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歡迎光臨奇幻城堡》製片鄒時擎:摸索前進的獨立製片之路

0

撰文、採訪/呂繼先;攝影/莊永鴻

每年奧斯卡獎季期間,總是會有幾部美國獨立製作電影挾優秀的才華與聲勢挑戰商業鉅片,包括前年的《進擊的鼓手》、去年以黑馬之姿拿下最佳影片大獎的《月光下的藍色男孩》、今年的《淑女鳥》都是亮眼的案例。它們也許沒有商業大片的奇觀場面,取而代之的是以藝術眼光與優異情懷勝出。

本次奧斯卡季大片小品皆甚為優秀的激烈競爭中,有部僅花了兩百多萬美金預算的正港獨立製作電影,不僅首映之後影評人一片叫好,年底更橫掃各大媒體年終榜,最後由威廉達佛搶進最佳男配角提名,那就是《夜晚還年輕》導演西恩貝克的新作《歡迎光臨奇幻城堡》。此次娛樂重擊訪問到土生土長臺灣人的製片鄒時擎,她一路陪著西恩貝克從首部長片《外賣》到今天踏上奧斯卡旅程。我們藉由這次機會進一步理解這對創作搭檔的電影美學,並試圖從美國獨立製片的投資與回收切入,帶給適合發展小而美電影作品的台灣影業一些值得對照的觀察。

美學契合開啟合作 電影初衷不變

本來以為鄒時擎應是一心想拍電影、所以到美國進修後選擇留在美國發展的電影人,沒想到她一開始就笑說:「其實我完全是不小心掉進去的。」坦言在台灣還在摸索自己的興趣的她,直說:「其實我到紐約是去唸新聞的,完全沒想到後來會跟電影結緣。那時候我選的課一半是理論課、一半是實務課,只要是有用的實務課我就都胡亂選了,像電視製作、網路製作、剪接等等都去學,本來純粹是為了畢業的謀生技能著想。」

 

緣分就是這麼奇妙,她在剪接課上意外認識了西恩貝克。當時正是震驚國際影壇的丹麥逗馬宣言第一號作品誕生的時候,兩人都很喜歡當年拿下金棕櫚評審團獎的《那一個晚上》(英文名 Celebration,由逗馬宣言大將丹麥導演湯瑪斯凡提柏格執導),慢慢兩人發現彼此喜歡的電影非常接近,都看很多寫實/自然主義的法國電影、也很想拍這樣的電影,就開始思索合作的題材。

鄒時擎提起拍攝第一部片《外賣》的想法:「我們住在紐約,發現以紐約為背景的電影雖然很多,卻都是比較好萊塢商業片的作品,和實際的生活氣味有一定的距離。我們就想用逗馬宣言的手法,真正反映紐約生活質地,所以就想到拍《外賣》這樣一個故事,在紐約大家平常都看著這些非法移民大街小巷的跑,卻從來不知道他們背後的故事。」兩人決定題材後,就開始選定中國餐廳做田調訪查,鄒時擎坦言:「因為大部分的員工都是非法移民,他們原本對於有人來拍攝是非常排斥的,但我們就是每天去、每天聊。到最後經理信任我們了,覺得我們還不錯,最後才成功說服真正每天在前台為人點餐的經理來當演員,以半紀錄片半戲劇的方式拍攝。」而兩人機動克難的第一部長片,總預算只有兩人自掏腰包的 3000 塊美金。

「那時就是拍了再說,片子拍完了也不知道怎麼操作影展或上映,後來才知道其實像這部片應該要先去歐洲影展,但那時候什麼都不懂。」直到 2008 年,拍完第二部《百老匯王子》(Prince of Broadway),才有了點經驗也開始和片商合作。鄒時擎分享當時的狀況道:「我們還是想讓《外賣》在紐約上院線,畢竟是拍攝紐約的生活,希望能引起在地觀眾共鳴。所以自己半自助請片商去跟戲院接洽,也做了一些 PR,甚至自己到處跑,問店家可不可以讓我們貼海報。後來紐約客的反映很好,電影也提名了獨立精神獎。」

