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奧斯卡展翅高飛的《淑女鳥》:導演葛瑞塔潔薇談首次執導的心路歷程

0

如果你是關注獨立製片的影迷,肯定對「鬼塔」葛瑞塔潔薇並不陌生。編劇與表演才華早已備受肯定的她,在文藝氣息濃厚的輕喜劇中發展出自己的戲路,總能用她的形象賦予角色某種獨特生命力:鬼靈精怪的神經質、小有才氣的聰穎、滔滔不絕的惱人,但同時討喜得不得了。 2012 年憑著《紐約哈哈哈》闖出名聲,為她獲得金球獎音樂或喜劇類最佳女主角提名,也正式確立葛瑞塔潔薇這個名字即將大鳴大放。

在聯合編劇幾部電影之後,潔薇在 2017 年推出首部獨立執導與編劇的作品《淑女鳥》,佔據了多家媒體的年終榜單。電影找來了瑟夏羅南、堤摩西夏勒梅、盧卡斯海吉斯等好萊塢最有前途的幾位年輕新星,及蘿莉麥卡佛、崔西雷慈等小螢幕資深戲精,共同獻上了自傳性質濃厚的青春少女成長紀事。

《淑女鳥》的故事場景在加州沙加緬度,是《紐約哈哈哈》法蘭西絲在失意時回去的家,也是潔薇本人的家鄉。年代為 2002 年,那年的她 19 歲,跟淑女鳥一樣畢業於天主教女子高中,跟法蘭西絲一樣一心想當芭蕾舞者。雖然最後她放棄了這個選項,仍毅然決然前往紐約追尋當藝術家的可能。後來她的芭蕾夢交給法蘭西絲完成了,至於電影夢,則是由《淑女鳥》給她一個前所未有的里程碑——2018 年,那個從加州跑去紐約闖蕩的女孩,成為奧斯卡 90 年以來第 5 位入圍最佳導演的女性。

屬於自我視角的母女情

當確定要寫一齣母女關係為題材的劇本,潔薇開始思考有哪些電影有類似的主題;有上百部關於父子關係的作品,包括男友諾亞包姆巴赫的坎城競賽片《邁耶維茨家的故事》,但是,她幾乎找不到女性視角的母女情。1983 年詹姆斯布魯克斯的《親密關係》、1996 年麥克李的《秘密與謊言》是她少數能獲得啟發的藍本,「這反映出女性電影人有多稀少。」她

因為如此,潔薇決定放手創造自己的故事。她表示,《淑女鳥》的每一個環節終究要回到瑪麗安與克莉絲汀的愛,因此飾演她們的蘿莉麥卡佛及瑟夏羅南是電影的核心,她也對這兩位演員讚不絕口:「母女關係大概是有史以來最親密又最令人焦慮的一種。蘿莉跟瑟夏一樣高,因此我決定讓她們在電影裡剪一樣的髮型,雖然她們有很多矛盾與不同,但事實上其實是同一種人。所以我知道我需要程度相當的演員來詮釋。蘿莉跟瑟夏交出了令人意想不到的演出,她們應該拿下所有肯定與獎項。」

外界皆猜測《淑女鳥》就是潔薇本人的高中故事,但她堅持還是有很多不同。她並沒有將頭髮染成粉紅色,沒有給自己取一個特別的名字,更沒有整天對著媽媽大吼大叫:「這不是真正的自傳,然而情感事實仍是非常有共鳴的。重點不是表面上發生了什麼事,比較像是呼應真實的狀況。人們的猜測並無傷大雅,可能就是因為非常真實,他們才會有這種感覺。所以當大家認為這個角色就是你的時候,你可能感覺到被冒犯,但也可以想說『噢,我成功了,你相信那就是我本人。』」

「但我也不知道啦」,她繼續說:「做這個工作一段時間後,你會知道如何度過別人對你的誤解與認識,繼續做該做的事就對了。因為你會想到『反正到最後,我只會變成一個老太太而已,他們對我也只剩這個評價』而且呢,他們一定會說中的!」

回首電影創作生涯

葛瑞塔潔薇在高中時曾演過一點點戲,在大學時則將自己視為劇場的一份子。然而畢業後她未能繼續攻讀戲劇文學寫作,於是跟朋友開始拍起電影——超低預算、即興創作的劇本(內容多半是文青碎碎念)、每個人都要參與製作的每一個環節——這是她在獨立製片界的第一步,也是後來讓她為人所知的呢喃核運動(munblecore)。

