甚至有點瘋的角色類型都比較少見,因為大多數的投資方跟導演會覺得這樣觀眾不夠有代入感,但其實在美劇或韓劇都有,所以我們一直想創造出這種型的角色,我就想到要讓女主角怡萱是個學霸,說的不管什麼話都是引經據典。」他也笑說:「我想這個概念很容易,編劇寫的時候很辛苦。」趙心馳笑著附和道:「對,我就是不管要寫什麼,都要拼命 Google,但也沒想到像什麼性愛公式之類的真的有找到那些相關的資料,總之一切都要有佐證。」

另一位重要的女主角 Jessica 則是網紅,她對性非常開放,內心也渴望被關注。柯俋森提到:「因為很多實習生分享到很多網紅會講性事,所以我也去看。現在很多網紅可能為了點閱會去做很多大尺度的裸露、甚至會有超越 18 限的行為,但他們跟社會圈的連結、建立彼此互動的模式都是全新的。我也跟 17 直播交流過,他們也給了一些想法,來解釋這些人靠斗內賺錢,而他們的群眾為何會願意花錢,變成這個型態還蠻有趣的。但我們並不是要把直播跟性、金錢連結在一起,主要還是想傳達出她想被關注、被關愛的一面,其實很多自殺都是從臉書、直播第一線爆出來,其實那也是一種求救,背後對我來說都是要尋求關注。我們一方面想做女孩不但可以性開放,對性這件事也可以很自然、不要去妖魔化,希望建構出一個很日常、討喜也很立體的性開放的女孩,所以才會建構出這個部分。對網路社群上的年輕人來說,性是常碰觸的核心議題之一,在這樣向外開放的社群,性這個東西不會不能見光,就是很自然的、年輕人會樂於展現自己、開放出來講的。」

趙心馳也補充道:「在 Jessica 的部分我們很小心處理這一塊,不要讓性開放這件事跟直播賺錢有不當連結。」

至於最特別、也最跳 TONE 的女鬼角色又是怎麼「蹦出來」的呢?柯俋森坦言本來並沒有女鬼的設計,他解釋道:「一開始的設定純粹只是四個住宿舍的女生,但設定實在太常見了,而且最後一個角色也是偏保守的,我們一直覺得跟怡萱太像,跳不出來。本來只是在亂想,突然提到如果有一個人是鬼會怎麼樣?後來覺得這個概念很有趣,就想說用女鬼跟舊時代連結,她一出口就一定要講瓊瑤腔,每次出來就會給觀眾很強的印象。當然最後劇情上會發現她跟其他三個女生的連結性。」趙心馳笑說:「大家可以期待一下最後揭曉女鬼怎麼死的,我們故意讓她超有氣質,卻死得很沒氣質,也跟全劇主題相扣。」

從新導演、新演員到新的行銷與營收模式 除了劇本外也做了全新摸索

為了想要貼近年輕人、不出戲,柯俋森強調:「一開始在選演員時就是鎖定外型一定要像大學生,所以先鎖定詹宛儒,其他都是新演員。在演員訓練過程中小胖老師幫助非常大,我們的床戲都有先排過,至少讓李聿安學會怎麼先去相信對手,畢竟她以前根本沒有演過床戲,但這次訊息量非常大。一開始就先透過小胖老師的引導讓四個女生彼此建立了感情跟信任,後來他們也直接住在拍攝主景那間公寓裡,在同住的過程他們就自然建立了室友連結和一些互動的細節。」

柯俋森也直言:「最難找的角色確實是 Jessica,因為這角色會需要尺度比較大的表演,我們在試鏡的過程發現願意露得多的可能演技不太行,會演的又不願意尺度這麼大,對內容比較不太能接受。很幸運地我們最後找到李聿安,也許她不是傳統上大家想像很正、很受男生歡迎的正妹網紅,但這角色其實很容易一不小心就變得討厭,所以特質上還是需要討喜、真實、誠懇,讓觀眾相信她就是這樣的人,她是本於自己的想法去做這樣的選擇,而不是為了得到什麼東西才這樣做。」

