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公視新創電影《疑霧公堂》製作人陳思宇X導演李運傑:一齣鮮少人敢挑戰的時代劇

0

採訪、撰文/娛樂重擊副總編輯 徐佑德 ; 文字整理/蔡曉松、楊詠鈞

公視新創電影佳作不斷,近期令人注目的新作《疑霧公堂》敘述清末在台發生的林文明事件,官拜二品副將的霧峰林家家主林文明,被斬殺於公堂之上,本案亦被稱為「台灣刺馬案」,如今被改編為:《疑霧公堂》。不僅如此,本片更有歷史紀錄片《阿罩霧風雲》團隊加入本次製作,劇組班底多有重疊,將寫實考據的風格帶入戲劇創作,推出虛實交錯的精彩作品。

由《憤怒的菩薩》歷史顧問與編劇陳思宇(亦為《阿罩霧風雲》歷史研究員)主導,搭配混搭美式類型風格的《角頭》導演李運傑合作,燈光則找來《台北歌手》的陳冠廷,幕後團隊陣容堅強、令人期待。主視覺圖曝光後,馬上在文學與影視同溫層中掀起討論,可見台灣觀眾對於作品的熱烈關注,而在這個鮮少有人深究的台灣歷史懸案背後,有哪些不為人知的內幕?劇組團隊又該如何呈現「是誰殺了林文明」的故事經過?重擊將透過訪問本片製作人陳思宇與導演李運傑,來向大家介紹這部作品的幕後點滴。

《疑霧公堂》的起源

「首先,我自身是歷史出身,任何人對台灣史研究略有涉略就會知道此事件,在 1870 年代當時相當轟動。然而,一旦離開學院,在外頭幾乎是沒有人聽過這個故事,顯而易見,台灣人身上的歷史記憶是有缺失的。所以,我們也認為這個案子有執行的價值,而故事本身又相當具有戲劇性,可以用來吸引觀眾對歷史的關注。」談起創作源起,陳思宇如此說明。

電影在內容的題材開發上有兩點,第一是熟悉的時代背景,第二就是懸疑的故事內裝,這部電影就希望將這兩個部分精準地整合起來。陳思宇說明,去年有拿到文化部的旗艦計畫,所以成立一個網路平台,叫做「疑案辦」,專門找尋台灣各式各樣的疑案的題材。那時候就找到這個案子,後來決定將此案規劃成影視作品。那時候在思考的,是這個東西要朝向什麼方面前進,如果要做成電影,台灣比較難有大型電影的補助預算。剛好公視每年都有一個新創電影的徵案,就討論出用新創電影的方式來做嘗試,同時,自己團隊背景的組成也多是考證歷史出身,加上自己本身也有跟台灣藝文圈中一些專精推理小說的作者有合作,覺得可以將這兩個部分整合在一起,就把目標鎖定公視新創電影的投案。

「當然,連我自己都會質疑,真的拍得出來嗎?」陳思宇回憶,《疑霧公堂》是公視今年收到新創電影的劇本裡面難度最高的,但公視還是願意給它一個機會,執行時間大就從 3 月開始,到 10 月左右劇組殺青結束,拍攝期總共花了 14 天進行,前置則花了一個半月,陳思宇坦言,起初因為尋找導演,演員都必須要在行程上做配合,但演員們都十分敬業,在準備期間盡可能地熟讀劇本,一進拍攝期就直接進入狀況。作品是 9月底開拍,拍攝前都經過事前規劃完整才到現場執行,劇本在現場也不做大規模變動,演員亦都事前消化好劇本,所以狀況非常順利,按部就班到位。

如何在現代做出基本的美術陳設?

我們進一步問到時代劇最困難的問題:「地點去哪找?」《疑霧公堂》是台灣清末的題材,如何在現代做出具質感的美術陳設?演員又是否願意在造型上做犧牲(譬如剃頭)?陳思宇回答,美術與造型一開始就會遇到一些困難,於是運用以往拍攝古裝的資源, 但礙於預算方面,最大困難是在場景的部分,一開始就有想過是否要用實際場景拍攝,但勘景後發現困難重重,因此透過歷史背景根據去尋找類似的替代場景,後來主要場景尋訪到和美的道東書院,形式非常接近但還是需要一些歷史背景來做判斷,所以說,前期工作的歷史考據準備都是相當必要的,這方面幫了許多忙。

美術陳設部分,一開始較為糾結要如何執行,場景如果在公堂,是不需要太過複雜的陳設,但角色造型原本就希望要走極端一點的路線,後來認為讓每個角色上都有個符號出來更為重要,每個角色不同的身分,也要有對應不同的氣質。當然,最後的部分還是要靠演員演出來,選角就花了很大心思,找了專業選角顧問──也是本片編劇林欣怡,幫了很大的忙,造型與口條都是重點,選角時就有思考,希望主要角色都能有具備一定的台語能力,也因為前置期沒有辦法太久,整個過程就有些陰錯陽差。像是演員蘇達的檔期原先不行,後來因為整個劇組的檔期都往後延,才剛好對上,他本人很了解整個故事背景跟架構,所以之後一切都水到渠成。總體來說,陳思宇肯定演員的整體表現,但許多演員用台語拍攝相較沒有經驗,所以後來有讓演員們親身加入後期配音工作,矯正發音,表演效果都更提升。

