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第 40 屆金穗獎策展人胡延凱:穩定朝短片界金馬獎邁進

0

文/Maple

甫落幕的金穗獎今年已經「高齡」40!在影視圈中無疑已是響噹噹的名字,就「輩份」來說更是僅次於金馬與金鐘兩大獎項,已作育無數新銳導演。但對於一般觀眾來說,對於金穗獎的品牌定位、如何接觸到金穗獎入圍及得獎作品,相較起來可能較不熟悉,因此娛樂重擊特別在金穗四十之際,特別專訪已接掌金穗獎 3 年的策展人胡延凱,讓更多觀眾了解金穗的內涵及目標。

四十年如一日的創辦精神 為何又如何獎勵新銳

回顧 40 週年的金穗獎,創辦已是 70 年代、「三廳電影」與「二秦二林」獨霸電影市場的年代,胡延凱表示:「當時新聞局會設立金穗獎,就是因為意識到不能只有主流商業電影,應該培育不同於主流的年輕創作者,特別成立此獎來獎勵富有獨立創作及實驗精神的作品,鼓勵影視創作的多元發展。」

就其成立的宗旨來看,其實就會發現金穗絕不只是獎勵學生,胡延凱笑說:「其實金穗獎是台灣最大、最專業、完全以短片為主題的影展,但因為獎勵實驗創新的特色,大家對金穗獎的第一個印象就是培育新銳學生導演,不只是一般觀眾,有些影視圈內人也有誤解金穗只鼓勵學生導演,但其實不是,只是因為每年台灣短片來源的大宗就是畢製,對所有畢業製作來說金穗都是作品被看見的第一步,也被視為取得進入電影圈的門票,所以許多金穗作品都是學生導演的畢製作品。」

雖然金穗的品牌定位是優質短片影展,也確實分為社會組與學生組競賽,但基於獎勵創新的獎項精神,為了不重複獎勵已臻成熟的影像創作者,確實也設立了「畢業門檻」。胡延凱清楚地表示:「金穗獎排除的資格很簡單,只要導演已拿過長片輔導金或拿過兩次金穗獎,就算是正式畢業的學長姊,未來不能再參加競賽,但可以再帶作品回來觀摩,所以這幾年我們也不斷希望開拓觀摩單元的規模與影響力。」以金穗四十來看,以《只要我長大》拿下台北電影節三大獎的陳潔瑤和以《最後的詩句》拿下多項金鐘入圍的曾英庭,就各自是因為已拿過長片輔導金與兩次金穗肯定,而進入觀摩單元的優秀金穗「學長姊」。

在鼓勵新銳人才的前提下,金穗獎在評選個人獎項上也有獨到眼光,每年都是由評審團統一就當年所有入圍影片共同討論後,再就特殊成就作頒發,所以每年都有彈性頒出「新獎」。胡延凱解釋導:「像去年奇幻風格的《愛在世界末日》視覺表現讓大家眼睛一亮,我們就特別頒發了美術和攝影個人獎項。」


最有趣的案例之一,必然要提到第 37 屆金穗獎頒發「最佳製片獎」給《神算》的劉瑜萱。胡延凱坦言:「其實綜觀國內外獎項都沒有人在頒製片獎,但有些影片的成功,看得出並不只是導演一個人的功勞。那年金穗評審從《神算》短片的整體品質與劇組組合,以及作品如何克服執行上的困難等角度來評估,認為《神算》的成功製片其實居功厥偉,才能用該預算做出《神算》程度的品質,所以才決定頒給劉瑜萱『最佳製片獎』,我們認為這個獎項其實很有意義,所以也持續進行頒發。」

而今年以摔角選手為題材的動作片《閃焰假面》拿下學生組最大贏家,同時囊括最佳劇情片、最佳動作指導和最佳製片,就是因為拍攝動作片的技術門檻與困難度很高,金穗評審整體評估完成度後,同時頒獎三個大獎,希望讓更多人注意到這部作品。胡延凱特別解釋道:「今年不但製片獎頒給《閃焰假面》,也是首度頒發動作指導的獎項,連導演自己拿到獎都很訝異,我們會特別頒發獎項是因為注意到這位導演黃泰維其實同時做了好幾部作品的動作指導,而且成果都很不錯,也已經在幫《紅衣小女孩3》擔任動作指導,絕對是這幾年不能忽視的名字,所以我們想特別讓他趕快被看見,也希望他很快可以進入金馬獎的提名名單!」胡延凱最後感性地補充:「我們希望讓大家感受到,來到金穗,只要作品好,真的就會被看見。」


