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年怎麼看系列】Netflix & Amazon:還在跟老小搶電視嗎?線上一次看到爽吧!

0
Wagner Moura as Pablo Escobar in the Netflix Original Series NARCOS. Photo credit: Daniel Daza/Netflix

有好多多紅包在這裡 ~~~

過年回家,不免俗地要來個搶電視大賽,邊吃年夜飯與…年夜飯第 2 輪跟第 3 輪,配著喜氣洋洋的賀歲綜藝節目。還苦於家中螢幕過少,無法愛看甚麼就看什麼嗎。線上串流解放了這款壓抑,帶給你無限的觀影自由,也不用害怕有過於刺激的片段跟家人看很尷尬,以下就來推薦 2 大平台必看影集!

NETFLIX 專區

《怪奇物語》

Netflix(網飛)2016 年夏天推出的新劇《怪奇物語》(Stranger Things),不但一舉打破 2015 年紀錄片《 Making a Murder 》的點播率,在美國本地已經超過 1400 萬人次收看,這個數字甚至已經可以與目前美國電視收視率最高的有線電視影集《陰屍路》相比(第 6 季季末集收視人次 1419 萬人),但這齣時空背景設定在 1980 年代美國鄉下小鎮的驚悚影集,到底為何如此爆紅?其實原因很簡單:它將 X 世代熟悉的元素重新包裝、組合,讓X世代觀眾有似曾相識,但又有些新鮮的好奇感,對於更年輕的世代,則是幾乎從未看過的說故事方式。

《勁爆女子監獄》

第 4 季的 13 集既有趣又帶有黑暗,同時還包含了一些讓人心碎的劇情,毫無疑問是本劇目前為止最為出色的一季。主角是 Piper 多年前為前女友 Alex 帶黑錢過關,而被捕入獄的一系列故事。雖然場域設定在監獄,但諷刺時事,反映性別、種族等議題樣樣都來,讓人感到興味盎然,遠遠超過我們對喜劇的期待。既然我們已經能確定《勁爆女子監獄》至少可以陪我們到第 7 季,那應該有不少劇情是值得期待的,尤其是經歷了那令觀眾難忘的第 4 季完結篇後。因為 Litchfield 以營收為目的,所以看來第 5 季對所有獄友們來說,事情只會越來越糟。

《百分之三》

3_netflix_brasil_estreia_lancamento

網飛( Netflix )在 2016 年初就宣告,除了中國、北韓以及敘利亞以外,其他國家都已經可以使用他們的服務。網飛也在各地努力佈局,策劃製播原創內容,目前為止已經有 6 齣原創非英語國家影集上線。最新的一齣外語影集,就是 11 月底剛上線的原創科幻影集《百分之三》(3%)。如果你是《飢餓遊戲》《移動迷宮》等電影的熱愛者,那你應該不會錯過《百分之三》,同時這也是 Netflix 首部巴西原創影集。《百分之三》描述巴西未來處在一個反烏托邦的社會當中,世界被分成兩大塊:近海( Offshore ) 與內陸( Inland ),也各自代表極度富有權力財富,以及極度貧窮的地方。每年,居住在貧窮地帶的 20 歲年輕人,有機會透過各種「甄選測驗」獲得進入上流社會「近海」的機會,不過每年只有 3% 的人有機會前往「近海」居住,也是這部片名《百分之三》的由來。

《先見之明》

《先見之明》的核心,是一個巨大的神秘盒子。所謂「神秘盒子」( Mystery Box )類型作品,將故事建築在一個核心謎團上,希望透過不斷猜測、推翻與重新假設的過程,牢牢抓住觀眾的注意力和想像,滿足其解謎的刺激,並在過程中得到樂趣。:女主角樸蕊在失蹤 7 年後突然重新出現,現在堅持自己已改名為祖始(OA)。過往全盲的她,已奇蹟似地恢復視力,並找來 5 名各懷心事的信徒,在聆聽她過去 7 年苦難的過程中,協助她完成一項艱鉅的偉大任務。

