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噬罪者》男主角莊凱勛:從想拿獎的拼命三郎,走向自由發揮的收斂

0

採訪撰文/Maple : 圖片/公共電視提供

作為少數身影遍及電視劇、電視電影及院線電影的台灣演員,雖然還沒有正式拿下金馬獎最佳男主角或金鐘獎連續劇最佳男主角,已拿下金鐘迷你劇集/電視電影的男主角和男配角雙料獎項的莊凱勛,無疑已是許多人心中真正演技實力派的影帝。北藝大戲劇系畢業後的他,接演的角色多半有著正邪難言或社會邊緣性的角色,而已演過無數公視電視電影的他,這次卻是他首度在公視連續劇獨挑大樑,在《噬罪者》演出更生人男主角王翔的角色,這次以十三集的篇幅詮釋起邊緣更生人的角色,對莊凱勛來說接戲的動力和挑戰之處又在哪裡呢?

貼近生命經驗的小人物 從兄弟關係出發

談起過去莊凱勛接演的角色,除了開啟他輝煌電影路的《志氣》裡的熱血教練外,從《樓下的房客》、《目擊者》到他得獎及入圍的電視電影如《回家路上》等,多半是身處於社會邊緣或遊走在道德灰色地帶的角色,這樣的角色選擇究竟是偶然還是身為演員的自覺呢?

自認是「鄉下小孩」的莊凱勛坦言:「我自己是彰化人,坦白說我確實比較喜歡接小人物、比較草根一點的角色,覺得比較貼近我自己的生命經驗、比較真實,我也希望能藉由好的故事去讓更多人看見他們的掙扎。」他也直言:「高富帥已經有太多人可以演了,對我來說那其實還好,反而是這些小人物或邊緣人,他們生命的複雜度和厚度,是我一直都很想去挑戰的。」

這也讓人好奇,《樓下的房客》裡的變態偷窺狂也是他想挑戰的道德邊緣嗎?問起《樓下的房客》角色,莊凱勛倒是露出難得的笑容,帶點影迷般的可愛誠懇說道:「那倒不是,當時光是想到可以跟兩大影帝任達華、李康生同台演出,我就真的很想演啊!覺得這個機會太難得了。」隨即他也正色解釋道:「當然最重要是一開始團隊就有柴姐、崔導和九把刀這樣的鐵三角,我相信這個作品一定會優秀,再加上可以跟兩位影帝合作的經驗,所以我就決定參演了。」

所以回到《噬罪者》,探討更生人這樣一個複雜角色的故事,確實是莊凱勛原本就有興趣、也認為能夠演出這樣的角色可以給予社會更多意義的作品,但他卻不假思索地說:「最初會想接這個劇本,除了更生人之外,更多是因為我在這個王翔角色上看到我自己的哥哥。」

劇本中王翔是個處處照顧弟弟,個性持重壓抑的兄長,弟弟王杰則是做事比較欠考慮、比較自我的個性。莊凱勛分享道:「我自己跟哥哥的關係,就很像王杰跟王翔,我從劇本裡面看就好像看到我們自己兄弟。」他隱約帶點淡淡的慨嘆談起自己尊敬的兄長:「我哥哥是個傳統家庭的長子,他從小就是非常自覺這個身分和責任,所有事情都是先為別人著想,自己的需求和想法都是很壓抑,很多事情他去做可能並不是因為他想那麼做,而是他必須要那麼做。相反地,我自己其實是個任性的弟弟,想幹嘛就幹嘛,甚至也包括演戲這個選擇,年輕的時候我其實是很少對家裡負責的,所以從小其實大家都會跟我說你要多學學你哥哥。」然而幼年和少年時期的兄弟關係卻有了意想不到的變化,莊凱勛帶點落寞地說起:「但年紀漸長之後,哥哥當年為了對家庭負責走了當時大家都說應該走的路,沒想到當年學的技術出社會後很快地用不上,他其實是失落的。相對的,這幾年可能我演藝事業漸漸上軌道,反而變成家裡人可能會去談論的,我相信他心裡是很複雜的。」

莊凱勛因此感性地說道:「我想演王翔這個角色,最根本是因為我在他身上就是看到我自己的哥哥,我在演出時候想的也是我哥哥。」除了更生人的議題外,莊凱勛在《噬罪者》的演出,更像是一封寫給自己哥哥的情書,或者對哥哥最高的致敬。