除了《閃焰假面》令評審驚艷外,胡延凱也特別提到,金穗四十在一般組和學生組各有一導演同時有兩部入圍,分別是社會組導演孫介珩的《蕃茄》和《乾兒子》,和學生組導演巫虹儀的《二號球衣》和《執法》。胡延凱表示:「這兩位導演的兩部作品不但同時繳出很好的成績單,更令人驚喜的是兩部片完全風格迥異,《蕃茄》是奇幻、反烏托邦的設定,《乾兒子》則是小清新;而《二號球衣》是校園劇、以排球為主題,《執法》卻是警匪動作類型。這兩位導演都展現出很大的潛力,也都是讓我們很期待的新銳。」

觀察台灣社會動向的第一線 率先預見厭世與類型

而作為獎勵新銳與年輕導演的第一線,金穗是否提早一步反映出近年來台灣影視創作的新潮流呢?胡延凱肯定地表示:「這絕對是,這幾年評審都會發現,每年的作品跟社會氛圍連結非常之深。像 2017 年黃惠偵的《我和我的 T 媽媽》拿下首獎,在這個時間點上其實特別有意義,因為同婚正是社會討論的重要議題;今年得獎的紀錄片《牧者》,講的也是同光教會,探討同志與教會之間、反同與挺同的不同聲浪,都是和社會議題環環相扣的。」

而在創作題材和風格上也顯現出了轉變,胡延凱坦言:「過去提起台灣短片,大家一定是先聯想到小清新、家庭成長、校園等風格題材,但是 2018 年,以前常見的小清新短片,幾乎全數不見了!這一屆的短片調性都很沉重,結局都很悲慘,對未來的悲觀和不安,全都反映在作品裡了。」就像是文化研究常提到的政治無意識,年輕創作者竟將整個世代的厭世觀率先反映在金穗獎上。胡延凱以《亮亮與噴子》作為例子:「這絕對是很優秀的作品,但整部片一直到結局都是讓大家覺得完全看不到主角對未來的希望,尤其片尾的字幕,感覺最後是透過亮亮的旁白,去直接控訴大人社會、所有人都對她的不理解,衝擊其實是很大的。」胡延凱也苦笑說:「其實評審時也有人提到,真的是太厭世了,我們可不可以透過入圍多少也選一點正能量的作品,不然會全部都負能量!」

《洞兩洞六》

另一方面,這兩年在台灣影視表現亮眼的類型風潮,也提前在金穗掀起激戰,胡延凱特別提到第 37 屆的金穗獎:「當年闖進最後優等五強的作品竟同時有程偉豪的《保全員之死》、柯貞年的《溺境》、謝庭菡的《噬心魔》、趙德胤的《海上皇宮》,以動畫《蠱》入圍的黃士銘也成為《幸福路上》的動畫導演,今日看來真是人才濟濟!」胡延凱補充道:「隔年程偉豪和謝庭菡各自拍了第一部劇情長片,都是類型,確實也帶動了後續類型片的風潮,後面這幾年恐怖、懸疑、驚悚等短片增加,今年甚至還出現動作片,還有結合軍教片、KUSO 與黑色電影的類型混搭作品《洞兩洞六》。今年也有不少作品,讓評審認為導演表現手法與專業度已經成熟到可以直接拍攝類型長片。」

胡延凱也笑說:「大家不要忘記,上面這幾位導演還只是拿到優等,在競爭激烈的第 37 屆拿到最佳劇情片的可是王希捷的《划船》,她的第一部劇情長片《買屋記》預計今年九月左右會上映,還請大家敬請期待!」

