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酸甜之味》導演許肇任與編劇杜政哲:當《 16 個夏天》遇上《出境事務所》

0

撰文/Maple;攝影/黃詠靖

導演許肇任與編劇杜政哲接受娛樂重擊專訪。

以《 16 個夏天》入圍金鐘編劇獎的杜政哲,這回攜手當年在金鐘上正面對決的《出境事務所》金鐘導演許肇任共同合作,再度在 TVBS 與公視同步推出年度旗艦大戲《酸甜之味》,俱是情感筆觸細膩的兩人,這回共同挑戰家庭劇《酸甜之味》,究竟會為觀眾帶來什麼樣的滋味呢?

兩位台灣影視傳奇 熟識多年的首度合作

杜政哲和許肇任都堪稱走過台灣影視起落,兩人談吐間,不覺就畫出一個個傳奇。編劇筆觸溫暖細膩的杜政哲,本人卻是落落大方,談起自己一生經歷宛然像個說書人。戲劇科班出身的杜政哲是《出境事務所》編劇呂蒔媛的學弟,畢業後就開始進入編劇這行,從廣電基金劇、兒童劇、午間閩南語劇一路寫到偶像劇,又遇上老三台改朝換代之際想做有新意的八點檔,於是跟徐譽庭合作寫了《流氓教授》等等。經歷如此豐富的他,卻始終沒跟熟識多年的許肇任合作過。他笑說:「其實《 16 個夏天》本來就想找許肇任,但被《出境》先搶走了,結果就是在金鐘變敵人。這次跟許肇任合作,也希望《酸甜之味》能跟《 16 個夏天》一樣,再拿一個金鐘導演獎囉!」

拍攝風格節制優雅的許肇任,總是在處理衝突時展現出他的溫柔婉約,在螢幕前給人的感覺常常比杜政哲還要纖細,跟本人形象形成的反差不可謂不小。外型粗獷黝黑,但說起話來便顯出粗中有細的許肇任,是 17 歲開始就在片場長大的孩子,他不但經歷過《孫叔叔說故事》、《包青天》等台灣電視傳奇,還參與過《一一》《黑暗之光》等經典台灣電影製作。說起從製片組轉導演組的轉捩點,許肇任坦承:「第一次進到導演組就是張作驥導演的《黑暗之光》,當時擔任助理導演,所以我其實受張作驥導演的美學影響很大。」

《酸甜之味》原名《吃飯時間》,因為杜政哲在劇本構想的初期,就確立他想透過很多吃飯日常的場景,去勾勒出家庭關係的面貌,而這個手法和受台灣新電影美學影響的許肇任,簡直一拍即可。許肇任直言:「我本來就很喜歡拍吃飯、家庭的戲。其實以前拍偶像劇,不管角色是高富帥或傻白甜,他們的家庭都還是很重要的部分,我也拍得特別起勁。所以這次小杜一說他是要寫家庭戲,議題還結合四個季節、不同主角觀點來敘事,就覺得非常有意思。」

許肇任的拍攝風格相當節制優雅。

也接過不少中國編劇工作的杜政哲分享他這次在台灣做《酸甜之味》的想法,談到:「我覺得自己算是幸運的台灣編劇,雖然寫過中國的戲,但一直都在台灣工作。我目前的規劃是每年至少寫一部台灣劇,因為自己畢竟是在台灣長大的小孩,最想寫的還是台灣生活經驗,一年一部就好好做。中國我能寫的就是古裝玄幻或武俠,而且現在都是 IP,我只能在既定框架下去創作。但我自己還是喜歡原創故事,從最原生的角色下去發展故事,發展到後來可能會有連自己都意想不到的過程和結果,作為編劇我是很享受那個創作過程的。」

對日常真實的追求,也是許肇任創作的核心,他認同地說:「我自己的作品也是生活感很重,我喜歡拍真實、有觀點的東西。有時候,拍片對我來說很像是生命的出口。拍片的時候,我可以把真實的情緒和感觸都釋放出來,跟角色、故事結合在一起。常常我拍完片,大概要花一個禮拜的時間,才能從戲裡抽離出來,回到真實世界。」

更巧的是,許肇任導演還補充:「像這次《酸甜之味》劇中的家庭組合,其實跟我家一模一樣,就更會有感覺,我自己就像是老么小剛的角色,從小沒什麼管我,我甚至跟他一樣是左撇子,只差我沒有談姊弟戀。不過如果從我的角度去看整個家關係,可能會跟劇本不太一樣,所以我就嘗試用老二的角度去看、去拍。」

