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 原創劇《超感 8 人組》:一加一大於八的多重享受

1

華卓斯基姐妹J 麥克史特辛斯基合作的《超感 8 人組》,可視為創作團隊對於「世界大同」此概念另辟蹊徑的詮釋。透過一個龐雜難解的設定,將 8 個橫跨全世界、乍看之下毫無關聯的角色,以一個巨大奧妙的宿命互相牽引,去除地域、性別、性向、種族、語言、年齡等元素在社會中的隔閡,實現身心靈合一的融合與包容。

%e8%b6%85%e6%84%9f8%e4%ba%ba%e7%b5%84-01

《超感 8 人組》設定八位主角能心靈互通。

《超感 8 人組》描述世界各地 8 名陌生人,一日突然發現自己能夠與素昧平生的對方心靈相通,一面協助彼此渡過層層難關,一面躲避有心人士的獵捕,並尋找這份特殊能力背後的原因。

比起始終未能明確定義或規範的設定,除了「一群人發現有特殊能力於是被追殺背後還藏有更大謎團」等老梗之外,觀看《超感8人組》的樂趣更在於不同支線間,所帶出的種種迷你類型差異。從警匪片(芝加哥)、犯罪片(德國)、家庭通俗劇(印度)、飛車追逐(非洲)、武打(韓國)、南美肥皂劇(墨西哥)、性別認同混科技驚悚(舊金山)到內心戲(英國)等無一不包,支線彼此交錯混搭時還能碰撞出新滋味。即使完成度與個人喜好總有高低不同,但整體有少見的一加一大於二的效果。

然而比起演出水準整齊、扣除裴斗娜之外知名度普遍較低的演員陣容,編劇華卓斯基姐妹與 J 麥克史特辛斯基,以及與在《雲圖》合作過的德國導演湯姆提克威,才是本劇成功的最大關鍵。

華卓斯基姐妹向來追求一種數(格局)大便是美的哲學,但不知道是不是受益於 Netflix 所提供的創作自由,這應該是在《駭客任務》之後,他們第一次能夠將創作概念的無窮潛力,實際落實於影像當中(瞧那精美的《朱比特崛起》),也與提克威過動的視覺美學取得恰到好處的平衡。各支線間切換得天衣無縫,實際在世界各地取景的製作,更賦予本劇不可或缺的大格局,加上永遠緊湊明快的節奏。即便某些情感與訊息表達得過於粗淺直白,仍難以不被裡頭的真摯信念打動。

跨性別女演員傑米·克萊頓 (右)亮眼的演出,讓整齣戲充滿更多人性的光輝。

跨性別女演員傑米克萊頓 (右)亮眼的演出,讓整齣戲充滿更多人性的光輝。

華卓斯基姐妹向來習慣把科幻題材,用於抒發個人對世界的觀察與憐憫。本劇對於變性議題的處理,加上傑米克萊頓外表脆弱但內在堅毅的演出,也因此格外能引起共鳴。細細品味每條支線的角色背後,都有最根本的人性掙扎,無論是出櫃與否的軟弱,或在茫茫人海裡尋找知音的孤獨。《超感 8 人組》看似是一齣帶些解謎色彩的科幻鉅作,骨子裡講得仍是獻給每個邊緣人與孤單靈魂的深深關懷。

距離第二季開播還有不到三個月,中間也有聖誕特輯聊以慰藉,面對外在世界更加動亂不安,華卓斯基要如何將其轉化為更強大的敘事動能與支持,格外讓人期待。

延伸閱讀:
沒看過英劇,別說你有在追劇:Netflix 4 部 BBC 原創影集
Netflix 再拍《吉爾莫女孩》,製作人終結 9 年前的遺憾

關於作者

Philip

生活環繞電影、影集、古典樂與吃喝存在的不務正業上班族。努力做一個假文青,但每每淪為不甚好笑的脫口秀藝人。經營有 P is for Pictu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