在獨立製片路上完全靠自己摸索前進的她說:「我們就是邊拍邊研究邊學,直到拍第二部片就開始比較知道在不同的環節可以找誰合作。美國影業是資本主義市場,這代表每一個環節都要錢,但每一個環節也都可以找到合作的廠商去做外包。就像如果片子要去日舞影展,就要找專門做 PR 的公司,對包裝行銷會很有幫助。」

至於從《夜晚還年輕》到《歡迎光臨奇幻城堡》、經歷從 10 萬美金到 200 萬美金的預算、隨著作品頗受好評逐步打響名號的導演西恩貝克,未來是不是會朝向不同題材發展呢?鄒時擎表示:「我們的創作初衷一直沒有改變,每一個題材都是關懷底層、都是看到社會現象之後去做田調,然後再寫故事、角色,再根據實際狀況去校正。我們應該會繼續維持這種獨立精神,做自己想做的題材。其實有很多大的平台都來找過西恩貝克,但他對創作初衷是很堅持的,我想可見的未來他不太可能去拍電視或商業片,因為他只想拍他自己有感覺的題材和故事。」

美國獨立製片 小而美的投資回收

西恩貝克的第一部長片《外賣》是自掏腰包,也還不清楚回收上映機制;第二部片《百老匯王子》則是他先與朋友合作了電視劇後,把從電視賺來的錢自行投資來拍攝。到這個階段其實跟台灣文藝片導演的路徑差異不大,但接下來的故事就有些不同了。

鄒時擎分享:「其實在美國獨立製片的投資和回收模式沒有一定,我只能就西恩的例子分享。因為像西恩的電影通常都是拍完後有迴響、有人看了喜歡,就主動來找他要投資。主要還是電影先有好的評價,能被大家看到,就有天使投資人會自已來敲門。像第三部片《小明星》(Starlet)就有了兩三個投資人,他們都是專門投電影的製作公司。」

 

當時《小明星》引起了美國知名獨立製片兄弟檔杜普拉斯兄弟(Duplass Brothers)的注意。鄒時擎表示:「他們看到西恩的作品很喜歡,就直接投 10 萬美金讓他做下一部片,催生了《夜晚還年輕》。他們固定就是投 10 萬美金左右給獨立製作,因為規模很小,所以回收是容易的。他們投錢後西恩可以拍自己想拍的,IP 也還是西恩的,但回收的部分就他們先收回投資資金,後續賺的盈餘再雙方分潤。」

鄒時擎笑說:「也是因為當時只有 10 萬美金的預算,所以最後西恩才毅然決然決定用 iPhone 拍攝,不然身為傳統電影人、從小有電影夢的他,本來並不想要這樣做。那時候他真的掙扎很久,覺得 10 萬美金很難用一般器材去拍攝,但我後來鼓勵他,用什麼拍不是重點,重點還是你有一個很好的故事。而且現在觀眾觀看電影的方式也改變了,很多人甚至是在手機上看電影,重點還是你的故事能讓觀眾看見、打動他們。後來他就開始研究怎麼樣用 10 萬美金拍攝,同時可以維持畫面質感。」

但鄒時擎也補充:「雖然一開始好像是被逼的,但實際拍攝的過程中,發現其實這真的是一部用手機才有辦法拍完的電影。因為那些街頭故事都是要隨時跟拍,用手機機動性才夠高而且不會驚動到週遭群眾,反而可以成功捕捉到現實的質地、貼近他們的生活。」她笑著說:「就像 iPhone 一樣,拍攝過程中也有很多美麗的意外,像拍攝過程因為不引人注目,除了最後的甜甜圈店外,所有店家都可以正常營業,大部分老闆也不另外收費。電影中有一幕主角在思考自己接下來的行動,接下來一班公車進站,車上海報剛好是一雙瞪大的眼睛,完全沒有預演過,卻意外收到奇效。而像主角上車跌了一跤,也是完全沒有預演過的效果,之後還得提心吊膽會不會露出瘀青壞了連戲!」

而西恩貝克的努力並沒有白費。以跨性別阻街女郎的街頭故事為主題、用 3 支 iPhone 5S 拍攝完成的《夜晚還年輕》在日舞影展大放異彩,為他帶來更多的目光,也帶來願意出更大筆的投資金額、且一樣讓他擁有完整創作自由的潛在投資者。鄒時擎清楚表示:「因為西恩是有傳統電影夢的導演,他想拍 35 釐米底片的作品。但如果要用底片拍攝,至少規模就要到 100 萬到 200 萬美金,就不像《夜晚還年輕》容易回收,一定要有一兩個明星卡司,後續版權才好賣,才有機會回收。」還好以《夜晚還年輕》證明自己實力的西恩,親自與威廉達佛面談後,成功爭取到他的演出,不但完成了投資人的交代,也為電影爭取到奧斯卡提名。

