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子仁監製的另一恐怖世界觀?《陰兒房第 4 章:鎖命亡靈》4 個幕後故事

0

接連推出《分裂》《逃出絕命鎮》《忌日快樂》等讓人意猶未盡的驚悚小品,去年氣勢如虹的布倫屋製片(Blumhouse),今年再度啟動賣座經典《陰兒房》系列,推出全新續集(嚴格來說也算前傳)《陰兒房第 4 章:鎖命亡靈》,帶領觀眾進入靈媒伊莉絲成長的邪惡鬼屋,探討其成為靈媒的起源故事。本片與過往兩部作品同樣由溫子仁監製,請來《失魂記憶》新銳導演亞當羅比泰爾執導,談到開發《陰兒房》世界觀,羅比泰爾分享了本集是如何在前作基礎下保持新意,背負著溫子仁招牌下的期待他又是如何調適。

亞當羅比泰爾:反正我也不可能超越溫子仁

《陰兒房》系列由溫子仁與雷沃納爾共同發跡,前兩集創下相當優秀的票房紀錄,與《厲陰宅》雖然並不是同一宇宙,如今發展到第四集倒也有自已的世界觀。過去片中出現的跳舞男孩、口紅臉惡魔也成近代驚悚片中的經典場景,在這樣情況下接手執導,羅比泰爾並沒有想太多:「反正我也不可能超越溫子仁,我只能接受這點。拍攝的第一週我不停問自己:『換作是溫子仁的話會怎麼做?』於是我又想:『為何不問問我自己會怎麼做?』」

不過雖然拍攝全程盡量照自己意志進行,當一些部分脫離系列精神、變得越來越不像「陰兒房電影」的時候,作為監製的雷沃納爾還是會從旁給出建議,修正電影的風格。提到《陰兒房》的精神究竟為何,他也給出很有意思的解釋:「《陰兒房》有個自己的世界觀,並不是典型猶太基督對惡魔的想像,這裡有倒掛十字架、嘔吐的惡魔,這裡更像是一場嘉年華盛會。」

從小成本驚悚到執導話題續集的挑戰

在成為《陰兒房4:鎖命亡靈》導演之前,羅比泰爾僅有一次執導經驗——利用偽紀錄片手法拍攝的《失魂記憶》(The Taking of Deborah Logan)雖然沒有引起廣泛討論,仍吸引了部分驚悚愛好者的注意,布倫屋製片內部似乎非常喜歡這部電影,因此在為《陰兒房4:鎖命亡靈》物色導演人選時亞當羅比泰爾就這樣出現在名單之中:「我為了得到這份工作非常認真,自已做了動畫分鏡。在初始的劇本中這部電影比較像是心理驚悚,沒有出現任何的惡魔。但我覺得還是要有個大壞蛋之類的角色,畢竟當我們提到《陰兒房》都會想到口紅臉惡魔。於是我找上我朋友,請他設計了一個以鑰匙為概念的怪物。」

至於鑰匙惡魔的設計,從劇本到畫面到剪輯的呈現無疑是一種挑戰:「我必須證明我可以做到,所以我投入了 110% 的心力,回顧起來很神奇,因為我在拍完上一部電影後欠了一些錢,心想:『這次如果行不通的話,我真的就只能回家作別的事了。』」

新的惡魔

靈媒伊莉絲過去一直是《陰兒房》系列的重要黏著劑,只是過去都是以在一旁協助主角等人的身份出場,這次總算要把重心放在她身上。而探討她的家庭背景,與童年受鬼魂侵擾回憶的同時,本集加入的新角色鑰匙惡魔,也是負責為全片增添驚悚氣息的重要元素,厲害的是這角色可不是電腦動畫打造,而是演員實際演出。談到與吉勒摩戴托羅「御用惡靈」傑維爾伯特合作,亞當羅比泰爾大讚這位演員:「就像所有的恐怖片迷,我去看了他在《母侵》中的動作測試畫面(驚悚慎入),對於他肢體所能達到的效果感到震撼,讓我從此留下陰影,我當然希望我們也能拍出那樣的效果,所以他絕對是這星球上演出這角色的不二人選。他每天必須坐在椅子上化妝 4 小時,因為怪物服裝的設計,他在裡面其實會呼吸困難,所以我們必須為他準備一個管子輸送氧氣到他的嘴巴裡,不過這對他來說已經很平常。」

為何以家庭為主題?

正如過去的《陰兒房》系列,本集《鎖命亡靈》發生的故事也是圍繞在一家人身上,羅比泰爾形容本片就像是有些跳出式驚悚的家庭劇情片,除此之外,他也認為這是一部關於女性力量覺醒的電影。本集深入伊莉絲這個角色的原因正是如此:「我認為真正的恐懼來自於角色本身,活生生的人,而不是只是看到一群愚蠢的青少年裸體。所以我對於全片花了很多篇幅,探討這位年長的女性回顧其充滿惡夢的過去這點感到驕傲。對於演員來說,尤其是女性,其事業的壽命很有限,不過琳雪伊卻突破了這個盲點,她真的是一位渾身是戲的演員。」


【訂閱每週觀影指南】

請留下您的 E-mail,立即訂閱 娛樂重擊 最新消息/精選文章/當周觀影/追劇指南!

關於作者

飽妮/電影宅

一個勵志以宅為業的電影愛好者,正努力經營一個充滿自嗨的粉專,以及很多肺片的YouTube頻道。

訂閱
最新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