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包裝的老派風情!專為奧運而生「東京五輪音頭」的背景故事

0
  • 文/費雯麗

去年里約奧運結束時,下一屆主辦國日本負責了約 10 分鐘的閉幕表演,無論是運用影像、燈光效果所營造的科技感,或者是將真人結合動漫人物的演出,內容中展現的創意、內容、手法都令人驚艷。而在今年夏天,日本則推出了「東京五輪音頭」宣傳影片,回到面對「祭典」時日本人的傳統視點,盼望可以帶起國民用舞蹈與歌曲加溫氣氛的心情,一同應援 3 年後的東京奧運。

「東京五輪音頭」並非新創曲目,它誕生於 1964 年東京奧運前一年的 1963 年,是一首專為奧運而生、由 NHK 製作的應援曲。「音頭」為日本的傳統樂曲類型之一,雖說是傳統,它其實又是自古代雅樂轉型而成的新型態,主要有一名主唱者負責領唱歌詞,再由其他人負責合音、吆喝,以獨唱齊唱交錯吟唱的形式而成,再配合著舞蹈動作,至今仍常見於傳統祭典與民俗活動。有一種日語的用法叫做「音頭を取る」,意思就是指領唱、領頭、大家一同要舉杯慶祝或者要一起進行什麼動作時負責的「帶頭」動作;至於「五輪」,指的就是奧運。

為了讓人們都能提早熟悉,且為了帶動奧運熱潮,舊版「東京五輪音頭」選在上一屆東京奧運前一年的奧運紀念日,也就是 1963 年 6 月 23 日發表,由古賀正男作曲、宮田隆作詞、歌手三橋美智也負責演唱。有趣的是,這首曲子在版權所有的唱片公司日本哥倫比亞 許可之下,將錄音權開放給所有同業。這對向來重視版權的日本是個特別的舉動,但越多人唱,越易流傳,每個人可以用自己的方式,詮釋不同版本的東京五輪音頭,卻又不會偏離中心,符合「音頭」與「奧運」人人參與的精神。此舉顯然相當見效,坂本久、北島三郎、橋幸夫、三波春夫等歌手紛紛推出自家版本,街頭巷尾傳唱著,其中以三波春夫賣得最好,1964 年奧運年底,銷量就突破了 130 萬張以上,也成為他的生涯代表作。

1964 年的東京奧運,是戰後復興後日本重新站上世界舞台的定心丸,對內對外都是自信的展現與篤定,意義重大,那份光采與信心,從奧運的戰績、當時的氛圍、聲音與氣息,至今仍令資深一輩懷念不已。那麼橫跨 50 多年,「東京五輪音頭」到 2017 年的現在、3 年後的 2020 東京奧運還管不管用呢?過去的熱門風潮,現在看起來會不會太老派呢?不過「老派」不一定是貶義,亦能是富含著文化底蘊、風味俱佳的傳統風情。

新推出的「東京五輪音頭-2020」宣傳影片中,以澀谷為背景,眾人齊聚穿著印上 2020 東京奧運 logo 的浴衣,一同唱跳。雖然看似簡單,但其實埋了許多元素在影片中。比如作為東京街頭代表的澀谷,在 JR 澀谷車站前、被無數日劇與電影使用的知名交叉路口,每次只要日本足球隊比賽時,這裡就會擠滿「藍魔鬼」們,穿著象徵代表隊球衣的球迷們在此喧鬧,因此也被稱為祭典騷動之街。最具代表性的街道風景,加上總是熱情祭典的人們,還有哪裡更適合作為「東京五輪音頭-2020」背景呢?這塊常擠滿媒體記者做連線報導的澀谷交叉路口,在影片中也請來超資深實況主播古館伊知郎進行演出,用他激昂的聲音,來帶動氣氛。

再以曲調來看,雖然在骨幹上沒有太多改變,新版的東京五輪音頭添加了一些藍調、搖滾的元素,讓整首歌在傳統中又突顯出流行音樂色彩,由演歌家石川小百合、加山雄三和歌手竹原 Pistol 3 人負責演唱。石川小百合和加山雄三在日本已擁有家喻戶曉的認知度,石川小百合每年都是紅白歌合戰的常客,不聽一首〈越過天城〉或〈津輕海峽・冬景色〉感覺就像沒過年,至於加山雄三的〈永遠和你在一起〉在 1965 年發行,銷量已突破 350 萬張,〈大海、這份愛〉更是只要綜藝節目提到對大海與釣魚之愛都會播放的梗歌,聲音在年輕世代的認知度也很高。竹原 Pistol 雖是 3 人當中資歷最淺的一位,但以特殊的唱腔與療癒系滿點的作品,獲得關注,尤其今年為日劇《 Byplayers 同居吧歐吉桑們》演唱主題曲〈 Forever Young 〉,更是引起了討論話題。由這 3 人撐起這首「東京五輪音頭-2020」,一點都不違和。

以歌詞的部分來說,新版作出了一些改變,比如將「羅馬」的字樣改為上屆主辦城市「里約」、將歌詞中的季節描述從秋季改為夏季(1964 年時在 10 月舉辦,2020 年則會在 7 月底至 8 月舉行),再多加了一小段對東京的描述,並且有一段將「奧林匹克」改成「帕拉林匹克」,意識到殘障奧運這一塊,也因此在影片的舞步教學中,也加入了輪椅者適用的動作,都顯示出主辦方想要呈現的多元面。順道一提,在官方網站中,特別標示了歌詞的改編「已獲得原作詞者宮田隆之遺族與其他關係者的了解」,才進行製作,雖然有些人可能覺得是形式,但這份尊重與細膩的動作、刻意標示出來的版面,仍讓人覺得做得很到位。

椎名林檎於 2015 年 8 月在台開唱。

去年里約奧運閉幕典禮時擔任音樂監督的音樂人椎名林檎,在朝日新聞的報導中曾指出,世界上的人們,對日式風情的認知停留在「忍者、武士、藝伎、花魁遊行」這些日常生活中看不見的東西;若當他們到日本時看不見這些,就像是「說謊」了。因此想要呈現出日本不諂媚的款待。而這份精神與執著,也是 2020 年東京奧運中,筆者最期待看見的風景。

用來宣傳的傳統老東西並非是偏離現實,畢竟祭典中的音頭仍在傳唱、手勢舞步仍然俐落,至於「懷舊牌」管不管用?其實這個改編新版,並非是毫無根據、單憑念舊情感的決定,當 2013 年確定 2020 年的奧運舉辦城市為東京時,三波春夫版本又多賣出1萬張,iTune 等線上音樂商店的銷售度飆升 10 倍,數字不代表一切,但可以提供一些趨勢與祕密。接下來的奧運宣傳活動還會出什麼新招或舊哏?實在令人期待。

延伸閱讀: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