金穗作品觀摩及放映推廣模式 皆將嘗試進一步多元化

除了以獎項鼓勵新銳導演,協助他們接軌到產業外,金穗影展也一直抱持著推廣多元作品的精神,至全省各地作巡迴播映。胡延凱表示:「因為金穗的片量比較大,戲院也有戲院的考量,雖然我們盡量在台北主影展期間讓作品盡量有一場是晚間或假日的場次,讓更多人可以看到,但確實還是力有未逮。不過我們隨即也會到府中15、全省各地做巡迴放映。」胡延凱也分享了金穗在多年耕耘後的成果:「每次到外縣市的時候我都會很訝異,原來很多外縣市觀眾已經默默紮下根基,來看的不見得是年輕族群,還會看到媽媽、退休人士等全家一起來看,因為他們每年都覺得好看,就會再來。」

胡延凱也強調:「台北主影展一直都採取免費索票,巡迴放映時金穗也是抱持推廣態度,不會另外收取費用,也盡量以免費索票為主,但會尊重每個巡迴端點本身的安排。」

既然金穗的立基點就是要讓更多人看到作品,未來有沒有考慮跟 OTT 合作或推出雲端劇院,更符合年輕觀眾習慣呢?胡延凱表示:「主要是因為金穗獎的作品大部分都剛完成,還要參與國內外影展,不能直接曝光,所以要像高雄電影節那樣直接做成雲端劇院是有困難的。但過去有跟 FriDay 影音和 GagaOOLala 合作,配合金穗影展期間作限時專區,針對過去兩屆的部分作品作播放,這是可行的部分,未來也希望進一步有類似合作。」

胡延凱也提到,今年金穗獎的一大「利多」應會落在公視 OTT(公視+):「過去每年公視在金穗影展結束後,都會請金穗開一個片單給他們,除了本來就屬公視學生劇展已在公視播過的部分,針對其他入圍影片,公視會再重新選片,於六月分推出金穗特別單元。而今年公視已有自己的 OTT,所以今年六月除了在公視播放外,也能在公視OTT看到金穗的短片代表作,請大家期待。」

《亮亮與噴子》

除了播映合作外,胡延凱也提到自己接下策展人三年來,一直著力於強化觀摩單元的國際交流功能,他強調:「金穗不能只是被動地等收件做競賽,我一直嘗試強化觀摩交流的單元,除了有利於邀請歷屆金穗與短輔優秀作品讓內容更豐富外,也在拓展與港澳等地的合作,像今年是第一次與新加坡合作,目的就是希望透過金穗這個平台,讓大家可以在這裡看到全亞洲各地的新銳短片,讓金穗成為短片界的金馬獎!像五月份我就會帶四部金穗影片去澳門的當代電影展,包括《亮亮與噴子》、《閃焰假面》、《洞兩洞六》和觀摩單元曾英庭導演的《高山上的茶園》,希望金穗不只培育新導演,也進一步建立華語創作者的交流,發揮更大功能。」

為了進一步延續並擴大金穗的影響力,胡延凱也坦言目前文化部提供的人事經費有些不足:「金穗獎已經辦了四十年,照常理來說應該體制上相當完備,但事實上目前只有策展人一人是固定員額,整個金穗小組只有三到四個成員,除了策展人以外都是約聘,每個人進組的時間不到一年,每年有四到五個月是只有一個人處理相關事務。主要還是因為約聘制度,每年成員都不同,較難累積 KNOW HOW 與行銷推廣經驗,每年都重新再來。」胡延凱苦笑地表示:「我們每年都有跟文化部反映,但人員結構跟預算配置一直沒有改變。像第四十屆金穗報名創新高,合乎資格的影片高達 241 部,我只能一個人處理,直到 11 月才有行銷相關的人進來,其實要好好做整體規劃是有困難的。我只能寄望新一年度的預算,能夠稍微解決目前的狀況,讓更多金穗的辦理經驗可以傳承下去。」


【職場原始人,進化吧! 線上課程】

青年失業問題嚴重,不過有工作的年輕人,也沒好到哪去,低薪窮忙,世代落差,工作沒有成就,不受主管肯定,還要被各種幹話轟炸!

泛科學院的第一個募資專案,也是 FlyingV 的第一次課程募資,終於上線啦!感謝上千位朋友的支持與訊息,現在可以來看看我們的完整頁面囉!一起支持我們的專案,幫助台灣年輕人擺脫窮忙。

>>>>>>募資連結請點這裡  <<<<<<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

訂閱
最新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