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第 54 屆金馬獎大預測(上):這次戰情與風向往哪吹? 影片與技術類

0

文/翁煌德

第54屆金馬獎揭曉在即。與往年常被對岸稱霸的態勢不同,台灣電影(《大佛普拉斯》、《血觀音》)或台灣影人執導作(《相愛相親》)可說聲勢大旺。 不過也因為整體戰力太過平均,使得本屆的大獎成為近三屆最難預測的一年。主因是幾部作品類型差異甚大,但都在其設定之格局內做到完善。得獎結果基本上只是反映評審口味的公約數,而非孰優孰劣這麼簡單。 然而,說難料也不全然,今年的整體入圍名單充斥著一些無得獎可能的入圍者,使得一些演員或技術項目反而容易被聚焦。 誠如影評前輩李幼鸚鵡鵪鶉的叮囑,電影獎的遺珠之憾不該被忽略,因此筆者也會點出幾位心目中更值得提名甚至得獎的電影或影人供讀者參考。

最佳劇情片:《相愛相親》vs《大佛普拉斯》vs《血觀音》

與以往 5 年來被中港電影聯手主宰的狀況不同,今年最佳劇情片僅有兩部中國獨立電影獲得提名,《輕鬆+愉快》以類似阿基郭利斯馬基(Aki Kaurismäki)的敘事風格獲得評審青睞,提名一席,但論起總體格局不如其他作品,難逃陪榜命運。

《嘉年華》帶領觀眾以女性視角窺探中國當下由父權宰制的社會結構,但題材的道德訴求凌駕在敘事之上,故事情節並無特殊優點,也因此未獲得複選評審青睞,與《輕鬆+愉快》同樣缺席劇本獎。金馬獎自第 16 屆分設最佳原創與改編劇本入圍名單以來,只有《辛亥雙十》、《愛情萬歲》、《功夫》、《賽德克.巴萊》四部電影在未提名劇本獎情況下獲得最佳劇情片。顯然劇本品質仍是評審考量本項得主的關鍵。

預計今年具有實力爭搶本項的應是《相愛相親》、《大佛普拉斯》、《血觀音》,三部片皆是由台灣導演執導。綜觀本屆整體入圍名單來看,由吳念真主持的評審團,顯然不會刻意滅自家人威風,何況本次入圍作品一字排開,水準確實整齊劃一。

若以食物作喻,《大佛普拉斯》像是生猛活海鮮,《血觀音》像是滿漢全席,《相愛相親》則是居家年菜。口感都在伯仲之間,端看食客心情而已。《大佛普拉斯》大玩敘事、影像實驗,對草根的命運觀點,一則以喜,一則以憂;《血觀音》的企圖心最強,視覺風格浮華無際,劇本雕琢卻無比細緻;《相愛相親》舉重若輕,穩穩地、溫柔地審視三代女性的異同。

評審團主席吳念真在早前受訪時,便曾公開表示針對本屆金馬獎,較願意肯定年輕人。然而,即便他不出此言,筆者依然認為從來都不吝肯定偏鋒的金馬獎,不見得會將大獎授予保守取向的《相愛相親》。作為本屆創作構想最新潮甚至前衛的《大佛普拉斯》,若能一舉突圍,較符合金馬性格。如非《大佛普拉斯》獲獎,《血觀音》得獎機率也更高一些。

最佳動畫長片:《大世界》vs《大護法》──今屆冷門從這出?

台灣動畫長片代表《小貓巴克里》雖終結了國片 12 年零入圍的窘境,但將之擺在《大護法》和《大世界》旁邊,光論故事深度便顯得單薄。《大護法》是一則格局宏大的反烏托邦寓言故事,對中共當局的指涉露骨卻又恰到好處;《大世界》有些類似柯恩兄弟和蓋瑞奇的黑色幽默,故事曲折離奇,對中國當代社會亂象也有深刻檢視。

《大護法》和《大世界》的畫風差異極端,卻都是華語電影史上會被記下一筆的動畫逸品。《大世界》狹著柏林影展正式競賽入圍以及金馬獎 3 項提名的聲勢,看似更有可能勝出。不過該作令人出戲的配音、不知所云的轉場抑或過於牽強的故事曲折,都是顯著缺憾。反觀,無論動畫流暢性和故事的想像力,都令人拍案叫絕的《大護法》,在整體執行上更勝一籌。

如果《大護法》勝出,勢必被視為冷門,不過本項評選出現意外向來令人不意外,除了大家最常說的《魔法阿媽》(1998)事件,好比前年的《麥兜我和我媽媽》(2014)大爆冷門力退《西遊記之大聖歸來》(2015),已在在顯示了金馬獎評審的高深莫測。