《超感 8 人組》

sense8_wallpaper_by_alexlima1095-d8xiqy9

華卓斯基姐妹J 麥克史特辛斯基合作的《超感 8 人組》,可視為創作團隊對於「世界大同」此概念另辟蹊徑的詮釋。透過一個龐雜難解的設定,將 8 個橫跨全世界、乍看之下毫無關聯的角色,以一個巨大奧妙的宿命互相牽引,去除地域、性別、性向、種族、語言、年齡等元素在社會中的隔閡,實現身心靈合一的融合與包容。華卓斯基姐妹向來習慣把科幻題材,用於抒發個人對世界的觀察與憐憫。本劇對於變性議題的處理,加上傑米克萊頓外表脆弱但內在堅毅的演出,也因此格外能引起共鳴。細細品味每條支線的角色背後,都有最根本的人性掙扎,無論是出櫃與否的軟弱,或在茫茫人海裡尋找知音的孤獨。《超感 8 人組》看似是一齣帶些解謎色彩的科幻鉅作,骨子裡講的,仍是獻給每個邊緣人與孤單靈魂的深深關懷。

《馬男波傑克》

《馬男波傑克》設定在一個人形動物與人類共同生活的平行世界裡,動物雖然維持著本來的長相與特性(其中一名主角是天真陽光的拉布拉多…),但一樣有人類的語言能力、煩惱與生活作息。主角馬男波傑克是一名有著人類外型的馬,靠著主演 1990 年代一齣廣受喜愛的情境喜劇而名利雙收,卻過著放浪形骸、內心空虛且憂鬱絕望的人生,努力在煩悶的生活中尋找快樂或意義。開播至今 3 季,兩段角色對波傑克的話可視為本劇的縮影:「這很難,但你得每天嘗試,它就會慢慢變簡單—–但你得先每天嘗試」,以及「你無法拯救每個人。有些人你就是得讓他溺斃,否則他也會拖累你」。究竟馬男波傑克這個角色會在悲苦中溺斃,還是找到自己的救贖,恐怕在本劇全劇終之前都不會有答案。可以肯定的是,3 季下來,《馬男波傑克》在看似最無病呻吟的掙扎,以及天馬行空的喜劇間已經達到了完美的平衡。不管故事未來怎樣發展,都會讓人願意與他一起踏上最詭異、最黑暗、最感人的旅程。

《毒梟》

%e6%af%92%e6%a2%9f

大衛芬奇接拍《紙牌屋》或許佔據了當初所有媒體的板面,但《毒梟》的幕前幕後陣容也是毫不遜色。本劇完整刻劃南美洲傳奇毒梟艾斯科巴的崛起過程,在金錢與暴力交匯的模糊地帶,創造出幾乎可說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犯罪帝國。而若要處理此種題材,恐怕不會有人比曾經拍出柏林影展金熊獎得主的《精銳部隊》導演荷西柏迪夏更合適。柏迪夏除了為影集帶來一貫剛猛中帶有諷刺的性格,也順便讓老搭檔《精銳部隊》男主角瓦格納馬拉演出《毒梟》靈魂人物—–艾斯科巴本人,加上《冰與火之歌》廣受歡迎的「紅毒蛇」演員佩德羅帕斯卡,以及《羊男的迷宮》攝影轉導演、拍攝《雙面人魔》大受好評的吉爾莫纳瓦羅,不管從哪方面來看都是夢幻陣容。

《紙牌屋》(完整 4 季)

紙牌屋》節目統籌鮑爾威利蒙心中,政治就是一個為了權力不擇手段的人吃人世界。或許是出自過往參與選戰的親身經驗,威利蒙明顯認為在政治裡頭,爭權奪利的過程,遠比實際治理來得重要,在男主角法蘭克安德伍身上完美證明。從國會議員到副總統,再到總統大位,法蘭克的重點,始終在於如何獲得並鞏固本身權力,以及打擊摧毀自己的對手。過程中,從黑函到恐嚇到謀殺,皆是家常便飯,即便在面對實際的治理部分,也是以如何鞏固自己地位為第一優先。Netflix 網站上本劇的介紹文,更是直接詢問觀眾:「絕對的權力,是否真的會導致絕對的腐敗」,對威利蒙和法蘭克來說,這根本不是一個問題,因為若不是絕對的腐敗,是無法獲得絕對權力的。

漫威系列:《潔西卡瓊斯》《盧克凱奇》《夜魔俠》

luke-cage

在《潔西卡瓊斯》,同名女主角經營著門可羅雀的一人偵探社,雖有基本超能力(跑得快、跳得高、打得猛),但尖酸苛薄的賤嘴,加上酗酒暴衝等不穩定人格特質,除了知心好友外幾乎無人能夠忍受。一次辦案過程中,昔日對她心理造成重大創傷的特殊能力者科格夫,突然重回她的生活,潔西卡必須一面設法阻止科格夫繼續傷害他人,一面正視自己不堪回首的過去,試圖為自己和眾人尋找救贖。《潔西卡瓊斯》除了繼承還原超級英雄為血肉之軀的特點,潔西卡瓊斯本身的落魄私家偵探設定,讓影集在視覺與劇情刺激上更加豐富多元。全劇操作完全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加上一流的演員演出以及深刻的議題探討,截至目前為止仍是本系列最讓人想要一次完食(binge watch)的漫威影集。也讓人引頸期待無論是《潔西卡瓊斯》第二季或是《捍衛者聯盟》,能夠與女主角重聚首的時刻。