所以《酸甜之味》在杜政哲建構了家庭角色之後,杜政哲和許肇政在開拍前也展開了密集會議,把兩個人的想法交融一起,有些角色和關係也稍微有些調整,讓它們更接近日常真實。許肇任特別提到:「尤其因為吃飯的戲非常多,飯桌的位置怎麼坐非常重要,只要動一個位置,人跟人的關係就完全不一樣。」杜政哲也補充自己到現場探班時,感受到許肇任導演腦海中清晰的思路:「我就看他叫誰坐哪邊、誰坐哪邊,怎麼坐、怎麼吃,指令非常分明。」

週播不該只有偶像愛情 親情家庭劇也可以從另類角度切入愛情

杜政哲也提到這次做《酸甜之味》有個很大的初衷,「就是要好好寫家庭劇。」雖然家庭劇看似平常,但在台灣已經好幾年沒有出現週播的家庭劇,幾乎都是八點檔,杜政哲表示:「其實家庭真的是個值得好好寫的東西,但八點檔難免會變成長壽劇,表現方式會變得比較雷同。而且同時我也想提問,難道週播劇只能是愛情偶像劇嗎?其實偶像劇主力時段很久沒有家庭劇了,這也是我想正面挑戰的任務。」

杜政哲也提到這次做《酸甜之味》有個很大的初衷:「就是要好好寫家庭劇。」

除了覺得家庭劇日常值得寫,杜政哲也笑說:「而且,坦白說,偶像劇真的已經寫到連自己都覺得好膩了,不管是哪一種都寫到老梗了。反而是從家庭、家人關係的角度出發,能去討論到愛情跟親情不同的面向。」

杜政哲特別提到劇中張書豪方志友這一對,杜政哲說明:「這一對其實是愛情長跑十年的情侶,雖然還沒結婚,但感情互動都已經像家人一樣,所以跟寫一般的情侶就有很大的不同。後面有一場關鍵衝突戲,他們雖然因為問題而爭執,但同時他們之間又是永遠關心彼此的家人,所以很多話都是藏在心裡,表面上波瀾不驚,內心又有很多酸楚跟情緒在醞釀。那場我真的自己寫到哭,覺得非常感動。即使過去可能寫過 800 次情侶吵架,但這次從家人的角度切入,就有完全不同的觀照。」許政哲更語重心長地說:「這次想寫親情,也是因為很多家人都是如此日常,因為太近了、切不掉,反而感受不到彼此的重要性,看似沒有激情,但直到失去了我們才會驚覺對方有多重要。」

張書豪在本片擔任男主角。

許肇任也認為,《酸甜之味》最重要的就是捕捉家庭日常感。他為了營造出角色、演員之間真的熟絡自然到宛如家人的感覺,花了不少苦功:「這次嘗試比較自由即興讓演員發揮,試著讓他們走出框框外,把場景真的當作自己家,慢慢到後來演員可能就會出現一些滾沙發等等比較自然的動作。同時也安排每一場吃飯戲菜色有不同變化,讓角色的動作不一樣,就會呈現出不同的個性和關係面向。」他也提到:「這個過程到後來,就可以看到演員相處模式的變化。所以有些重要戲,其實都等到他們後來真的熟了之後再重拍,默契互動的火花就完全不一樣了。」

杜政哲寫吵架戲印象深刻,許肇任也對拍吵架戲印象深刻,他分享自己第一次拍吵架戲的心情:「這是第一次拍這麼多人吵架,全家人大亂鬥,真的是自己都嚇一跳。以前拍情侶吵架,了不起就兩個人。這一家是八個人吵架,而且還要讓每個人的立場、態度都表現出來。」許肇任也補充:「在現場真的可以感受到他們情感間的拉扯。這不像談戀愛可以一刀兩斷,吵完真的可以從此不相往來。他們是吵完還是家人、還是要回來,所以現場還蠻感動的。」

也因為角色、演員後來演到像家人一樣,也激起不同的火花。許肇任笑說:「像張翰那個角色,劇本階段大家都沒想到他實際可以這麼好笑,完全是出乎意料。因為他在家裡是局外人,畢竟是女婿,所以他臉皮最厚,因為不喬他的事,所以他就可以自己去做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打破僵局等等。」

可能也因為《酸甜之味》的劇本與導演都相當用心,打動了許多好演員參與演出,劇中潘家竟是「金鐘家族」,從六月、柯淑勤、張書豪、黃遠等等,都拿過金鐘獎。杜政哲和許肇任自己也對初剪成果頗為滿意,杜政哲表示:「我自己在看初剪的時候也嚇一跳,看了兩集後發現我好像跟他們一起在呼吸,就像自己跟這些人一起生活過,節奏推動都很自然,渾然不覺 70 幾分鐘已經過去了。」看來,這次他想再催生一座金鐘導演獎已經有譜了。

延伸閱讀: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

mmf porn
porn
free po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