最佳劇情短片:《阿爾祖之夜》vs《盲口》vs《亮亮與噴子》──端看評審側重面向

本屆最佳劇情短片整體偏弱,也不若前四屆都有「理所當然」的得主(如《保全員之死》)。從坎城短片金棕櫚得主《小城二月》的意外出局與最終入圍名單可窺知初、複選評審較重視故事的完整性與題材的特殊性。

《阿爾祖之夜》是北京維吾爾青年的《愛在黎明破曉時》;《盲口》創建了一個虛構之國批判大馬政府對人民思想的管控;《愛在世界末日》則以奇幻、調皮的概念假想了遭受核災後的台灣處境;《亮亮與噴子》關於一個女孩以「不說法」來向這個世界戰鬥,是堪稱另類的女性主義作品;《層層疊起的寂寞》則以孩童視角窺視階級差異。

其中,《愛在世界末日》和《盲口》都不約而同地以反烏托邦為主軸,但除了概念新穎之外,就現有篇幅來看仍嫌完整度不足。《層層摺起的寂寞》的故事概念上有些失焦,童星的表演上失分明顯,破壞了本片應有的精緻感。但如果評審團決定側重矚目作品所帶來的議題性能帶給社會大眾的影響力,那批判性甚強的《盲口》有可能出奇勝出。

《亮亮與噴子》和《阿爾祖之夜》堪稱一動一靜,各有勝場。說現實的,維吾爾族導演陶比科尼扎米丁若能持續發展同類型的故事,輕巧而浪漫地闡述維吾爾族人的際遇,應最具有未來發展性。但這次若以整個故事完整度,即無論從選角、運鏡、配樂、美術、服裝、場面調度、氛圍營造等等來看,形式與內容整合最得當,生猛程度幾乎自成一個作者風格的《亮亮與噴子》明顯更為出色。

最佳動畫短片:《關於他的故事》vs《基石》

不假辭色地批判基督教的《基石》是整體動畫呈現最令人耳目一新之作,但在評審眼裡或許過於偏激(若相反,評審對此主題闡述無異議,得獎也不必意外);《(迷)留》恐在技術層面上無法服眾;《暗房夜空》觸及同志處境,但完整性不足(且不曉得為何字幕如此吝嗇地小)。

《啟示錄-霧霾之城》是最商業性的動畫片嘗試,場面最大,企圖心最強,卻也容易暴露技術侷限。整體論之,講述主述者阿公奮鬥史的《關於他的故事》,貼近時代氣息,輕切而生動地探究歷史虛實,無論形式感或敘事趣味都一樣引人入勝,應是勝券在握。

最佳紀錄片:《囚》vs《塑料王國》

《你找什麼?》談論的現代男同志愛慾之題,雖片長最短(61分鐘),但在 5 部之中格局最大,卻也不出意料未能妥善將此主題疏理妥善;《塑料王國》的論述主題亦相當龐大,但導演將故事聚焦在兩個家庭的日常生活,反而是把大做小了(但也不見得是過失);《羅長姐》則是至始至終都維持小格局的例子,不過不失,但節制的影像缺乏獲獎亮點;《徐自強的練習題》對司法體制有厲聲批判,但比起針貶時政,金馬近年評比本項更重視藝術性,本片在奧斯卡獎的評選機制下反而會更有可能出線。

以 287 分鐘史詩長度入圍的《囚》,真正將觀眾囚禁在戲院裡不可動彈,以人道眼光觀察這些在精神病院裡的「囚犯」,並與這些囚徒們一起辯證室裡、室外誰才是真正的精神病患。如果金馬獎願意讓《日曜日式散步者》掄元,看不出《囚》有不得獎的道理。不過像是《囚》這般「巨作」,難免引來正反兩極評價,這時《塑料王國》就有可能竄出。

最佳攝影:《老獸》vs《大佛普拉斯》vs《分貝人生》

本項入圍者皆屬一時之選。新銳攝影師陳克勤今年金馬獎繳出《分貝人生》與《血觀音》兩部代表作,無論寫實感抑或鋪張華麗的場面,在他對影像的銳利掌握之下,皆有絕佳的呈現。若站在吳念真所言「鼓勵年輕人」的立場,陳克勤有望突圍。至於琳琅滿目塞爆畫面的《擺渡人》,攝影也許符合導演設定之形式,光是回想就令人頭疼。

不過,化名「中島長雄」的導演鍾孟宏也不容小覷,由他擔任攝影的《大佛普拉斯》冷靜而內斂地呈現小人物處在大環境底下的渺小感(與王維華的《輕鬆+愉快》大致相同,《大佛》變化更多端),交替使用了彩色攝影與黑白攝影,別有生趣,然而這個概念畢竟是屬於導演的設想。