怎麼利用鏡頭語言做出懸疑感?從四人視角切入

「這次劇組分工的狀況,整個劇組的營運方式好比大聯盟。」陳思宇解釋,事前都規劃好,現場調度就會直接由導演或製作人來進行,可以省下許多時間。做時代背景,最重要就是燈光跟美術造型,好險找到了林木榮來擔任製片,在很多細節盡善盡美,最後成果相當出色。音樂部分,也會與傳統的弦樂不同,整體會比較現代,也會嘗試呈現比較懸疑的配樂風格。

李運傑則提到,以  600  萬的預算來說,執行古裝劇不算寬裕,所以劇組不搭景,懸疑片的重點是放在氛圍上。因為一開始就已經決定要用高低光或高反差來做效果,影像風格已經確定,所以,燈光師在勘景時就會直接先看周遭燈光狀況,預先規劃演員的走位,事先討論如何執行,到現場的效率才能提升。

李運傑特別強調,演員聚在一起都有個別的演戲習慣,而台灣又常常會有一個狀況,是接一檔戲之前可能還會有別的戲,兩檔戲的風格跟氛圍是完全不同的,這時要優先處理的,就是讓所有演員的節奏都趨於統一。「就像一個交響樂團一樣,就算每個樂手再厲害,聚在一起亂掉也沒用。」他說,因為這是古裝劇,所以要讓演員咬字節奏先放慢,節奏調性才不會亂跑。

此外,兩人也補充,《疑霧公堂》最大亮點之一,就是羅生門式的懸疑氛圍,從四個嫌疑人的角度去看這樁歷史公案,最麻煩的是要先搞清楚這四個人的視角,如何使用四個不同的視角,在拍攝的時候就必須讓不同觀點非常清楚。不做過多花俏的呈現,拍攝目的是要服務懸疑,提早建立共識就顯得重要。本次編劇包括《憤怒的菩薩》許肇玲、編劇麥智埕、還有擅長於類型作品的呂繼先一起完成。「我們劇組的優勢是對歷史事件的了解,夠了解脈絡,了解在那個時候講這樣的話、做這樣的表現,怎樣材會比較合適,並根據故事基本脈絡,對整個劇本進行優化。」兩位特別提到,對新創的想像是透過新題材、新敘事方法,讓導演與編劇的創意能有一定發揮,但對觀眾的觀影感受來說可能會是一種挑戰。四種角度的分場必須非常細,幾位編劇對台語沒有太熟練,最後決定先用國語寫出劇本,再找台語老師做後續修正。

李運傑透露,自己之後會有警匪片的後續計畫,陳思宇則是打算繼續開發歷史作品,希望尋找有趣、有深度意涵的歷史故事。在這次執行的過程當中,大家的理解都是一起嘗試新東西,也要讓觀眾有新感受。而陳思宇更進一步提出,邁向時代背景與懸疑的整合走向,應該會是接下來的市場趨勢。


2019 泛.知識節 要來了!

如果要辦一個台灣影視盛會,那會是什麼樣子?娛樂重擊想把有才華的導演、製作人、台灣OTT平台相關人士找來,再加上特映。今年娛樂重擊想像就即將發生在 泛・知識節。我想藉由一連串與第一線、最有才華的影視工作者的分享,讓聲音被聽到、讓我們藉由溝同找到通往下一步的方向。

這次與會的有以《濁流》入圍多項金鐘、以《紅衣小女孩3》破七千萬票房、善於類型與美式電影語言的導演莊絢維、以《角頭1》創造8000萬票房擅長類型混搭的導演李運傑,台灣繼《雙瞳》《詭絲》之後最正宗恐怖片《屍憶》,也創下 Netflix台劇最高版權金《魂囚西門》的導演謝庭菡。執導《林投姐》、《靈佔》、Line tv年度大戲《靈異街11號》的導演洪子鵬。

再加上質感超驚人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製作人林昱伶,巧克科技新媒體一手打造起來的劉于遜執行長、公視總經理曹文傑女士,以及台灣最特別藏寶無數,以紀錄片類型主攻的giloo 紀實影音的鄧兆旻與施俞如 一起前來分享。外加台灣難能可貴的時代劇《疑霧公堂》特映,外加製作人與編劇一同來分享。

你心動了嗎?快來2019泛知識節:http://bit.ly/2GVAJEX

 

關於作者

徐 佑德

泛科知識副總編輯,也是娛樂重擊主編。大學就讀中國文學系,主修現當代文學。以大量電影,英美影集,國內外音樂填飽自己。熱衷閱讀、思考與嘗試新鮮事。偶爾作風老派,被歸類為學院派。

訂閱
最新訊息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