漫威夜魔俠》第 1 季的出現顯得如此特殊,如此不凡:如果說《黑暗騎士》證明,超級英雄不過只是個元素,而非類型(《黑暗騎士》常被比為犯罪驚悚片,《黑暗騎士:黎明升起》則被視為戰爭史詩),《夜魔俠》與其所開啟的漫威 Netflix 系列(包含日後的《漫威潔西卡瓊斯》《漫威盧克凱奇》,以及明年即將推出的《漫威鐵拳》《漫威制裁者》《捍衛者聯盟》等)把戰場從外太空拉回紐約街頭,把反派的野心從征服世界、毀滅宇宙縮小為改變與扭轉城市(或單純爽爽過日子)。英雄的所作所為與某些特殊能力,雖然與眾不同,但他們多半外表與常人無異,只是穿著日常衣服、努力盡一己之力的市井小民,「英雄氣概」成為定義他們的唯一方式,稱不上有多「超級」,多半時候甚至連個酷炫名號都沒有。

如果說第一季的《夜魔俠》浸淫在犯罪復仇類型之餘,順道向香港武打片致敬;《漫威潔西卡瓊斯》在懸疑偵探與黑色電影( Film noir )中夾帶女性主義與性犯罪;《盧克凱奇》則是從黑人剝削片( Blaxploitation )灰燼中生出的鳳凰。雖然從主角性格、音樂類型到拍攝方式,皆與黑人剝削片有幾分神似(維基百科把本劇歸類為新黑人剝削片[ Neo-Blaxploitation ]不是沒有原因的),但節目統籌曹霍達瑞寇克,利用刀槍不入的街頭英雄盧克凱奇,對抗哈林區犯罪頭目康奈爾「腹蛇」史托克斯,同時尋找並接受自己身分與使命的過程,呈現出包含黑槍氾濫、警察暴行、種族歧視、犯罪循環等攸關現代黑人社群的焦點議題。

非 Netflix 原創劇集區

《性愛大師》

《性愛大師》故事環繞在性學研究先驅麥斯特與瓊森二人組身上(性學不是金賽一個人造成的),探討他們革命性的人類性學研究,以及兩人私下複雜難解的愛恨情仇。正如劇名,「性」與「愛」是全劇最關鍵的核心,前者受益於原始頻道(在美國是 Showtime,台灣可在 Netflix 上看到)幾乎不存在的尺度限制,無論是各種性癖好的研究,或者角色間的情慾互動,場場皆是真槍實彈、裸裎相見,讓觀眾看了臉紅心跳。加上相對壓抑保守的時代背景,可以想見一般民眾當年面對此一議題的驚恐與困惑,以及性學研究在日常生活中的重要性和困難。

《黑色孤兒》

既是科幻驚悚,也是推理辦案,還帶點諷刺與溫馨,《黑色孤兒》應是本次介紹的影集中題材最獨特,討論度也最高的 BBC 影集(本劇是 BBC 美洲子公司 BBC America 的製作)。本劇所獲得的高人氣原因無他,新科艾美獎影后、以一擋百的女主角塔緹安娜瑪斯蘭尼是也。說塔緹安娜瑪斯蘭尼以一擋百絕對不是誇飾。在《黑色孤兒》裡,瑪斯蘭尼飾演一「群」意識到自己是複製人的女性,從街頭小賊到郊區俏媽,從隨性科學家到瘋癲東歐殺手,瑪斯蘭尼不斷把自己的演出往更誇張更難以置信的地方推,精湛呈現出超過半打以上角色不同的身分、性格與怪癖,卻從來不會讓觀眾覺得角色僅是為搞怪而搞怪,每個都是有血有肉有故事的獨立個體。前有瑪斯蘭尼的鬼神演出,後有一層包著一層的陰謀、危機與生死交關,開下去肯定讓人欲罷不能,偏偏本劇拜 BBC America 與加拿大「SPACE」所賜,還是少見的一季 10 集,推坑之餘只能勸告小心上癮。

