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影評/《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拿捏敘事與歷史的最佳距離

0

整體而言《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的確是今年值得一看的劇情小品。

偶有閃失但瑕不掩瑜,《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以真實歷史事件為出發點,透過一個再平凡也不過的觀眾代理人,看見驚心動魄的悲劇真相。雖然花了點時間才進入故事核心,過程中也時不時有些過於刻意,整體而言仍是值得一看的類型佳作。

根據韓國光州事件(近似台灣的 228 事件)改編,《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描述 1980 年政局動盪的韓國,愛家但貪財的計程車司機,載了名外國旅客前往光州,誰知道所謂外國旅客其實是名德國記者,聽聞光州當地的政府暴行欲前往調查,兩人就這樣陰錯陽差成為歷史悲劇的見證人,更必須背負著讓世人知道真相的沉重責任。

計程車司機與記者的超展開之旅,暗藏扭轉歷史的深沉意涵。

要在還原歷史真相同時平衡追求故事張力並不容易。就大部分時候來說,《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導演張勳做出了不錯的成績,透過真實人物的故事加以誇飾,呈現出光州事件的演變,以及國族悲劇後,努力被看見的小人物。

電影本身善加利用超過兩小時的片長,緩緩開展主角一開始的貪財固執,外國記者的冒險過程,光州平靜表面下的肅殺之氣,眾人的相處與理解,最後才進入暴動和屠殺,讓衝突節節升高的同時,有著震撼人心的效果,在片尾的掃射中達到悲劇高潮。不意外地,宋康昊還是一如以往地可靠,演起來是駕輕就熟,片尾一段獨自購物並用餐的畫面,在無聲中傳達出澎湃的感情,與關鍵男配柳俊烈之間也有著不錯的對手戲,中間的餐桌閒聊,比任何國仇家恨更深植人心。

湯瑪斯科瑞奇曼角色搭建與宋康昊相比略為薄弱,此點有點可惜。

但即便如此,有些時候《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在重現歷史與情感衝突之間,還是有些過於各說各話的嫌疑。電影不疾不徐的步調,固然更能讓觀眾投入人物的處境,以及在鎮壓開始時有所投入,但這也意味著電影前半段遠沒有後半段來得吸引人,加上擔任歷史見證人的德國記者(以及演員湯瑪斯科瑞奇曼本身)在忠於歷史外,沒有太多明顯的個性或心境轉變,讓整個德國記者支線,遠沒有男主角來得有記憶點。雖可以理解導演如此做的原因,仍很難不感到有些失落。

此外,對比電影前半段的節制與耐心,後半段節節升高的衝突也莫名有著過於明顯的斧鑿痕跡。部分如前述前述宋康昊獨自用餐的橋段,以及最後衝突現場捨命救人的英勇事蹟,狗血之餘尚能逼出淚水,徹底平板的反派以及最後的飛車追逐,就只破壞了電影的臨場感,並突顯導演在調度能力上的侷限,實在有些多餘。

《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希望觀眾能在單純直接的人物情感裡頭,透過市井小民的視角,看見巨大歷史悲劇的面貌,就這部分來說算是可圈可點。但成功引起並抓住觀眾注意力是一回事,如何讓人沉浸其中不可自拔又是另一回事。《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表現不俗,只是無論就題材的重要性與潛力來說,還有做得更好的空間。

延伸閱讀:

關於作者

Philip

生活環繞電影、影集、古典樂與吃喝存在的不務正業上班族。努力做一個假文青,但每每淪為不甚好笑的脫口秀藝人。經營有 P is for Pictu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