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牠》到底想幹嘛? 5 個看完電影會想知道的劇情與角色設定

0

讓人期待又怕受傷害,今年最受注目的驚悚重啟《牠》於上週躍上大銀幕,而這部幕後集合新銳導演安迪馬希提、朴贊郁御用攝影丁正勳、《猩球崛起》系列美術執導 Claude Paré 、《廣告狂人》服裝設計 Janie Bryant 等才子才女陣容的作品,也在故事與視覺呈現上都達到超越前作的高度,絕對是今年最讓人眼睛一亮的驚喜之作。

除了幕後團隊表現值得讚許,本次飾演「牠」小丑潘尼懷斯的新生代男星比爾史柯斯嘉,於片中駭人又詮釋出新意的表演也相當不錯——從試鏡階段就開始形塑角色、演出前經歷質疑、到他個人為了演繹出不一樣的潘尼懷斯做的各種功課,過去於採訪中比爾史柯斯嘉全都大方分享,而對於「牠」這種生物到底是何方神聖,他也有很有趣的解釋

「潘尼懷斯」到底是誰?

牠到底想幹嘛?

隱居在下水道中、每 27 年就會甦醒吞食無辜孩童,能夠利用人類的內心恐懼製造幻覺,不過大多時候,其出現的形象都會是拿著氣球的小丑,並自稱為「潘尼懷斯」。我們都能看出來牠應該不是鬼,也不像真正具有固定形體、如吸血鬼、狼人那樣的怪物。對於詮釋這樣充滿未知的「生物」比爾史柯斯嘉分享到團隊在為此角色定型時,所想到的各種可能性,其中即是所謂「潘尼懷斯」,很有可能是牠參考某個實際存在的人物化成的*。比爾史柯斯嘉指出自己在詮釋這角色時,也會忍不住問自己很多問題,如「牠為什麼喜歡用小丑這形象?牠到底為何如此享受帶來恐懼?在心裡回答這些問題的過程」幫助他更貼近角色。

比爾史柯斯嘉:「我希望牠,不管只是牠的實體形象或是什麼,都能夠經過表現顯現出來,小丑是有缺陷的表現,牠是一種比小丑更糟糕更可怕的東西。我探索了很多,去找到牠的那種不協調和荒謬感。

*書中牠曾自稱自己為鮑比格雷,因此比爾認為小丑很可能是牠參考某實際存在的人物形象。

牠的特殊能力

已知技能:瞬間移動、創造幻覺、心電感應、快速自癒(怎麼都很像 X 戰警會有的能力)

新舊版電影中其實都已經有滿完整有關牠的能力描述,其中包括創造幻覺、心電感應(感應人心恐懼)、有限距離的瞬間移動、製造幻覺、快速自癒等(在片中則另有讓人飄浮*的能力),也正因為牠是超越此次元、擁有異能的存在,人類在牠眼中宛如螻蟻。原著中,也有部分是以牠的視角陳述的文字,牠表示人類就像自己的「玩具」,而小孩又特別脆弱;牠不喜歡直接殺掉小孩,習慣要在他們極度恐懼的情況下動手,並在書中形容恐懼就像調味料,讓肉變得更好吃。

不過牠並不是毫無情緒,書中紀錄也有牠被魯蛇俱樂部打敗後,因為太過打擊而懷疑自己的內心獨白。然而即便如此,牠認為這些小孩只有集結在一塊時可以傷害自己,只有一個小孩不足讓牠覺得被威脅。

*關於牠的口頭禪「我們都會飄浮」的其中含意,有人猜測是被牠殺死的受害者會進入失魂狀態,不會上天堂也不會下地獄,靈魂將在兩界「飄浮」。

 

牠的歷史

書中曾提及牠是類似隕石墜落的形式來到地球。

電影中提及了德瑞鎮的詛咒、並大致回顧了牠從數個世紀前就存在於這個小鎮,而書中也有「牠」剛來到地球時的描述,表示他是在世界形成之初就來到地球,而牠就這樣沉睡了多年,直到人類出現才開始其暴行:「所以我想北美原住民大概也經歷過被『牠』糾纏的時期之類的。」比爾玩笑道。

我們可想而知,潘尼懷斯已經是牠比較近代的形象,若是在 5000 年前應該又會是別的面貌,是可以為當時的人帶來恐懼的樣子。而從牠的服裝可以看出,牠應該是到了 19 世紀左右,才讓自己化作小丑的樣子,從此愛上了這個模樣。

牠的角色設定、試鏡幕後

比爾史柯斯嘉經歷了漫長又認真的試鏡過程。

在導演安迪馬希提從凱瑞福永手上接下執導大任前,選角與劇本皆已大致敲定(牠的飾演者為威爾普爾特),當時比爾史柯斯嘉德完全與這次拍攝沾不上邊,直到現任導演接手、重新開放試鏡後他才第一次接到試鏡電話通知。

談到年紀輕輕就挑戰這麼特別的角色,他直言確實過去從未有機會做這樣的嘗試:「對我這年紀的演員來說,就是大概 20 多歲,接到的角色通常就是一般的青年,演出的電影類型可能都是愛情故事、成長物語這樣,這是第一次在試鏡時有這麼大的發揮空間,可以用任何我想要的聲音、表情、各種方式詮釋這角色,難得這麼刺激。我想我在得到這份工作前,光是讀本就讀了2、3 還是 4 次,角色在這過程中也變了很多。於是我開始和安迪對話,他聊到他想要忠於書中形象,所以我又更加努力去研究牠。早在我確定接演這角色前,這些工作就已經開始進行了。

牠與孩子們的互動

這就是比爾第一次現身在小演員面前的第一場戲。

不過研讀角色、挑戰肢體極限、隨時讓自己保持在緊繃狀態,對比爾史柯斯嘉來說都還不算什麼,最辛苦的是本次拍攝全程幾乎都不得與其他演員接觸,使他太陷入在角色之中,時常做惡夢。而聊到其他小演員感情之好,他又忍不住更吃味——飾演魯蛇俱樂部成員的傑登里柏赫傑瑞米雷泰勒蘇菲亞莉莉絲芬恩沃夫哈德等小演員在電影拍攝期間就變成了非常要好的朋友,時常私下約出去玩。

雖然比較孤單,比爾個人的犧牲顯然是值得的,電影最後呈現出來的驚悚效果非常好:「因為他們實在不應該和潘尼懷斯變成朋友,所以我和小演員們直到對戲才是第一次見面,全片拍完我比較熟的就只有導演還有製片,我第一位見到的小演員是飾演艾迪的傑克狄倫葛雷瑟,當時是拍他遇到痲瘋病患後看到牠,嚇到哭出來的橋段,喊卡後我問他還好嗎,結果他很激動地說『剛剛真是超級讚!』讓我很高興這次是和專業演員合作,而不只是一般小童星,他們都很清楚拍片和私底下要分開來,而我本人根本不是什麼殺人小丑;除了飾演小喬治的傑克森史考特,偶爾會分不清楚現實和工作的區別,因為他實在太小了。

延伸閱讀:

 

關於作者

飽妮/電影宅

一個勵志以宅為業的電影愛好者,正努力經營一個充滿自嗨的粉專,以及很多肺片的YouTube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