從想拿獎的拼命三郎 走向自由發揮的收斂

從哥哥談起,感受得到莊凱勛對於家庭和家人的重視,他也神情溫柔地提到:「生了小孩之後真的人生完全不一樣了,很多想法都改變了。」他彷彿邊思索著他身為人父一路走來的心情,慢慢分享道:「有了小孩之後,有一個需要你全心去呵護的人,很多人生的優先順序都變得不太一樣,很多以前的執著差不多在同時間開始慢慢地放掉。」

身為一個眾所周知敬業且認真的演員,莊凱勛淡淡帶過他過去為戲受過的傷,和承受過的心理壓力,他只說:「但這些都沒什麼,演員本來就是這樣。」有趣的是才剛進入前中年的他,口吻中卻帶點歷盡滄桑和審視演員前半生的自省,他直說:「以前演戲真的就是很用力,真的會很想拿獎,我自己去檢視很多以前的演出,都真的太過了、太用力了,完全是 over-acting。」

他甚至無比坦白地說:「其實在我生涯中最困難的一部戲就是《目擊者》,當時我跟程偉豪導演討論非常久到底應該怎麼演,因為那是一個很類型化的故事和風格,類型化的演出其實跟一般演出不太一樣。但因為台灣也沒有太多前例或經驗可循,所以我們自己都不知道該怎麼做,我拍攝過程真的都不知道我在演什麼。但最後導演剪接完的成品是好的,大家也喜歡。所以我常常覺得演技有時候不只是演員自己而已,是包括導演的、團隊的,才有最後的成果。」

認為自己過去幕前演出常常太用力的他,其實過去在幕後可能還要比幕前「更用力」。他提到自己心境改變、放下得獎和爭取他人肯定的執著後,看待劇本的方式也有了改變,他說明道:「以前我對劇本是完全用舞台劇的方式一行一行寫筆記,每一個字一個字都要牢牢抓住,不放過任何細節的人。」但最近一、兩年他開始嘗試新的方式,讓自己更自由,試圖不被劇本所局限,他解釋道:「現在我接戲會先把劇本全部看過一遍,然後就先放下。拍攝之前我看我要拍的那幾場戲,我也不是一句一句台詞去背,更重要的是理解那場戲的情緒和始末,現場我會試著不去預設對手演員會講什麼,也會不照劇本發揮,因為我覺得這樣才是真實的,你在真實的人生裡根本不知道你自己下一句話會講什麼,更不會知道對方下一句話會是什麼。」

受過舞台劇和戲劇系紮實訓練的莊凱勛,現在的演出已經有點即興的意味,但如此一來和《噬罪者》女主角夏于喬之間的對戲會變成什麼樣子呢?莊凱勛坦言:「她很不習慣,因為她背的詞都用不上,但我們慢慢磨合,有時候如果真的接不上來,我可能會繞個圈然後回到本來的詞上,下一句又再岔出去,慢慢去調整。」

事實上全劇最讓莊凱勛印象深刻的戲,就是和女主角夏于喬闊別重逢的第一場戲。莊凱勛解釋道:「那場戲非常難,我雖然沒有台詞,但心理時間是從十幾年前一路想到現在,心裡轉了多少個彎,我要怎麼在那短短的時間裡表現出來?我掙扎了很久,最後還是保留了把心理時間和完整的情緒回憶表演出來的整段演出,再讓導演去決定要留多少。」

對於《噬罪者》,莊凱勛除了希望透過他的演出致敬兄長,也讓更多人注意並去了解更生人議題之外,他還提到一個自己十分敏銳地看法:「我覺得能演出《噬罪者》這樣的劇還有一點讓我很高興,就是今年從《我們與惡的距離》到《噬罪者》,我們終於看到商業和藝術能夠並存的可能性。過去台灣的戲劇好像商業和藝術分得很開,商業劇好像就只能談愛情、只能夢幻,比較寫實的好像就只能很藝術,但這次的劇雖然有社會議題和寫實性,但劇本還是好看、吸引人的,我覺得打破藝術和商業二元化的疆界是很重要的,從《噬罪者》可以再次看到台劇也有這樣的可能性。」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

訂閱
最新訊息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