線上影評/Netflix《默》:語焉不詳的科幻迷走

0

2009 年,新銳導演(也是大衛鮑伊之子)鄧肯瓊斯以原創科幻電影《2009 月球漫遊》震懾影壇,藉由再明確也不過的設定、有限預算下的極簡風格,以及新科奧斯卡得主山姆洛克威爾精湛的演出,說了一個簡單但感人且精彩絕倫的故事。將近十年(與兩部商業電影)後,靠著 Netflix 的金援,瓊斯再度推出設定於同一個電影宇宙的科幻作品《》,讓自己心心念念多年的執念之作終於能與全球觀眾見面。但相隔多年,《月球漫遊》清晰的意念已被混亂的敘事與平庸的執行所取代,雖不像主角一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但說來說去依舊是語焉不詳。

《默》設定在遙遠未來的柏林,一名在亞米胥派家庭長大的酒保因為兒時受傷而無法言語,生活重心除了手工藝或在畫冊上塗塗抹抹外,便是自己的女友。某天女友突然離奇消失,迫使他踏上一段探究柏林地下社會的危險旅程,並讓他的命運,與一名脾氣火爆的黑道密醫產生意想不到的連結…

從實際拍攝成果看來,很難想像鄧肯瓊斯究竟為何對《默》有著如此執著(本片相關新聞在 Netflix 出資前已流傳多年,一度甚至預定比《魔獸:崛起》更早開拍),或者為何明明經過這麼多年的時間,《默》卻更像是某天靈機一動想到的概念,而非一個完整的故事。即便片長超過兩個小時,本片多數時候的故事要不在原地打轉,要不「取材」自各種類型老梗,角色基本上一句話便能說完(「OO 不會說話但很忠實」、「XX 脾氣很差」、「ZZ 是個變態」),完全沒有任何發展的必要可言。整個謎團也顯得枯燥單薄,理論上要充滿震撼的結局只讓人無言以對,也因此,整部電影就像是無頭蒼蠅一樣四處亂竄,每個轉折與發展不會讓人感覺任何新意或深度,只是單純讓人厭煩。

而這有一部分原因要歸咎於本片的演員和製作本身。無論山姆洛克威爾或傑克葛倫霍,瓊斯過去的電影多半有著一流演員加持(就連《魔獸:崛起》都有班佛斯特與多明尼克庫柏),但即便亞歷山大斯卡斯加德不算是太差的演員,他與其他幾位還有一大段距離,扣除不能言語這件事,純粹就肢體演出來說也只能說是有存在感,肯定難以撐起電影的情感重擔。不過相較於保羅路德,斯卡斯加德又明顯高出一截,路德純粹就是嚴重的選角失誤,硬要放下過去平凡大眾的特質來演出一位脾氣惡劣又火爆的黑道,結果只讓人哭笑不得,反倒是飾演路德助手的賈斯汀瑟魯斯還算有意思,至少比起上述兩位有多一些發揮空間。至於製作,先不論本片明顯受《銀翼殺手》影響太深,即便在近期的「致敬」作如《攻殼機動隊》或《碳變》,甚至是《銀翼殺手》自己的續集裡頭,《默》都像是致敬作的致敬作,更像是撿《碳變》捨棄片段拼湊而成,而非自己的電影。

劇本問題百出,演員又顯得勉強,加上電影嚴重缺乏緊張或懸疑感,真的要說瓊斯有何成就,《默》有任何優點,大概處於各種奇特的小細節上頭,透過各種髒汙、各種危險、各種道德敗壞(某名角色的癖好著實讓人作嘔),營造一個更加敗絮其中的未來社會。偶爾,《默》或出現那麼一兩個感人(如斯卡斯加德得知真相瞬間的反應)或驚奇(多數關於性的部分、男女主角用餐)的片段,讓人感覺這是一個真實的城市,這是一個遙遠又確切的未來,只可惜《默》明明是個關於人的故事,最後講的卻是一個巨大的城市,就連克林特曼塞爾的配樂也顯得單薄了起來。

在《默》進行到將近三分之一左右,角色背後的新聞畫面出現了《月球漫遊》的相關角色,加上諸多關於《月球漫遊》裡頭月能工業的置入,瓊斯意圖將兩部電影設定在同一宇宙的企圖心再明顯也不過。但過去強調故事的極簡風格被工業化量產的未來反烏托邦取代,說好一聽點的致敬前作,只喚起觀眾對《月球漫遊》的記憶,反倒讓人對於《默》更加失望,連帶磨損了前作的聲望。從《默》的種種片段來看,說瓊斯毫無才華肯定是過於嚴苛,但從《月球漫遊》到現在,處女作恐怕更像是一場意外,現在的瓊斯即便有話想說,恐怕也是言不及義的胡言亂語了。

延伸閱讀:


【訂閱每週觀影指南】

請留下您的 E-mail,立即訂閱 娛樂重擊 最新消息/精選文章/當周觀影/追劇指南!

關於作者

Philip

生活環繞電影、影集、古典樂與吃喝存在的不務正業上班族。努力做一個假文青,但每每淪為不甚好笑的脫口秀藝人。經營有 P is for Picture 。

訂閱
最新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