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擊一談/許瑋甯談美麗的負擔:「我不能控制別人怎麼看我,但我能控制自己的心態。」

0

重擊一談600x200

文/採訪編輯楊婷婷

模特兒出身,出道逾十年,演過多部戲劇作品,包含《惡作劇之吻》《我租了一個情人》以及《十六個夏天》等,大家對許瑋甯的印象主要停留在電視劇女演員;2014 年她以首部電影《相愛的七種設計》入圍金馬獎最佳新人獎,又踏出從電視劇到電影這說遠不遠、說近不近的一步--然而你或許不知道,對許瑋甯而言,她的事業之路,可說是成也美麗,敗也美麗⋯⋯

妳的外型非常出色,但聽說從模特兒轉型女演員反而因此撞牆?

「因為大家還是把我放在最適合演大明星、千金小姐,或是搶別人男朋友這類的角色框框裡。沒有辦法扭轉別人對我的主觀跟既定印象時,真的很沮喪。」

「所以,除了剛剛提到的那些被定位的角色,現在我什麼都想嘗試。剛好這一兩年很幸運,從《相愛的七種設計》、《想飛》到近期的《麻醉風暴》,還有和剛拍完的《失控謊言》,都是不同類型的角色。例如在《想飛》我演一個視障人士、《相愛》裡是狐狸精、《麻醉風暴》則是演一名心理有問題的心理醫生。」

「我其實經歷過一段低潮期:想要的角色接不到,有把握的工作突然取消。這些事我很難控制,但我能控制自己的生活與心態:把自己管好,手邊的事做好,很多事情就會慢慢轉好、愈來愈順。」

love7

《相愛的七種設計》讓許瑋甯入圍金馬獎最佳新人獎

 大家試鏡都是表現最美最棒的一面,但據說妳試鏡都會素顏?

「對⋯⋯因為就像前面說的,定型問題,我擔心外型上會影響徵選時給人的印象,所以常常素顏然後穿便服去試鏡。(笑)我其實有點倔,例如我拍第一部戲的時候,超級不習慣!不知道演戲是什麼,導演也不覺得我可勝任這角色,希望我自己辭演,但我偏不要,偏要拼到過關,就是被激到。」

「不過拍《相愛的七種設計》時很有趣,當時因為時間卡很緊,我不得已是頂著前一個通告的濃妝去見導演,當時完全是一種豁出去的心態!沒想到真的選上了。導演和製作團隊從找我去試鏡的那天起,就完全信任我、讓我自由發揮。我非常開心!是不是有時不要想太多,反而能得到機會呢?」

聽起來妳已經漸漸克服這個外型的侷限和困擾,那麼作為演員,對現在的台灣的戲劇環境有什麼想法?

「其實我覺得台灣的拍攝環境愈來愈進步,好比說我接拍《十六個夏天》時,劇本已經完全出來,這實在幫了演員一個大忙,而且可以專心做功課,其他事情安心交給別人。」

「另外台灣很漂亮,有很多很棒的場景,我覺得一齣好戲不只劇本要好看,到位的場景也很重要,台灣製作團隊最棒的地方在於熱忱。或許拍攝的資金跟中國不能比,但技術很強,尤其美術,他們甚至比演員還清楚故事走向,燈光也是,我常觀察幕後工作人員,他們是討論無數次才打造出最好的拍攝場景。」

「電視圈還是有很多人想把戲做好,畢竟電視一打開就看得到,像公視就很用心做各種類型的題材,我這次拍攝的《麻醉風暴》也是,探討醫療跟麻醉議題,故事還拿給侯文詠看過,他很喜歡。」

妳剛剛說在《麻醉風暴》裡面演一個「心理有病的心理醫生」?

11082781_894308450590262_2130749603_n

許瑋甯在《麻醉風暴》中首次挑戰騎重機

「對,這個角色幫助病人的同時也在治癒自己,她騎重機、染髮、講話直來直往,外表剛強內在脆弱。然後這個角色講話很快,可是有些專業台詞很繞口,時常吃螺絲。因為怕NG每次拍診療室的戲時都很緊繃。」

「不過拍騎重機的戲也沒有比較輕鬆啊~我本來以為能趁這個機會學會騎重機,沒想到根本推!不!動!但戲裡又必須表現出很熟練的樣子,只好一到現場就一直重複練習上車和騎車的動作。有一場戲我太急著耍帥,結果一抬腳就重心不穩被車壓到,整個瘀青。」

「我最喜歡這部戲的部分是有很多專業、精巧的細節,像是對麻醉醫師來說,你知道最困難的不是讓病人睡,而是該如何讓他醒,這跟施打的劑量和病人的身體狀態都有影響,不過一般人或許不會留意。麻醉醫師在醫療系統裡非常重要但常被忽略的,是很值得大家注意的與了解的角色!請各位務必為了他們收看《麻醉風暴》~」

延伸閱讀:
重擊一談/吳慷仁談演員的心:「當個演員,需要誠意。」
重擊一談/黃健瑋談男人的型:「不用替自己定型啊,表演沒有絕對的類型。」
重擊一談/蕭力修談當救火隊:「也不算真的救火啦,是友情相挺。」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