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獎季最大《意外》:法蘭西絲麥朵曼如何詮釋出銀幕上的經典悍媽

0

獲得多倫多影展觀眾票選獎最大獎、威尼斯影展的最佳劇本獎,《意外》自秋季影展期間便開出不輸《水底情深》的聲勢,甚至今年年初的主流獎項開跑之際,在金球獎成為最大贏家,也在廣播影評人協會及演員工會獎獲得最佳整體演出等殊榮。其中,金獎影后法蘭西絲麥朵曼甚至打破演員工會的紀錄,成為影史上唯一二度獲得最佳女主角的演員,也是目前奧斯卡影后的最大熱門。

麥朵曼在《意外》中,演出的不只是火冒三丈的地方媽媽或痛失愛女的失職母親,還是集負面標籤為一身的藍領階級女性。然而這個角色另一面,那不怕暴露短處的坦率與真實,以及在盛氣凌人底下的一絲脆弱與無助,在她的詮釋之下顯得份外令人動容。為母則強與追求正義的極限,讓這位集滿電影、電視、舞台劇演技獎的影后藉由一點也不傳統的女性角色,成為電影中最出色的部份。

量身打造的唯一女主角人選

導演馬丁麥克唐納當初在寫劇本的時候,就是以麥朵曼為藍本。「我在 7、8 年前寫劇本的時候,腦中依照的是法蘭西絲的聲音跟過往的演出,所以我們在幾年後找上她。」麥可唐納說,「如果她不答應,我們就毀了。我不知道我們能怎麼辦。」

事實上,麥朵曼的確猶豫了將近一年的時間:「當我一開始讀這部劇本的時候,我愛死了,我覺得蜜兒芮德很驚人地出色,也讓我覺得受寵若驚。但是之後我說『抱歉,我不能接。我太老了。』」她在多倫多影展的記者會表示,「因為我拿到劇本的時候已經 58 歲了……我認為這個社經地位的女性不會等到 38 歲才有第一個小孩。所以我們來回討論許多、也爭論了一段時間,結果,最後我的丈夫說『不要吵,去演就對了。』」她口中的丈夫,就是大名鼎鼎的喬爾柯恩

一反傳統的母親角色

在好萊塢電影,60 歲的母親大部分是作為某種功用的配角,而非故事的原始動力——更別說是這樣強勁到讓人驚嚇的人物。因此蜜兒芮德對於年齡已屆 60 歲的女演員而言,是一個很難得、挑戰特別高的角色。她既剽悍又不近人情,不願為了獲得同情便展現出楚楚可憐的受害者姿態,從不低頭認錯、從不循規蹈矩、為達成目的不擇手段。在這場她挑起的戰爭裡,不管是為了實現正義或撫平內心的傷痛,蜜兒芮德賭上了一切,起義對抗整個小鎮。

在麥朵曼的建議之下,更加強化了蜜兒芮德強悍的性格與悲劇性的反應,將示弱的空間降到最低。她做了這樣的解釋:「蜜兒芮德的淚已流乾,因此面對任何擋住她去路的人變得冷酷無情。我相信這是她變成這樣的原因,因為她不能讓她的脆弱顯現,不能流露那些情緒。對她來說,丟汽油彈還比大哭一場來得容易 。」因此在電影中,蜜兒芮德幾乎只有在與自己獨處的片刻,才會對世界卸下一點點心防。

「她大概覺得觀眾已經看女性角色哭夠了。」麥克唐納笑著說。

出門在外要穿的連身褲裝、頭綁著什麼顏色或款式的頭巾,麥朵曼也有一套想法——就連蜜兒芮德在電影中少數面色柔和的晚餐場合,原本有一套較為優雅的服裝,也被麥朵曼以「她還在打仗,可沒心情約會」而駁回。麥可唐納認為,「法蘭西絲將自己的特質應用在裡頭,這種堅毅不服輸的美麗是大銀幕上少見的。」

成為大銀幕上的標誌人物

麥朵曼在準備這個角色時,還有其他話想:「當我想找大銀幕上的經典人物作為參考,只找得到男性的。我想,比較可能的是在70 年代黑人剝削電影的潘葛瑞兒,但是那些角色總是跟美色有關。所以我真正取材的是約翰韋恩,用了他的招牌走路姿勢。我可以模仿他模仿得唯妙唯肖。」除此之外,馬龍白蘭度的摸下巴也融合進角色創造中,最後成為了麥朵曼的版本。

麥克唐納過去以舞台劇撰寫劇本而聞名,曾表示蜜兒芮德是他編劇生涯的轉捩點:「我覺得自己從未寫過像蜜兒芮德一樣堅強的角色,尤其是女性。能夠寫出這樣讓人震驚的角色讓我很開心,因此我想我會繼續寫下去。看看這個角色引起多大的迴響——你很久沒看到一位女性如此蠻橫,從不低聲下氣,並不為了懷柔觀眾就放低姿態——身為一個劇作家,這是一件令人興奮的事。」

山姆克威爾跟我總是討論著小時候看《計程車司機》、馬龍白蘭度詹姆士狄恩蒙哥馬利克利夫特等人,他們是年輕男孩想要成為的對象。而我在想,12 歲的女孩沒有這樣的人物可以模仿;但我希望有,她們也可以很酷地走進酒吧裡,然後耍帥。我希望蜜兒芮德可以是一個開端。」

延伸閱讀:


【訂閱每週觀影指南】

你所訂閱的這份電子報,由娛樂重擊編輯團隊呈現!

請留下您的 E-mail,立即訂閱 娛樂重擊 精選文章/當周觀影/追劇指南!

關於作者

SELINA

punchline 寫字的人。

訂閱
最新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