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馬影評/《風中有朵雨做的雲》:打磨風格與探索大眾接收度的精湛嘗試

0

文/橘貓

電影開場很美,像是一張婁燁的名片。北江沿岸上望去的煙雨迷濛,一對男女在岸邊野合,荷爾蒙激升至高處,卻突然在草地上摸見腐屍,嚇得小情侶倉皇而逃。空景、性、死亡。婁燁的電影印象,似乎就在短短幾分鐘之內被推到觀眾眼前。

風中有朵雨做的雲》是中國導演婁燁在 2018 年完成的劇情長片,電影片型無限逼近一般對「黑色電影」(Film noir)的想像。一個是非分明的怒氣刑警,在拆遷抗爭現場維持秩序的時候,介入一宗當下發生的兇殺案,他開始追查兇殺案背後的關係人,過程中逐漸發現背後的關係千絲萬縷。加害者與被害者、是非善惡、道德倫理皆已錯位。刑警循線向前,最後的疑點指向一個在五年前失蹤,名叫「連阿雲」的神秘女子。她是多位涉案關係人的好友,在五年前神秘消失無蹤,而有人表示曾在命案現場再看到她的身影。

情節單純,敘事上則刻意打亂時序,交叉過去與現在,並在刑警緝案的主線中,穿插各個關係人的背景故事,協助觀眾釐清事件背後複雜難解的人物關係。用一個糾纏的人物情感連結,去描繪一個大時代背後的真實想像,在王傑〈一場遊戲一場夢〉的歌聲中,故事實是從一位名叫姜紫成(秦昊飾演)的商人出發,描繪中國在經濟起飛路程中,一段纏繞貪婪、情慾、妒意的人物關係。電影中又以中國女星宋佳演出死者妻子林惠的表現亮眼,從青春活潑的少女到風姿綽約的婦人,背後卻暗藏隨時崩解的心理防線。慢慢透過時間層遞將故事的悲劇魅力發散。在眾星環伺中,發揮出特別的表演魅力。

婁燁在《風中有朵雨做的雲》有另一個有趣的探索,開場的城中村抗爭戲,工人、民眾、警方三方鬥毆,以混亂、高壓的運動場面,去展開後頭的人物故事。婁燁打造抗爭現場,鏡頭並未刻意穩定畫面,在一觸即發的暴力衝突中,開篇就將經濟發展必然矛盾的「結果」上呈給觀眾,而背後爬梳人物心理情結的「原因」,又慢慢把這場悲劇的起源一步步向前推導。破碎的時序中,觀眾跟隨主視角人物向前查案,卻又一面必須理清人物之間糾纏的心緒,帶來類型片慣有的趣味。

有趣的是,《風中有朵雨做的雲》在 2018 年金馬影展放映的版本中,還是會見到許多「規避敏感」的痕跡。包括曾為媒體焦點的港星陳冠希,在片中演出一名香港私家偵探,以劇情鋪排來看,戲份不少,在電影中卻常有「只聞其聲,不見其人」的狀況出現,究竟為身分敏感,又或是導演有特殊的藝術考量,或許還要等未來電影進入中國商業市場的院線版推出後才能進一步細究原因。

《風中有朵雨做的雲》或可說是婁燁打磨風格與探索大眾接收度的一次嘗試,開場混亂的動作場面中即暗藏張力,衝突爆發的車禍現場更在結尾一口氣帶故事衝向高潮。故事懸念在劇本中存在感強烈,又有婁燁一貫迷離的影像氛圍輔助,富觀賞價值,纏繞在角色間的懸念,要對應回故事背景,才能再看出電影反映的時代變化。女主角名叫阿雲,令人想起作家畢飛宇曾在代表作〈青衣〉中如此描寫女性:「飄到任何一個碼頭你都是雨做的雲」。嬌柔的女子形象同時滿足類型片神秘女子的想像與文學美感,然都市高樓升起,做雲的雨似乎也蒙上一層陰影。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

訂閱
最新訊息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