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室報告/當蔡依林不再是地才

0

蔡依林推出了新專輯《》。她於1999年發行處女作《1019》, 對七八年級生而言,蔡依林這個人的象徵意義比音樂更具代表性,一路以來的「蛻變」眾所皆知,相信不少人也都曾因為蔡依林的「地才」標籤,心生褒貶不一的評價。

一直以來她總散發著「我要更好,然後更好」的氣場,她拿下金曲最佳女歌手時出口感謝所有曾不看好她的人。她被塑造為拼命三郎,什麼事都很ㄍㄧㄥ,什麼事都要不停「自我超越」,每次發片的宣傳點經常是新的特技、更高難度的舞蹈,好像她應該吞劍跳火圈然後轉身去太陽馬戲團表演,也因此「音樂」在她身上的位置總是不經意地被往後排。

但這次參加她的新歌搶聽會,卻感到某些東西不一樣了。

首先,她放更開了,不再以一種「我很努力!我要努力讓大家肯定我!」的姿態現身,而有種「努力很好,但除了努力之外,做我喜歡的事也很重要,能不能被肯定沒關係」的氣氛。所以沒有性感的打歌服、華麗麗的舞步;所以你沒有看到哪篇文章講她跳了多獵奇的舞、挑戰多誇張的地板動作,卻有不少人在討論她大膽的、不是那麼「大眾」的歌詞。

IMG_20141109_151733

搶聽會上她與黃子佼大玩角色扮演,還開玩笑說:「這套文青裝扮好評不少,看來我其實不用穿那麼露。」

她好像終於想當她自己,一眾高手如林夕夏宇葛大為幫她寫歌詞:「管你小眾 大眾 我呸/管你是小清新 是重口味 我呸/管你是哪一類甲蟲 我呸/我呸 都呸 都Play」、「半夜很有事 發張濃妝照說寂寞/石榴裙直的 彎的 簇擁她 都收留/要愛情 要麵包/要美得無死角 粉絲團人氣高」、「不一樣 都一樣 有各樣的患難/不一樣 也一樣 有分合有聚散/各有各一生一世 各有各的溫柔鄉/愛不是抽象的信仰 有血有汗」,通俗卻不俗,每首歌曲都代表一種女人形象,蔡依林受訪時表示,她自己身為女性,身為偶像女星,被崇拜被罵,總需符合那些愛恨框架,例如記者總是問她「妳什麼時候要結婚?」(朋友們,你們說說逢年過節最令人害怕的是什麼!),或許這些歌也是她出道至今壓抑至今,終究找到空檔小小喘出的一口氣。

今年她曾在 Instagram 上發表一篇推文,寫著:「10不再19」(依林不再是19歲),而是「1034」了(依林34歲),34歲,通常是一個人徹底弄明白自己是誰、做得到或做不到什麼、完整看見自己極限與潛力的時刻。十五年過去,超越她的後輩似乎尚未出現,大家對她的期望還是很高,然而她似乎終於甩開「地才」這個沉重的包袱了。

(娛樂重擊實習編輯/張嘉真)

 

10不在19了 哈哈哈 不可思議1034~ 耶!

蔡依林(@jolin_cai)張貼的相片 on

關於作者

Punchline 實習編輯,現為台灣政治大學傳播研究所研究生。 除了睡覺外,迷戀音樂、電影、電影院,人生死穴是數學,有任何大小批評指教意見都歡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