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集合電影行銷總監與《浮士德遊戲》導演詹大為:「做類型劇的期待就是走出台灣!」

1

撰文/Maple;攝影/王辰志

_dsc0186

集合電影行銷總監與《浮士德遊戲》導演詹大為接受重擊採訪。

網路劇《 CODE 浮士德遊戲》集結金鐘視帝吳慷仁和新生代偶像劇女星謝沛恩,以及許多實力堅強、經驗豐富的電視電影演員共同打造,從科幻懸疑的主軸氛圍到設計與質感大膽的片頭,都讓人深深好奇,在台灣土生土長的製作方集合電影,究竟是什麼的來頭?他們如何在台灣打造出質感如此不一般、題材如此特別的劇?背後又有什麼樣的故事與企圖心呢?

美國求學時奠定類型片喜好 回台灣後苦無嘗試機會

導演詹大為、監製郭文雯與行銷總監徐瑋芬與是集合電影的核心人物,他們當年在美國唸書時,因為同修一門課而認識。三人的合作始於詹大為畢製拍攝的鬼片,由徐瑋芬擔綱女主角,她表示:「當時就覺得他鬼片拍得真好!後來就和他成為工作上的夥伴,支持他去拍攝想拍的東西。」

詹大為直言:「其實我一直都愛類型片,只要是類型我都一直很想嘗試,不管是恐怖片、科幻片、驚悚片甚至動作片,我沒有為自己設限。」講完後又笑著補充:「但我真的沒有辦法拍愛情,大概只要不是拍愛情的我都很想去嘗試!」對於類型片一直有明確愛好,也實際操作過,確定自己有拍類型的能力,但詹大為過去在影視公司擔任執行導演等職位時,一直受限於台灣主流市場。雖然拍攝了不少不錯的案子,但都不是類型片。詹大為平靜地說:「畢竟我自己就是擅長類型,雖然一直很想做,但又做不到。直到三年前,覺得年紀實在也不小了,如果一直想仰賴別人同意才去開案,可能遙遙無期,所以我就義無反顧投入了自己的資金,先拍了第一個自己想做的計劃,就是《恐懼事件簿》。」

img_6445

導演詹大為(左)與男主角吳慷仁(右)。(劇組提供的工作照)

所謂英雄所見略同,其實詹大為拍攝《恐懼事件簿》時,在明確鎖定年輕網路族群策略之下,就以每集 10 分鐘的長度,大膽顛覆既有的戲劇規格。但就跟傳遞娛樂拍《迷徒 Claire 》時一樣,徐瑋芬也坦言:「其實我們拍的時候,台灣還沒有自己的影音平台,我們也不知道可以放在哪裡,而且《恐懼事件簿》是完全沒有卡司,我們自己也不知道結果會怎麼樣,但就是先想著把東西拍出來、盡力去拍好。」

行銷總監徐瑋芬說:「做第一部的時候,雖然一開始就有設定明確的目標族群( target audience ),就是 15-35 歲、重度行動裝置使用者。但坦白說剛拍完真的不知道怎麼賣、怎麼推。一來沒卡司,二來每集只有 10 分鐘,電視台肯定是沒法播的,自己放上免費平台也沒太多迴響。還好後來遇到 LINE TV 願意合作,就變獨家播映。尤其後來跟中國搜狐合作一年的獨家播映,居然在一個月內就突破 500 萬人次。實際操作的成功經驗,不但讓我們發現,網路劇和類型這條路真的值得做、有機會,而且會進一步發現網劇有固定的生命週期、觀看次數累加比長篇更快,等等不同的特質,也有利於我們去製作、行銷下一部劇集。」

第一個計畫選擇《恐懼事件簿》,詹大為認為:「並不是我只會拍恐怖片,而是因為恐怖片成本相對低,更適合用有限的資源去達成很好的效果。」但做了之後,市場之門就意外地打開了,徐瑋芬表示:「《恐懼事件簿》後來先上了LINE TV,後來上到中國平台後反應更是意外地熱烈,後來的成績遠超乎原本的想像,目前已經破千萬點閱率。」

詹大為繼續說明:「《恐懼事件簿》,我自己是盡量用電影感去說故事,但完全沒卡司,選角只在意演員的演技能否把故事說好,我自己也沒想到有這樣的成果,但這次的成功更讓我們知道類型真的是可以做的,所以接下來就繼續開案執行,第二部作品就是《浮士德遊戲》。也因為《恐懼事件簿》一集 10 分鐘、一季 10 集的設計,原本就是設定給用行動裝置觀賞的觀眾,配合他們通勤破碎時間所設計,而這個規格已經實驗獲得成功,所以我們就繼續沿用下去。」

img_7285

《浮士德遊戲》將維持每集 10 分鐘的劇長。(劇組提供的工作照)

詹大為也很了解類型在台灣從來不是主流,他表示:「如果我的思維一直鎖在台灣市場底下,可能不會先想到類型。所以原本做類型劇的期待就是走出台灣,至少是可以推廣到全亞洲,所以一開始我就是設定用電影感好好故事,只要我能做出質感不輸人的作品,一定可以推廣得出去。」

