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 《華麗女子摔跤聯盟》:娛樂之餘展現非凡生命力

0

華麗、風趣,帶著些許感傷,《勁爆女子監獄》團隊新劇《華麗女子摔跤聯盟》透過 80 年代女子摔跤聯盟草創過程,刻畫一群特立獨行女性在性別歧視大行其道的時代,藉由摔跤尋找自我與成就的過程,無論台上台下皆是魅力十足,娛樂之餘展現出非凡的旺盛生命力與關懷,是今年最讓人驚喜的喜劇影集之一。

故事上,《華麗女子摔跤聯盟》有如《飆速青春》遇上《力挽狂瀾》,描述鬱鬱不得志的龍套女演員露絲前往一項神秘試鏡,卻發現這其實是一個全新女子摔跤節目「華麗女子摔跤聯盟」的海選。在 B 級剝削片導演山姆指導下,露絲與其他被社會排擠遺忘的女人們開始一步步蛻變為摔跤選手,在擂台上尋求鎂光燈與人氣,在擂台下尋求友誼與人生方向。

無論是題材或製作團隊,《華麗女子摔跤聯盟》都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女性主義影集:2 名原創人麗茲弗海卡莉門施是女性,擔任監製的珍姬可汗是女性,大半集數的導演與編劇是女性(負責定調的試播集導演傑西派瑞茲雖然是男性,但先前也在同樣揮舞女性主義大旗的《女孩我最大》耕耘了很長時間),故事扣除導演山姆外,絕大多數時候皆環繞在露絲與她其他女性同事/朋友/對手的生活點滴上,以詼諧誇張的筆觸,處理女性情誼和困擾。劇中對性別歧視的刻劃–單薄刻板的角色、相夫教子的責任、毫不掩飾的物化與剝削—–很遺憾到了 21 世紀一樣時有所聞,所幸裡頭的情誼與希望也同樣真實——一段選手們一同慶生的畫面,可能是全劇最感人的時刻。

而正是這份誠摯溫暖的情感,以及劇中滿滿的正能量,讓《華麗女子摔跤聯盟》與其說是熱血運動劇,更接近《勁爆女子監獄》那樣,以訴說女性故事為主的生活小品(只是湊巧這些女性處在一個相當特殊的環境裡罷了)。純論擂台上的場面,《華麗女子摔跤聯盟》算是偶有佳作(只是先提醒一下,實際的摔跤場面要到影集後半才逐漸增加,為了各種女女互摔場面而接觸本劇的觀眾可能得等等),但各種荒謬又爆笑的處境,以及五光十色的 80 年代才是本劇重心,一如實際的摔跤運動–選手誇張的個性和表演方式,遠比打得你死我活血肉模糊更有娛樂效果。

在這前提下,找來過往以《廢柴聯盟》裡頭俏皮善良形象聞名的愛莉森布里擔綱本劇女主角,便不是那麼讓人意外的決定(布里優秀的的聲音演技會在後半段大放異彩),無論角色略帶理想化的性格,或為了理想所付出的代價與努力,皆呈現一個充滿瑕疵又相當討喜的女主角,一如著名博客主持人馬克馬龍飾演的尖酸刻薄導演山姆。

正如其中一個角色在劇中的體悟,《華麗女子摔跤聯盟》基本上如摔跤運動本身一樣,是一場場誇張狗血的肥皂劇,但因為執行太過真誠,演員願意全心投入,以至於作品不只是剝削或利用角色,反而打出全新的魅力與娛樂性。作為第一季,《華麗女子摔跤聯盟》現階段還有些需要修整的毛邊(一如許多長度自訂的 Netflix 影集,本劇偶爾步調顯得太鬆散,也花了點時間才真正進入狀況),但一旦這群女人準備好踏上擂台,則任何人事物都阻止不了她們帶來娛樂與感動的震撼。

延伸閱讀:


【活動資訊】

 

第三年的 Taiwan Beats 國際論壇,我們希望再度邀請所有關心音樂的人,與我們一起交流探討與國際接軌。繼 2015 年的 App 與數據應用、直播演唱會與跨界、2016 年的線上內容專題之後,今年繼續禮聘國內外音樂產業專家齊聚一堂,討論各種世界矚目的音樂科技與新創議題。我們不收取任何費用,只願這樣的活動能為台灣音樂的推進注入能量。

在 8 月 24 日這一天,讓我們暫且放下手邊工作,一起來聽聽這些專家怎麼說,幫助我們──預見音樂未來!

關於作者

Philip

生活環繞電影、影集、古典樂與吃喝存在的不務正業上班族。努力做一個假文青,但每每淪為不甚好笑的脫口秀藝人。經營有 P is for Pictu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