鄒時擎也談到:「雖然《歡迎光臨奇幻城堡》的資金規模比過去大很多,但西恩還是維持原本的創作核心理念。他本身並沒有想要為了拿更多資金預算或賺更多錢而改變創作的想法。最大的差別是我們拍攝是以導演為主,過去機動性高、人少的時候,導演要臨場變動還可以;但這次劇組高達 80 人,如要變動不但要和全劇組交代,也要向投資人交代。畢竟投資金額是 200 多萬美金,投資方也是專投電影製作的新公司,自然也會派代表跟片,確認現場狀況。」

已經頗有經驗的西恩貝克和鄒時擎,在拍完《歡迎光臨奇幻城堡》後就參加了坎城影展,並把影片代理權賣給了成功把《月光下的藍色男孩》推上奧斯卡最佳影片寶座的 A24,進行獎季的公關行銷,最終搶進了最佳男配角提名。

回顧一路摸索走來的獨立製片之路,鄒時擎表示:「每部片可以拿到的資金規模都不同,我們基本上是看拿到多少資金、決定去拍手上的哪一個題材,以及決定怎麼樣去運用。因為西恩還是以創作自由、關懷底層人生為主,不會為了拿到更多錢去改變他的題材;他要拍的電影也不需要太多錢,所以完全就看找到什麼樣的投資者和資金,就在這個狀況下去做運用。下一部電影,他正在研究藥癮,應該會以此作為主題。」

 

即便西恩貝克著眼的都是非商業題材,鄒時擎表示還是有一定被投資的機會:「通常我們手上都會有不同的題材,若有投資人找上門,就會看他有多少資金、我們有哪些題材,看他們對哪個有興趣。像拍完《夜晚還年輕》的時候,原本的投資人是想繼續投《歡迎光臨奇幻城堡》,但他們的資金規模一樣 10 萬美金,我們評估過後要以這個預算來執行有困難,所以就找了其他投資人,找到有人願意投 200 萬美金,就拍完了這部片。」

兩人下一步動向

在台灣拍攝藝術片,較穩健固定的第一桶金通常只有政府的輔導金,而對在美國影業的鄒時擎來說有不同的經驗:「美國有不少非營利的藝術基金,每年都會給不同的導演大概 10 幾萬的基金,作為下一部片的開發費用,這對我們幫助很大。因為美國相關藝術基金不少,所以關鍵反而在於你自己要擬定符合題材的策略去投申請案、找到會對你有興趣的基金。美國還有一些專門協助獨立製片的機構,像西岸有獨立製片人員的協會,東岸有 IFP(Independent Filmmaker Project),也各自設立獨立電影獎(東岸為哥譚獨立電影獎、西岸為獨立精神獎)。除了獎項以外,他們會提供獎助金供新導演申請,也會舉辦工作坊和座談以獎勵培育新導演,對獨立導演而言都是很大的幫助。」鄒時擎也笑說:「不過因為獨立精神獎獎項本身的能見度頗高,有一定影響力,不少資金規模龐大的奧斯卡大片也都會為在獎季造勢而來報名,我們也只能見招拆招。」

美國獨立製片維持創作自由的理念,以及高機動性、強調寫實的拍攝手法,頗多與台灣藝術電影編導理念相近之處。也許美國影業環境的資源與運作方式,也能作為他山之石,成為台灣影視之借鏡。而在擔任西恩貝克多年製片後,鄒時擎也希望能借鏡《夜晚還年輕》的拍攝經驗,以更具靈活性拍攝方式,回到台灣拍攝與這片土地息息相關的故事,這對台灣觀眾而言,應該是相當值得期待的作品。

*特別感謝: Java Bird Cafe 提供訪談場地

延伸閱讀:


【訂閱每週觀影指南】

請留下您的 E-mail,立即訂閱 娛樂重擊 最新消息/精選文章/當周觀影/追劇指南!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

訂閱
最新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