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影評/《美女與野獸》:我何其有幸嫁入豪門

0

獸性王子逼我愛,只是愛他是我的選擇。(不對,這不是《格雷的五十道陰影》)

既想維持動畫的甜美夢幻,又要帶入 21 世紀的知性宏觀,迪士尼動畫最新真人改編《美女與野獸》就如演出女主角貝兒的艾瑪華森一樣,或許立意良善且努力不懈,但始終無法克服先天劣勢,將各種歧異元素融合為一,反而讓個別缺點更加明顯,糖衣充滿化學色素,藥石格外難聞苦口,加上不知是否刻意為之的浮誇視覺風格,到頭來就跟最近最火紅的建商廣告一樣,先天不足又裝腔作勢,成為眾矢之的也是剛好而已。

調性混淆是新版《美女與野獸》的最大致命傷。2015 年的《仙履奇緣》或許總是被調侃為過於夢幻且不切實際,但至少該片清楚理解自己存在的意義與價值(給觀眾 2 個小時的好夢,給片商票房收入),將真人拍攝的重點放在強化作品本質上。到了《美女與野獸》,原作動畫的色彩更為濃厚,熟悉的場景直接以真人亮相,歌曲完整移植登場,連服裝與台詞都是處處「致敬」。

這截圖和動畫有七八成像。

但 20 多年前動畫行得通的設計,到了 20 年後不見得行得通,於是無論村民的無知,或加斯頓的粗鄙,用真人演出反而更顯空洞不耐,對比《仙履奇緣》巧妙地賦予後母人性的一面,更是高下立判。偏偏編劇埃文斯皮里奧托普洛斯史蒂芬切波斯基又想要在這之中納入現代元素,讓電影有時顯得不必要的殘酷(如野獸與加斯頓的最後對決),有時莫名黑暗(如整段加斯頓與莫里斯的互動),甚至選擇讓樂福成為迪士尼真人電影的第一位同志角色,固然(一定程度上)解釋了他與加斯頓的關係,但多半時候,觀眾不會覺得他是一名同志,頂多只是特別聒噪讓人生厭的男性跟班—–若〈 Gaston 〉這首歌加深了一般觀眾對同志的刻板印象,還真不知此決定是福是禍。

不是每個動畫橋段搬到真人都行得通,〈  Gaston 〉就是個血淋淋的例子。

面對這樣一部「浪漫黑暗奇幻」歌舞片,導演比爾坎登也不知如何平衡衝突元素,僅是照本宣科地拍出所費不貲但看起來莫名平板的華麗場景。理應浪漫但更像舞蹈教室的主角共舞,以及各種假到深怕觀眾不知道這是動畫改編電影的特效(也讓演出野獸的丹史蒂文斯莫名滑稽)。同樣地,雖然沒有人願意承認艾瑪華森的選角失誤,但事實就是華森並不適合貝兒一角,既缺乏夢幻的雍容華貴,所謂的「知性」氣質又與許多行為反應格格不入,沒有太多演技也沒有太多魅力,加上僵硬的一號表情,被戲稱為斯德哥爾摩症候群還真是言之成理。

愛看書不代表角色很知性,就像會抿嘴睜大眼睛不代表會演戲一樣。

更可惜的是,扣掉主角生硬的演出和格外讓人出戲的畫面,本片仍有不少可觀之處。伊旺麥奎格伊恩麥克連朝氣蓬勃的配音扛起了枯燥無味的敘事者職責,為有如拉斯維加斯歌舞秀的〈 Be Our Guest 〉帶來電影其他時候嚴重缺少的火花與幽默感(至於說為什麼電影設定在法國然後所有演員都操英國口音,明明是蘇格蘭人的麥奎格又硬是要用法語腔唸白,個人就不得而知),艾瑪湯普遜化成灰都認得的溫柔嗓音也是全片另一個穩定的情感來源,在不朽名曲〈 Beauty and the Beast 〉的表現,甚至能與動畫裡的安吉拉蘭斯伯里分庭抗禮。就連角色免洗的喬許蓋德都莫名地令人同情,片名雖是《美女與野獸》,但似乎美女與野獸之外的部分更讓人著迷。

有沒有茶壺和時鐘和燭台演技比真人好的八卦?

沒有人說王子公主不能終成眷屬,就像沒有人說有錢住豪宅有什麼錯。但既想強調自己不是公主,又跌跌撞撞地住城堡有侍從愛王子,享受所有童話故事的高貴美好,就跟「我何其有幸嫁入豪門」一樣刺耳(我絕對沒有在說艾瑪華森雙重標準的意思)。當全片不過是更為粗糙的真人動畫,何不直接回頭看動畫就好呢?

延伸閱讀:


立即下載泛讀 APP 優質知識不漏接

泛讀 Android 版 (點圖下載)

泛讀 iOS 版(點圖下載)

每天有成千上百則的娛樂資訊透過社群與通訊軟體朝你湧來,要從混雜著名人八卦、血腥暴力、花邊新聞,過濾出值得花時間閱讀的文章越來越難了嗎?

為了讓和我們一樣重視娛樂產業的你們,有更好的內容與體驗,「泛讀」閱讀器 Android 版 iOS 版也上架啦!他讓你的閱讀負擔更輕巧、更舒服,它不只是一個 APP,它更是你知識的能量補充品。

關於作者

Philip

生活環繞電影、影集、古典樂與吃喝存在的不務正業上班族。努力做一個假文青,但每每淪為不甚好笑的脫口秀藝人。經營有 P is for Pictu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