從《恐懼事件簿》到《浮士德遊戲》 實務操作經驗讓成品更加成熟

集合電影第二部作品《浮士德遊戲》維持每集 10 分鐘、第一季 10 集的規格。徐瑋芬表示:「除了因為前面操作實例,反饋確定這是正確的策略,我們這次也同時有另一個策略,就是 10 集剪在一起可以成為 102 分鐘的長版電影,就甚至可以走到電視台、院線。也所以我們一直都是用電影規格來思考、執行拍攝。」

img_7176

女主角謝沛恩(左)是偶像劇新秀。(劇組提供的工作照)

這次《浮士德遊戲》也首度有了明星卡司擔綱,已經拿下金鐘獎的吳慷仁,人氣自然不在話下。女主角謝沛恩也是偶像劇新秀,這次集合電影怎麼談到這些卡司?詹大為直說:「因為我首要就是戲本身一定要拍好,所以一定是優先以演技為考量,再搭配相對高的拍攝規格去做,尤其這次劇本也不好演。這次吳慷仁願意接演,一方面是他也很想鼓勵類型片,另方面他自己也喜歡劇本。」詹大為笑說:「其實他的角色真的不好演,常常都是要一個人對著手機表演。」徐瑋芬也補充:「其實謝沛恩也想要嘗試多元的戲路,所以她接到劇本非常高興,二話不說就接演了。」

《浮士德遊戲》走的是懸疑科幻路線,這題材吸睛卻難寫。詹大為也很了解:「這故事非常有挑戰性,跟現實的世界有一定的距離,但我們的挑戰就是要如何在虛構的框架下,把一個整體的圖畫得很巧妙、有趣、夠複雜又要有一致性。」雖然台灣很少有機會實際操作類型劇,非常需要後製特效與動畫支援。但詹大為很有信心地說:「我相信一直留在台灣的人才,其實都做得出高質感的東西,只是苦無機會。大多人心裡面都想做有趣的東西,只是沒有真正想做的案子出現。我有一個正確的方向,就引導大家共同去完成。」像《浮士德遊戲》質感直逼美劇的片頭,就是台灣團隊實力最好的證明。所以詹大為認為:「其實有沒有那樣的意圖,比有沒有那樣的資金更重要。只要製作團隊有類型的意圖和野心,即使資金還不是完全足夠,做出來一定還是看得出差異。」

alex-01

吳慷仁對類型劇演出的喜好,讓他願意接演這部戲。(劇組提供的工作照)

除了片頭動畫,詹大為也直言:「我也特別想提特效後製的部分,這是製作這部劇中很重要、很難做、很辛苦的部分。不管是手機畫面或車禍特效,其實如果一個不小心做 low,整部片就變 B 級片,所以我特別堅持許多細節,一定要做到位。」由於這些堅持,《浮士德遊戲》光是後製特效就磨了好幾個月,徐瑋芬笑說:「還曾經磨到導演自己睡在特效公司!」詹大為只淡淡地笑說:「我要證明其實台灣一定做得到,只是需要不斷討論修正,只要我們一起以高目標來要求自己,下一部一定會愈做愈好。」

《浮士德遊戲》在精彩又留下許多謎團的第 1 季之後,第 2 季會怎麼去解謎,相信也是許多觀眾好奇的問題。詹大為說:「目前有兩、三個方案在思考籌備,但還沒定案。因為吳慷仁很出色但又比較忙,我們既希望能延續第 1 季的故事線,又會擔心演員檔期等考量,所以可能還是要看天時地利人和最後決定。」

詹大為提到題材開發時,充滿自信:「其實我們的故事庫有很多不同的點子,隨時都可以拿出來談,就看哪個概念先獲得青睞。我們接下來除了一定是先開發《浮士德遊戲》第 2 季外,也會繼續做《恐怖事件簿》第 2 季,而這次的理想是把規格拉到單集 45 分鐘、共 6 集,接近美劇、迷你劇的規格。」在拍攝規格上,再次和「傳遞娛樂」英雄所見略同,而大家的目標也都一樣:要拉高網路劇的規格,把故事說得更好。

徐瑋芬也苦笑著分享:「在台灣拍類型最辛苦的,可能是大部分的合作方一聽到類型,挹注資金的意願反而會降低,包括恐怖題材更是明顯。」但她也接著表露出堅持的意願:「我們就是要想辦法殺出一條血路,希望我們所做的事,不只是對集合電影自己有幫助,更可以對產業的未來有幫助。」詹大為導演睿智,而目光遠大地簡單結論:「我們絕不能只走最安適舒服的那條路,那是無法開創未來的。對於大環境的抱怨已經太多了,我覺得我們就是直接去做吧!」

《CODE 浮士德遊戲》將在 1/21 起,在衛視電影台和星衛 HD 電影台播出電視電影完整版。


【活動資訊】

 

第三年的 Taiwan Beats 國際論壇,我們希望再度邀請所有關心音樂的人,與我們一起交流探討與國際接軌。繼 2015 年的 App 與數據應用、直播演唱會與跨界、2016 年的線上內容專題之後,今年繼續禮聘國內外音樂產業專家齊聚一堂,討論各種世界矚目的音樂科技與新創議題。我們不收取任何費用,只願這樣的活動能為台灣音樂的推進注入能量。

在 8 月 24 日這一天,讓我們暫且放下手邊工作,一起來聽聽這些專家怎麼說,幫助我們──預見音樂未來!

關於作者

Maple

唸過台大外文、台大台文,都成了逃兵,現為自由寫手,從企劃編劇、影劇評論到採訪紀錄,只要是喜歡的東西無一不能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