從 2006 年的《LOL》、2007 年《Hannah Takes the Stairs》及 2008 年聯合執導的《Nights and Weekends》,潔薇一連 3 部與同為呢喃核圈子的導演喬史旺伯格合作,這些經驗像是她的電影學校一樣。「當在準備《淑女鳥》的前置作業時,我已經在電影製作圈待了 10 年,在各方面都已獲得經驗,特別是早年的幾部作品都要自己來的時候。」

這些早期的作品不只開創潔薇的電影生涯,更是她在這個產業的轉捩點。史旺伯格將諾亞鮑姆巴赫介紹給她,因此得到了主演《愛上草食男》的機會。這部電影的評價不一,但其演出獲得了媒體的注目,《紐約時報》的影評人 AO 史考特形容她的演技為「沒有方法就是她的方法」:「潔薇看起來並沒有打算被歸類任何一種類型,大概會讓她成為這個世代中辨識度極高的女演員。」

在《愛上草食男》之後,潔薇開始與鮑姆巴赫交往,也開始合作他們共同編劇的作品。從《紐約哈哈哈》到《紐約新鮮人》,她皆飾演有才華卻活在自己世界,掙扎著如何成功的「微魯蛇」。從這些出自她筆下的角色開始,接下來與伊森霍克、茱莉安摩爾共同主演的《NY單身日記》,和娜塔莉波曼二度對戲的歷史傳記片《第一夫人的秘密》,到與安奈特班寧、艾兒芬妮回到 1970 年代的《二十世紀的她們》。當外界以為她正朝多方面的戲路發展時,創作力豐沛的她,交出的是自編自導、但沒有參演的《淑女鳥》。

淑女鳥本人從奧斯卡展翅高飛

談到作為奧斯卡歷史紀錄的一部份,真性情的她說:「當蘇菲亞科波拉入圍最佳導演並且贏得最佳原創劇本時,我記得非常清楚,那對我的意義是什麼。我也記得當凱薩琳畢格羅成為第一位獲得最佳導演的女性,就好像未來的所有可能都因此開展了一樣。我真心希望(自己的入圍)能對所有年紀的女性有些意義——年輕女孩,或正在衝刺事業的女人——她們可以因此想著『我想要拍自己的電影』。多元性太重要了,我也想要看看其他人的電影,想知道她們的故事!真希望能夠成真。」

但是潔薇並不是在裝作沒被奧斯卡嚇到,「我從小看著所有頒獎典禮長大,還會跟朋友一起穿著漂亮的洋裝觀賞節目。這真的很嚇人也很令人興奮,同時也是拍電影的夢想之一。」還表示自己到現在還不敢相信,但也等不及要從家裡客廳走進現場了。

至於自己,她則堅持無論入圍或得獎,都對未來的計劃毫無影響。若有適合的作品或導演,她將繼續演戲;同時想繼續跟包姆巴赫合作編劇:「我希望諾亞跟我能一起寫另外一部電影,因為真的非常、非常好玩。」總有一天還想開自己的製作公司,能有一個聚集志同道合的夥伴的平台。

最重要的是,首次執導就獲得絕佳成績的她,還想要繼續以家鄉沙加緬度拍片:「我想要拍一個沙加緬度四部曲。主要是受到愛蓮娜費蘭特的〈那不勒斯人故事〉(Neapolitan Novels)小說影響,她總共寫的四本書都發生在那不勒斯,而這些故事都棒極了。我就覺得『我也想這麼做』」她繼續,「因為《淑女鳥》就像是沙加緬度的一部份,而這個地方還有很多不同的細節可以繼續探索。我覺得生在這裡就是一種優勢,身為土生土長的孩子,我的家庭從來沒有遷移過,家人和朋友們都仍在這裡,我覺得我可以真正寫出這個地方的故事。」

延伸閱讀:

您最近是不是也有以下的感受?

1.各類議題中的科學及專業知識日益複雜,想懂實在太難。

2.資訊爆炸、真假難辨、覺得無所適從,甚至想不聽不看。

3.擔心身邊的人受偽科學與謠言所誤,但不知道該怎麼辦。

這時候你需要「科學思辨力」幫助你,建立自己的邏輯、跨過複雜議題討論的門檻、提升資訊選擇、處理與溝通的能力。

用 12 堂課讓你成為更能面對未來變化的公民吧!從即刻開始到 9/18 晚上 10 點前,預購達 250 組即確定推出,更多資訊請見預購頁面

關於作者

SELINA

punchline 寫字的人。

訂閱
最新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