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是「飛車版 La La Land」!《玩命再劫》與音樂密不可分的 3 大看點

0

以《活人甡吃》《終棘警探》《醉後末日》的「血腥冰淇淋三部曲」而打開知名度的英國導演艾德格萊特,才華洋溢集編、導、製片與演員於一身。以喜劇類型聞名的他,這次網羅新生代人氣演員安索艾格特莉莉詹姆斯、兩位影帝凱文史貝西傑米福克斯,推出以音樂為主打的動作電影《玩命再劫》,將飆車、搶劫、音樂、愛情等元素完美結合,上映至今好評如潮。究竟被稱為「飛車版 La La Land」的《玩命再劫》好看在哪?在進電影院一探究竟之前,以下整理 3 大看點讓你更加期待:

不只是歌曲大串燒而已

談到在執導生涯創下高峰的《玩命再劫》,艾德格萊特表示他早在《活人牲吃》前就有想法,由於聽到某些歌曲、腦海會浮現某些場面,於是就漸漸有了電影的構想:「在主角尚未出來前,我就邊聽歌邊想像動作場面了,然後我知道這會是一部飛車電影。我在聽 Jon Spencer Blues Explosion 的〈Bellbottoms〉的時候,腦袋浮現了飛車追逐的場面,並且能夠具體化,所以電影的前半部分也都跑出來了。」

艾德格萊特從 10 年前開始動筆,但是斷斷續續地因為其他工作而耽擱。直到他幫 Mint Royale 拍攝〈Blue Song〉的 MV 後,整部電影的中心概念變得完整,也開啟了他真正動工的契機:「想來覺得有趣,電影的故事是來自於一部 MV,拍攝這部 MV 就像是讓我測試電影的開場可不可行一樣。

在我跟 Mint Royale 第一次討論的前一晚,我心裡想著『我到底他*的要怎麼做啊?不然來個亡命的車手好了』,結果一開始拍完還對自己很生氣,因為就算 MV 拍出來的成果很好,我還是覺得幹嘛用這個點子。之後,男主角 Noel Fielding 在 MV 發布之後越來越紅,就連 MV 也在接下來的 10 年持續發燒,我才知道這個會受歡迎,而就變成了電影的基礎。我甚至能說,拍攝這部 MV 就像是為電影開啟一條正確的道路。」

在《活人甡吃》《歪小子史考特》《醉後末日》等作品中,即可看出艾德格萊特常在電影裡注入音樂元素。在 2007 年完成《終棘警探》後,艾德格萊特就告訴英國製片公司 Working Title 他的構想:一部以音樂為主的飛車電影。然而連故事大綱都還沒說,跟他合作多年的製片艾瑞克費納則告訴他「你應該拍這部片」,於是他在 2011 年完成了劇本初稿。

「我想在那個時候,經過了《活人甡吃》《歪小子史考特》《醉後末日》,我越來越喜歡拍這種有音樂(歌曲)襯托的作品。像是《活人甡吃》的其中一幕,用 Queen 的〈Don’t Stop Me Now〉當作打殭屍的配樂,我覺得這種作法很有趣。在寫《玩命再劫》的劇本時,一直想著『這樣真的能成為一部電影嗎?』——歌曲與敘事必須融合在每一幕場景,不管是用機器播放出來、或是主角用耳機聽,總之就是不能只是背景音樂。這漸漸成為了一種企圖心,讓這部電影就是為音樂而生。」艾德格萊特說。

貨真價實的飆車場面,同時配合音樂

《玩命再劫》成了艾德格萊特執導以來場面最大的電影,除了歌曲與音樂以外,飆車成為了本片另一大賣點。在 CGI 動作片滿載的現在,他十分堅持每一次飆車都要來真的:「如果你在拍一部飛車電影,卻沒有用真的車子競速與追逐,那有什麼意義?如果我的任務只是坐在綠幕前指導演員們對空氣反應,那我不知道這是在幹嘛。」

「雖然我拍過類似的場面,但從未有如此大的規模。」艾德格萊特表示,這次有賴於堅強的幕後團隊協助,讓他對飆車場面十分有信心:特技駕駛演員有出自於《捍衛任務》《玩命關頭》《傑森包恩》《不可能的任務》系列的 Darrin Prescott(同時也是第二副導演)、Jeremy Fry、Robert Nagle 等,加上《駭客任務》的攝影指導 Bill Pope。

除了實戰實拍以外,在拍攝電影時必須謹慎計算每一幕的時間與動作,使歌曲與飆車場面相得益彰:「這首歌包含的場景是從這裡到那裡;那首歌的場景則是從這裡到那裡。我們必須算好歌曲的長度以配合拍攝,必須將歌曲的錨牢牢釘在場景裡,才能創造出屬於寶貝的英雄時刻。」

他舉例,某個鏡頭可能有一分鐘的空擋,那這一分鐘要放進哪首歌的哪一段,都是經由反覆思考過後的。另外,他們在拍攝時並未出動多台大攝影機跟一堆車子,只需要用數學的方法抓出車子與演員出現在鏡頭裡的秒數,配合歌曲的長度便能製造出精采的戲劇效果。他打趣說著這樣還可以省下一些錢,而拍攝出來的成果使電影看起來比實際預算還要高。

選曲透露出導演風格

當被問到是否有哪些電影配樂的選曲或編曲影響了《玩命再劫》,艾德格萊特首先回答了一個很符合個人作風的作品——混合奇幻與恐怖的喜劇《美國狼人在倫敦》:「我一時想到的是《美國狼人在倫敦》,非常非常的魔幻,尤其是結尾切到字卡的那一瞬間更是經典,每次我在看這部電影的時候,都在想怎麼會有那麼完美的終幕。

我不知道要怎麼描述才不會毀了觀眾對這部電影的期待與感想,這是如此有悲劇性色彩、令人心碎的結局,但是那一幕結束、在跑工作人員名單時,配上的居然是 The Marcels 的〈Blue Moon〉,這麽歡欣鼓舞的 doo-wop 歌曲!我記得第一次看到的時候整個人都起了雞皮疙瘩,直到我現在回想起來還是。這種有點惡作劇的作法居然能完全總結出這部電影的精華,同時讓人感到有趣、詭異及心痛。」

除了熱血沸騰的飛車場面以外,浪漫元素在《玩命再劫》也佔了不小的成分,當寶貝遇到真命天女而萌生退出江湖之意之後,卻在某次大搶案後受到威脅,而成為了一對亡命鴛鴦——這段完全可以能寫成可歌可泣的愛情故事,但艾德格萊特選擇的是同樣以 80、90 年代的音樂貫之,強烈的節奏感與復古情懷配上這對年輕小情侶的苦戀,看似與氣氛無關的歌曲,仔細一檢視則以是歌詞作為推進劇情的工具,不難看出他對於選曲的俏皮與巧思。

完整原聲帶在此:

延伸閱讀:


【活動資訊】

 

第三年的 Taiwan Beats 國際論壇,我們希望再度邀請所有關心音樂的人,與我們一起交流探討與國際接軌。繼 2015 年的 App 與數據應用、直播演唱會與跨界、2016 年的線上內容專題之後,今年繼續禮聘國內外音樂產業專家齊聚一堂,討論各種世界矚目的音樂科技與新創議題。我們不收取任何費用,只願這樣的活動能為台灣音樂的推進注入能量。

在 8 月 24 日這一天,讓我們暫且放下手邊工作,一起來聽聽這些專家怎麼說,幫助我們──預見音樂未來!

關於作者

SELINA

Punchline 電影癡。ig: @personalfilmfestiv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