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特蘭大》:一半喜劇一半劇情,百分之百經典

0
image002

今年的金球獎最佳喜劇影集《亞特蘭大》,單片頭字卡便牢牢抓住觀眾目光。

2010 年,FX 頻道以《路易不容易》,開了近年作者論喜劇的第一槍。本劇遊走於喜劇與劇情類型之間,時而荒謬,時而感人,百分之百原汁原味出自創作人兼節目統籌兼男主角路易 CK 之手。隨著《路易不容易》廣獲好評,近年越來越多喜劇,開始挑戰傳統上對「喜劇」兩字的定義。無論是 FX 自己頻道下,有路易 CK 加持的《更美好的事》《小丑夢搖籃》,Amazon 的《透明家庭》《我的密西西比》,Netflix 的《馬男波傑克》《勁爆女子監獄》等,觀眾落淚的頻率似乎取代笑聲,成為喜劇好壞的最新指標:只是不知道這淚水,是笑到落淚,還是痛(或感動)到落淚?

若說《路易不容易》開啟了此一階段的喜劇盛世,《亞特蘭大》便是本階段登峰造極之作,在引人發噱之餘,勇敢挑戰各種必須嚴肅以待的議題,直視現實的種種困境,又滿是各種超現實的綺麗狂想。說它是現在小螢幕最獨特、最大膽,也最至關重要的喜劇,想來也不為過。

image004

可以搞笑也可以嚴肅的 3 名主角。

由喜劇演員唐納德格洛佛自創自演,《亞特蘭大》描述格洛佛所飾演的失意商學院輟學生 Earn 為了謀生,毛遂自薦擔任初出茅廬的饒舌歌手表弟 Paper Boi 經紀人,所引出的一連串奇遇與挫折。雖然故事與饒舌息息相關,格洛佛自己也是名成功的饒舌歌手(藝名 Childish Gambino ),《亞特蘭大》卻遠不只是齣音樂傳記而已。饒舌一如《路易不容易》裡的脫口秀,像是一道傳送門,帶領觀眾進入現代美國南方的黑人社群,體驗其獨特的文化、藝術、價值觀與困境,充滿了諸如槍枝氾濫、警察暴行、毒品交易等與生活密切相關的問題。格洛佛與其說想要藉由本劇批判種族議題,更像是刻畫一種生活型態,一種生命階段,裡頭有繳不出房租的貧困,有饒舌、毒品與犯罪做為生存的工具,有自己的語言和行為模式,有一整個觀眾必須要認識的世界。

ATLANTA -- “Streets On Lock” -- Episode 102 (Airs Tuesday, September 6, 10:30 pm e/p) Pictured: (l-r) Keith Stanfield as Darius, Brian Tyree Henry as Alfred Miles. CR: Guy D'Alema/FX

《亞特蘭大》有自己的語言和行為,每次呼吸都是自成一格的影集世界。

而考慮到這只是格洛佛與共同創作人(兼導演)村井浩主導的第一齣影集,本劇的完成度更讓人讚嘆。演員優秀的演出不說(格洛佛本身表現不俗,但飾演 Paper Boi 的布萊恩泰瑞亨利實在太過逼真,根本與角色融為一體),從彷彿 16 釐米膠捲拍攝的畫面質地(其實是用 ARRI 的數位攝影機拍攝),到夢幻荒謬的調性,《亞特蘭大》從一開始便自信十足地挑戰各式各樣敘事可能。

無論 Earn 與大小角色的日常互動(一段漢堡店點餐橋段莫名熟悉),以特定配角為主軸(甚至從頭到尾不見主角其人)的集數,到自己惡搞的廣告、劇中劇和動畫(?)每集都有自己的故事主線,各自風格獨立,整體又能完美合為同一齣劇的不同面向,觀眾可能前一分鐘為了惡搞的認同錯亂與廁所冒險捧腹,後一分鐘又被眼前明目張膽的暴力與居無定所震懾到無法呼吸,兩者在《亞特蘭大》裡頭密不可分。

image007

低傳真(Lo-fi)的畫面美感是《亞特蘭大》一大特色。

《亞特蘭大》延續近年從劇情喜劇(Dramedy)到悲傷喜劇(Sadcom)的趨勢,對截然不同調性間的融合混搭有更高的掌握,並在裡頭納入對現實的觀察和對不公不義的批判,觀眾可能會對角色的所作所為感到莞爾,但這絲毫不減他們所面對的問題的重量和嚴肅性。就連當年路易 CK 拍攝《路易不容易》,都花了一點時間才抓到導戲的訣竅,現在格洛佛與村井浩第 1 季便在敘事與技術上駕輕就熟,如臻化境,只要能持續如此創作品質,成為另一齣美劇迷不容錯過的經典,應只是早晚問題。

延伸閱讀:

關於作者

Philip

生活環繞電影、影集、古典樂與吃喝存在的不務正業上班族。努力做一個假文青,但每每淪為不甚好笑的脫口秀藝人。

mmf porn
porn
free po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