《絕命律師》&《絕命毒師》

人性的深刻描繪、爾虞我詐的懸疑故事、整齊精湛的演出水平等,在《絕命律師》都維持得很好。加上題材的改變,讓本系列在拍攝與調性上,有更多實驗與改變的空間。無論是走犯罪驚悚風的單集,或讓人眼花撩亂的一鏡到底與蒙太奇剪接,絲毫沒有辜負《絕命毒師》的金字招牌。也讓人知道,就算是續集作品,就算有商業考量,也有超水準的可能。本劇雖然環繞在《絕命毒師》的其中一名關鍵配角—–遊走法律邊緣的律師索爾古德曼—–身上,但故事就算沒有看過《絕命毒師》也一樣可以毫無保留地享受。

17

《絕命毒師》的優點信手捻來,本劇把前述「一名毒梟的誕生」這樣的簡單故事說得絲絲入扣,既有豐富的人性掙扎,也有讓人無法喘息的緊繃感,在讓人耳目一新的構圖裡更顯深刻。對筆者個人而言,《絕命毒師》將「影集小說化」這件事推往另一個極致:比起其他電視黃金世代的作品,《絕命毒師》更像是一本每分每秒都讓人無法放下的章回小說,個別故事已充滿各式各樣的衝突與機關,整個看下來更對本劇龐大的悲劇性格,以及背後的嚴謹結構,存有無與倫比的敬意。這或許不見得是每個人都喜歡的作品,但肯定是每個人都應該要嘗試一次的。

亞馬遜專區

《絕命警探》(Bosch)

titus-welliver-bosch

《博斯警探》改編自美國偵探作家麥可康納利( Michael Connelly)以洛杉磯警探哈利博斯( Harry Bosch,Bosch 小說翻譯為鮑許 )為主角的小說。博斯是個屢屢挑戰上級,不服所謂「辦公室政治」,但偏偏又堅持一定原則的警探。當博斯還纏身在不當槍殺嫌犯的官司時,他又接下另一個男孩骸骨出土的陳年命案,該命案與另一連環殺人案似有關聯。這些命案則又屢屢牽動博斯痛苦的童年回憶,於是觀眾跟著他,在洛杉磯的都市大道與黑暗小巷穿梭逡巡、在萬家燈火的夜景以及冷冷的爵士樂之中,揭開重重謎團。《絕命警探》也許沒有聲光刺激的槍戰與飛車追逐,但腳本布置以及演員表現可圈可點。

《叢林中的莫札特》

《叢林中的莫札特》改編自布萊兒蒂妲( Blair Tinda )的回憶錄《叢林中的莫扎特:性愛、毒品和古典音樂》。劇中講述一位天分極高、不受拘束的新銳指揮家,取代年邁的指揮大師受聘到紐約交響樂團;而年輕的雙簧管家則在這個大城市中,努力尋找進入紐約交響樂團的機會。Rodrigo 由蓋爾賈西亞貝納( Gael Garcia Bernal )演出,他也因為該角色獲得 2016 年金球獎最佳喜劇類影集男主角獎。神經質的表現相當出色,如同許多藝術家的特性一樣,總是必須有點異於常人才能被稱之為天才。劇中描寫樂團與委員會因想法不同,樂團面臨解散之時,大提琴家的一段話,提到他們選擇以音樂為生,選擇了一個需要不斷練習和奉獻的職業。他們的艱苦很難為其他人所理解,「但告訴我,我們之中有誰曾想過要換別的職業嗎?」

《透明家庭》

透明家庭》的英文原名「Transparent」取得極好,含有多重寓意:一方面昭明家庭的秘密將被揭開,另一方面「Trans-parent」又意指劇中從小幻想自己是女性的父親(英文中 trans 亦有跨性的意思,而加上 parent,就有跨性別的父/母親的指涉 )。主角莫特是個年過 60,已離婚的大學政治學教授。外表看來,他就像一般勤懇的父親,但其實心中深藏想要轉變為女性的慾望。退休之後,他終於下定決心,以女性身分「莫拉」生活。接著最緊迫的問題是:他要如何面對 3 個已經成年的子女。莫特的 3 名子女中,各有各的問題:大女兒莎拉是生活富裕的家庭主婦,巧遇大學時期的同性愛人,外遇一發不可收拾;兒子喬許是成功的音樂製作人,卻難以搞定男女關係;最小的女兒艾利自小學業成績優秀,誰知長大成了無業啃老族,以性與藥物取悅自己。莫特將要向子女一個個告白自己的秘密,影集就在莫特與子女如何適應其新身分「莫拉」而開展,但另一方面劇情也帶著觀眾回顧家庭成員過去瘡疤與各自困境。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

mmf porn
porn
free po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