筆者較看好 Matthias Delvaux 的《老獸》,主因是如果說其他攝影師是跟隨著導演的意志, Delvaux 的手持攝影是真正展現了攝影師涉入創作的狀態。他的緊身跟拍,將涂們的情感封存於畫面之中,趨近於達頓兄弟的美學想法。

最佳剪輯:《塑料王國》vs《笨鳥》vs《大佛普拉斯》

回顧金馬獎過往 5 年的剪輯獎獲獎名單:《神探亨特張》、《天注定》、 《推拿》、《醉.生夢死》、《樹大招風》,將可發現得獎作全是群戲作品。顯然對於金馬評審而言,能將多位角色進行有效統合,而不至於顧己失彼的作品才配被稱作剪輯佳作。以這個觀點來看,展現多位小人物生命史的《大佛普拉斯》與呈現兩家庭對照的紀錄片《塑料王國》是今屆最成功的典範。

不過如果評審意識到「廖桑」廖慶松即將踏入連十槓龜,或許可以重新檢視一下《笨鳥》的剪輯,該片雖無群戲,然而穩紮穩剪、不過不失,作為一部不搶眼的剪輯作品,該片一樣是不可忽視的成功典範。

最佳音效:杜哥可望笑納生涯 12 金

從來沒有一部電影的一個聲響能在觀眾的心中激起這麼多的漣漪,沒有人知道人被鎖在佛像裡面試著掙脫而出的聲音為何,當下卻沒有人不相信自己的直覺判斷,這是音效師杜篤之與吳書瑤在《大佛普拉斯》所創造出足以哄騙眾生的聲效魔法。如此詼諧又可怖的收場之聲,無疑試今年華語電影最經典的音效使用。

最佳視覺效果:《悟空傳》

連續兩屆金馬獎都將本項頒給砸錢做出來的大場面電影,今年應也不會例外。《悟空傳》作為一部幾乎全由特效打造的電影,基本上代表了目前華語電影的視效頂標。

最佳美術設計與造型設計:《血觀音》

站在造型設計應服膺敘事與展現角色性格的立場,成功以造型將一幫權貴塑造出個性的《血觀音》,可望在本項獲獎。而作為存放角色的美術陳設,若未能有相當成績的展現,勢必也將減損觀眾對整體世界觀的信服程度,《血觀音》同樣值得看好。

最佳動作設計:《刀背藏身》

本項一向難以捉摸,金馬獎偶爾鼓勵武術,偶爾鼓勵現代感的街頭動作戲(如《唐人街探案》),沒有武打場面的《引爆者》不盡然無望,通篇動作的《殺破狼.貪狼》不見得佔盡便宜。不過,考量到每年評審都會換一批人,想必徐浩峰自成一格的武術美學又會再次驚呆所有評審,只得再次看好徐浩峰勝出。

最佳原創電影音樂:《大佛普拉斯》vs《強尼.凱克》

由林生祥操刀的《大佛普拉斯》配樂比起電影視覺本身,並不具有這麼濃烈的存在感,反而像是是以一種娓娓道來的語調,默默地述說本土之於底層小人物的悲歡,與之有類似優點的則是《強尼.凱克》。其他刻意強調存在感,卻弄巧成拙的例子,像是《刀背藏身》,該片的配樂完全不搭調。而配樂大師久石讓操刀的《明月幾時有》雖造出了革命之氣,但卻總有配不在點上的遺憾。

最佳原創電影歌曲:〈陌上花開〉vs〈讓我留在你身邊〉vs〈有無〉

若談傳唱度,最具有流行金曲特質的〈讓我留在你身邊〉應該會被唱好一陣子,不過回顧前幾年本項的評選結果,便會得知是否得以被傳唱明顯不是評審考量。論起歌曲與電影本身搭調與否,由譚維維演唱的〈陌上花開〉較有機會勝出,林珺帆的歌詞基本上詩意地傳達了角色的心境與糾結,堪稱畫龍點睛,觀眾無不為之動容。貼合整體配樂氛圍的〈有無〉,也不無勝出機會。

延伸閱讀:

 

 


立即下載泛讀 APP 優質知識不漏接

泛讀 Android 版 (點圖下載)

泛讀 iOS 版(點圖下載)

每天有成千上百則的娛樂資訊透過社群與通訊軟體朝你湧來,要從混雜著名人八卦、血腥暴力、花邊新聞,過濾出值得花時間閱讀的文章越來越難了嗎?

為了讓和我們一樣重視娛樂產業的你們,有更好的內容與體驗,「泛讀」閱讀器 Android 版 iOS 版也上架啦!他讓你的閱讀負擔更輕巧、更舒服,它不只是一個 APP,它更是你知識的能量補充品。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