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影評/《東京喰種》:生存或滅亡的無解習題

0

文/費雯麗

如果有一天,你變成了「怪物」,必須吃人才能生存,你會為了活下去而泯滅人性?還是不願傷人結束自己?你發現這個問題的矛盾之處了嗎?因為「求生存」本就是一種人性本能,而套一句常用標語,自傷亦不能解決問題。這項兩難的絕境,就是《東京喰種》設下的無解設定,也讓一部看似以特效場面為主的科幻題材,提升到哲學與人性的探討層次。

《東京喰種》改編自漫畫家石田翠的同名作品,描述著在東京中,有一群「喰種」潛伏著,他們外表與常人無異,卻以吃人為生,人心惶惶卻無所適從。平凡大學生金木研(窪田正孝 飾)在和心儀的女孩約會時,卻成為被喰種鎖定的獵物,雖然在危急之際被解救了,卻因為移植了喰種的器官,成為半人半喰種的存在,他無法再食用人類的食物,卻開始渴望人肉。經過各種掙扎與糾結,金木研決定要活下去之後,開始在遵守著「原則」的喰種們聚集之咖啡店,學習起生存之道與自衛技巧,但即使他拼命壓抑自己,卻仍舊成為「正義一方」之搜查官們的獵捕對象,如何「正確」地活著、如何保護在乎的人,成為奢侈又難解的習題。

《東京喰種》花了幾乎三分之一的篇幅,去描述金木研如何從正常人變成半人半喰種,痛苦而殘忍的過程:從一開始和心儀女孩約會時的羞澀與心動,急轉直下到被虐殺的性命危機;好不容易逃過一劫,卻讓他慢慢察覺到身體的異變;為了想證明自己是正常人,拚命瘋狂地把食物塞進嘴裡,卻又難以下嚥而不斷嘔吐;歇斯底里地開始迷戀起人肉的味道,猛然回神後的自我厭惡與飢餓難耐。循序漸進卻無力阻止的發展,無妄之災,誰能逃過?而好不容易歷劫歸來,為何不能順應求生意志?一個接一個的難題,讓觀眾跟著金木研一起陷入絕望的漩渦,也讓人讚嘆起窪田正孝演技的渲染力。

為了生存,你吃不吃?為了活著,你殺不殺?耐人尋味的是,人們可以用驚人的毅力去忍耐自己的苦難,但常常卻為了「他人」,做出意想不到的覺悟與決斷。對金木研來說,關鍵點就是青梅竹馬的好友與善良喰種的笛口母女。為了生存而殺人、吃人,對金木研來說有太多掙扎,因此他努力按耐飢餓感,但面臨好友生命垂危之際,體內的「赫子」(喰種在捕食時,由體內伸出的捕食器官)卻第一次覺醒過來,而親眼目睹到搜查官對喰種的殘酷捕殺、笛口母女的生離死別後,才真正意識到必須起身戰鬥,才能保護想要守護的東西。

殺戮從來就不是解方,不同的立場簇擁不同的真理,喰種中既有毫無原則的食人魔,也有但求歲月靜好的無爭者;搜查官以謀求人類安全為宗旨,卻沒有想過刀下的魂魄,也是有親人、有血肉,會失去理智殺紅眼的,當然也不只是喰種的專利。所謂的「正義」,究竟又是什麼呢?而誰可以決定他人生存的資格、抑制他人求生的本能呢?

電影中,最有魅力的角色莫過於清水富美加飾演的霧嶋董香了。比起俐落帥氣的打鬥場景,筆者最有印象的一幕還是她明明無法食用人類的食物,卻因為不想傷了朋友的心,硬逼自己笑著吃下對方準備的便當,最後只能縮在廁所裡痛苦地吐出來。看似冷漠卻又溫柔、戰鬥力強大,保護同伴的心情比任何人都強烈,為此她可以順著喰種的「本能」,殺人不眨眼。這一點一滴漸漸構築起董香複雜的人物設定,而當她吶喊出「我只是想回下去而已,這點哪裡不對了?」如此樸質的問題,問的不僅是搜查官,更是觀眾。


可惜清水富美加因宗教理念而「出家」,改名為千眼美子,後來在《東京喰種》的各大宣傳活動中都未出現她的蹤影。只要不危害他人、不侵犯他人權益,信仰是個人自由,姑且不論檯面下,清水富美加與教團、經紀公司的糾紛多複雜,但若她因為這部電影的內容,而感到「心靈受創」的話,那麼她也許並未看懂這部作品想要傳達的理念與反思,這也是筆者覺得相當可惜之處。

結尾留個一個絕佳的位置,既作為收尾,也有拍續集的潛力,可惜作為女主角的清水富美加勢必無法再演出,未來在劇情上如何做調整,也是一項待解決的問題。但無論如何,《東京喰種》仍是一部精緻而有趣的漫畫改編作品,不只是看場面與特效,亦衍生出許多思考空間,畢竟 “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

延伸閱讀:


立即下載泛讀 APP 優質知識不漏接

泛讀 Android 版 (點圖下載)

泛讀 iOS 版(點圖下載)

每天有成千上百則的娛樂資訊透過社群與通訊軟體朝你湧來,要從混雜著名人八卦、血腥暴力、花邊新聞,過濾出值得花時間閱讀的文章越來越難了嗎?

為了讓和我們一樣重視娛樂產業的你們,有更好的內容與體驗,「泛讀」閱讀器 Android 版 iOS 版也上架啦!他讓你的閱讀負擔更輕巧、更舒服,它不只是一個 APP,它更是你知識的能量補充品。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