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影評/《 阿拉丁2019 》:另類又難以評價,新舊選擇間的掙扎難題

0

幾部電影下來,迪士尼的經典動畫真人翻拍系列似乎有兩種截然不同的路線:盡量終於原作,僅在特定細節加以微調(《仙履奇緣》、《美女與野獸》,目前看來今年的第三部系列作《獅子王》),或者以原作為基礎,但在合理範圍(適合全家觀賞)內加入個人色彩(年初的《小飛象》)。

夾在兩者中間,《 阿拉丁2019 》處於一個奇特的狀態:多數時候,《阿拉丁》皆選擇遵循動畫內容,無論歌曲或編舞(特別是洞穴裡的精靈登場)都以經典重現為主,但三不五時,通常跟威爾史密斯的精靈有關,又如此特別、如此另類,如此…另闢蹊徑,以至於好壞在此似乎更接近喜好的差別,很難說這樣的嘗試是成功或失敗。

先就忠於原版元素的部分來說,新版和原始素材間似乎存有某種隱微又清晰可見的距離,無論是異國城市的壯闊、魔法洞穴的壯觀,或金曲新唱的詮釋,都只能說是差強人意,很難說是不折不扣的成功。導演蓋瑞奇頻繁使用高速攝影的結果讓偶爾的動作場面相當緊湊,歌舞段落眼花撩亂,實際的製作質感卻有待加強(魔法洞穴更為明顯)。在幾位主角裡,娜歐蜜史考特的茉莉公主無論氣質、演出或歌喉都最為出色,只要有其出現,整部電影總能在一瞬間變得光芒萬丈,相行之下飾演阿拉丁的梅納馬蘇德只能說普普通通,歌喉有相當的進步空間(特別是在〈嶄新的世界〉的對唱下落差更為明顯)。至於馬文坎薩利的賈方…不提也罷。

一如前述運用高速攝影拍攝的歌舞,新版《阿拉丁》做出了幾個明顯改變,但效果很難說是「明顯有差」,還是「成功有差」。就相對失足的部分來說,本片不知是否為了要跟上時代,在劇本裡加入不少針砭時事的與女性意識覺醒的元素,效果卻往往顯得突兀(茉莉公主的新歌無論拍攝或曲調或內容都像是跑錯棚)或虎頭蛇尾(整個國際關係的故事簡直像是中東版談話性節目),最後高潮的對決也給人意興闌珊的無力感。

不過整部電影的成敗,還是決定於威爾史密斯的精靈身上。可以肯定,對比舊版的羅賓威廉斯,現在更接近嘻哈版《全民情聖》的史密斯選擇用截然不同的角度詮釋角色,讓精靈顯得更現代、更隨性,更…痞,一下子說不出來的怪(只要飄在空中的時候都很怪),一下子違和(在皇宮把妹的時候),一下子又散發出難以跟迪士尼動畫改編聯想在一起的旺盛活力(整個阿里王子初登場),更別說其與馬蘇德之間的奇特火花,莫名相當具有可看性。

可以說,比起相對固守基本盤的《美女與野獸》,或低空飛過的《小飛象》,純就企圖心來說,《阿拉丁》可能是至今最有意願要開拓新局的動畫電影真人改編,不過至於執行成果,恐怕只能說不同觀眾自有體會。

關於作者

Philip

生活環繞電影、影集、古典樂與吃喝存在的不務正業上班族。努力做一個假文青,但每每淪為不甚好笑的脫口秀藝人。經營有 P is for Picture 。

訂閱
最新訊息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