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影評/《怪獸與葛林戴華德的罪行》:粉絲限定、華麗疏離的極致燈光秀

0

某種程度上,可以說《怪獸與葛林戴華德的罪行》(以下簡稱《葛林戴華德的罪行》)是一部非常後現代的商業鉅片:過去雖有《帝國大反擊》或《魔戒》系列電影作為先驅,但隨著 X(X代表亂數)部曲系列和電影宇宙蔚為風潮,現在一部電影似乎已經不需要做為「一部」電影,不需要有開始、不需要有中段、不需要有結尾,只需要對過去系列的知識作為根基,以及對系列的喜愛作為嚮往,其他的一切都只是彩蛋和驚喜。過往藝術片常出現的小說式結構、迂迴曲折的敘事、影像與劇情的剝離,在《葛林戴華德的罪行》可說是一應俱全,讓這既是今年製作上最精緻的電影之一,卻也可能是最讓人困惑疏離的商業作品。

經過《怪獸與他們的產地》的冒險,關心怪獸比人類多的紐特回到英國,繼續照顧自己皮箱中的種種奇妙生物。但當過往恩師鄧不利多找上門,紐特被迫重新踏上冒險之路,與熟悉與陌生的盟友一同對抗邪惡勢力,甚至捲入關係整個人類世界的魔法陰謀。

做為計畫中五部曲的第二部,整個《哈利波特》相關魔法宇宙的興衰存亡,儼然落到了從小說轉戰編劇的 JK 羅琳一人上頭,同時身兼創世主與救世主二職。若說《怪獸與他們的產地》不過是鋪陳另一個史詩故事的牛刀小試,《葛林戴華德的罪行》則讓羅琳擁抱其內心中對於世界建構的著迷,舉凡過去《哈利波特》出現過的元素(意若思鏡、變身水)、角色(納吉尼、巴黎避難所主人),乃至整個電影宇宙的史觀,以及首集所登場的人物和奇珍異獸,個個都是心頭好。

但不知是想說的故事太多而時間太少,或者小說之建構跟劇本之執行完全是兩碼子事,《葛林戴華德的罪行》敘事上顯得臃腫雜亂,同時要交代至少七個角色個別故事的結果,便是人人都有登場時間,卻沒有任何一條真正的主線,或觀眾可以理解的核心敘事:片名是葛林戴華德的罪行,但葛林戴華德的罪行是什麼?系列叫做《怪獸與…..》,但紐特與這一切有何關聯(除了可以帶出各種視覺奇觀外)?故事似乎在鋪陳葛林戴華德與鄧不利多的宿命對決,但按照過往敘述,兩人要到 1945 年才一較高下,現在不是才 1927 年嗎?甚至,本片的調性也因此雜亂無章,時而像是魔法史詩,時而像是浪漫愛情喜劇,時而像是家庭倫理大悲劇,彼此之間切換毫無邏輯可言,更加深了個別敘事與電影做為整體的斷裂。

以上問題延伸到演員身上,也讓本片的演出除了短促的第一印象外,幾乎沒有任何發展與敘事軸線,宛如巨大敘事棋盤上的棋子,隨著故事移動,卻永遠走不出格線。但假若上述這一切讓人讀起來覺得是深度、宏大、複雜的代名詞,或身為系列粉絲跟電影有關的一切本來就是基本知識,則好消息是《葛林戴華德的罪行》還是有著整個系列一貫的高製作水平。大衛葉慈動作調度上是沒有太多長進,但六部電影下來所建立的視覺語彙卻是一貫的精緻典雅,從活靈活現的怪獸、不同外型角色的混搭、法國魔法部等場景的建築風格,乃至重回霍格華茲心裡的那份悸動,已經足以讓人想起過往美好。

在本片將近尾聲的部分,有一場危及整個城市的危機,經過主角們的努力,終於化險為夷。但危機本身來的莫名,負責帶領眾人對抗危險的角色全片只出場不到五分鐘,中間跟怪獸毫無關聯,實際解決的方式也是再方便也不過。這場戲基本上便是本片的縮影:概念沒有太多問題,但執行起來讓人不知所云,各種元素加在一起彼此抵銷,成了一場華麗炫目的冷光燈光秀。《葛林戴華德的罪行》不能用差勁形容,只是很難想像這是一部電影。既然兩位傳奇巫師的對決還有將近二十年、三部電影的時間,也許可以讓觀眾先在乎世界與人物的安危才是比較重要的。

關於作者

Philip

生活環繞電影、影集、古典樂與吃喝存在的不務正業上班族。努力做一個假文青,但每每淪為不甚好笑的脫口秀藝人。經營有 P is for Picture 。

訂閱
最新訊息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