導演也是另一個關卡,要處理女性議題又是喜劇,最後決定大膽起用《逃婚100次》的副導、女導演李湘郡。柯俋森解釋道:「因為是女性為主的戲,我一開始就希望找女編劇和女導演,確實遇到難題,女導演本來就比較少,拍喜劇的女導演更少,拍過性喜劇的根本就沒有,最後決定用李導也是蠻大的實驗,她確實沒有很多以前的CREDIT,所以劇組也思考如何用不同的分工去支援她。」

最後他也補充:「這次《同居吧!MC女孩》還有一個全新的嘗試,就是在行銷手法上。開發過程,因為知道是網路短視頻,所有受眾都是網路族群,去年開始就決定不要用傳統的方式去做側拍、花絮來行銷,所有的側拍內容都是短的,並放在TikTok抖音、iM上。」行銷專員卓庭宇補充道:「因為行銷要以短視頻為主,傳統側拍師的模式比較不適合,所以我找來非常擅長拍攝 IG 限時動態的片商朋友來擔任側拍,再找在抖音平台上非常厲害、人氣極高的耀樂進來做社群顧問。」在TikTok抖音上是「高中生男神」的耀樂年輕到才 17 歲,因為未滿 18 歲,跟瀚草簽約時還要附上家長同意書!同時拍攝現場四位演員的手機也都內建TikTok抖音程式,由耀樂引導教導她們該怎麼拍攝及使用 APP,也編了手勢舞等爆紅影片。柯俋森更進一步補充:「因為一開始就要做短視頻,我們片頭、片尾曲在設計的時候都有想到要做結合,包括音樂、轉場的 TONE 調都是做得像抖音,所以到行銷端是連貫的。」卓庭宇也略帶興奮地表示:「這次的宣傳也同時與TikTok抖音和 iM 這兩家短視頻平台都達成官方合作,是很罕見的案例。」

在播放管道上,只有 10 分鐘長度的《同居吧!MC女孩》將先在網路影音平台 KKTV 與 LINE TV 上映。柯俋森表示:「其實公司一開始就估計會是這樣的狀況,因為台灣短視頻的商業營收模式尚未建立,所以這部作品算是想測試網路市場的水溫,再去看能有哪些回收模式與契機創造出來。所以投資時本來就是公司主投,先用總製作 600 萬去嘗試,也感謝黑帽影業看了企劃就決定投資。在談網路影音平台的部分,KKTV 是最早對這個題材展露興趣的,LINE TV 則是一直跟瀚草有十分密切的合作,所以這兩個平台都很快確定。在這兩個平台之後,十月份也會後上 CATCHPLAY ON DEMAND。」

最後回歸到原創面,柯俋森總結道:「《同居吧!MC女孩》從短視頻出發,包袱沒有長劇來得大,不是要溝通太大的議題或太深的概念。台劇其實比較少這種投直球的作品,回到短視頻來講,其實好笑或不好笑,觀眾是立刻就有反應或沒反應的,要把短視頻的節奏和模式跟戲劇相結合,挑戰性是很大的。但這次的嘗試就是希望看有沒有機會讓年輕觀眾找到適合的、比較短的、比較輕鬆的、即使在零碎時間也可以收看的內容。」編劇趙心馳則是回到女性創作者的角度闡述自己的創作理念,表示:「其實從一剛開始的時候,就希望每一集都有很直接的議題。像第一集的月亮杯,就是要講女性對陰道的自主權。希望每個女孩可以勇敢做自己,性這件事可能是一個輔助,讓你了解自己的身體由自己決定,除了性以外還有其他的身體自主權,都應該由自己決定。」


【成為重擊會員】

熱愛影劇的你快訂閱重擊電子報加入會員吧!重擊會員將可以收到每週精選內容和編輯室報告,到年底前還有特映會、講座、電影票等專屬好禮,週週抽週週送🎁

訂閱電子報成為重擊會員請點以下連結:http://eepurl.com/gfJSjb

關於作者

Maple

唸過台大外文、台大台文,都成了逃兵,現為自由寫手,從企劃編劇、影劇評論到採訪紀錄,只要是喜歡的東西無一不能寫。

訂閱
最新訊息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