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是誰說了算?影集中 4 位國家領袖的形象

2

再過幾天,美國總統大選結果即將出爐,為這場打從初選即話題不斷的選戰劃下句點(衷心希望是如此)。但不管當選的是希拉蕊或川普,多數民眾對兩位候選人似乎是無奈與厭惡,大過興奮與期待。如果對現實裡的選情已感到厭煩,本文特別挑出四位影集裡的國家元首,觀眾既能參與政治又能看好故事,順便從這些角色身上發掘,究竟對不同的元首來說,政治到底是什麼:

政治就是理想的實踐:《白宮風雲》的巴特勒總統

aefef

馬丁辛所飾演的巴特勒總統恐怕只是太美好的想像。

從《白宮風雲》到《新聞急先鋒》,編劇兼節目統籌艾倫索金,從不掩飾對於自由價值的傾慕與追逐,更在《白宮風雲》的巴特勒總統身上,體現其心中對於政治理想境界的藍圖。馬丁辛所飾演的巴特勒總統個性良善正直,慧黠幽默但又擇善固執,既能針對舉凡憲政、同性戀、和平協議、以巴衝突等燙手議題,辯才無礙地闡述個人理念,又能堅守個人立場,說服(或感化)敵對陣營支持自身想法。

不可否認,索金賦予巴特勒總統的浪漫色彩,讓影集偶爾會有傳教之嫌。但在社會動盪不安之際,特別是面對今年詭譎的大選選情,也讓人們更想念巴特勒總統所代表的美好價值,以及一段又一段「邊走邊談」( Walk and Talk )長鏡頭帶出的政治思辨。

政治就是權力慾望的滿足:《紙牌屋》的法蘭克安德伍

aefefaef

《紙牌屋》用戲劇將政治的黑暗與醜陋赤裸裸呈現。

如果說《白宮風雲》呈現的,是艾倫索金心中政治最理想也最良善的一面;在《紙牌屋》節目統籌鮑爾威利蒙心中,政治就是一個為了權力不擇手段的人吃人世界。或許是出自過往參與選戰的親身經驗,威利蒙明顯認為在政治裡頭,爭權奪利的過程,遠比實際治理來得重要,在男主角法蘭克安德伍身上完美證明。

從國會議員到副總統,再到總統大位,法蘭克的重點,始終在於如何獲得並鞏固本身權力,以及打擊摧毀自己的對手。過程中,從黑函到恐嚇到謀殺,皆是家常便飯,即便在面對實際的治理部分,也是以如何鞏固自己地位為第一優先。Netflix 網站上本劇的介紹文,更是直接詢問觀眾:「絕對的權力,是否真的會導致絕對的腐敗」,對威利蒙和法蘭克來說,這根本不是一個問題,因為若不是絕對的腐敗,是無法獲得絕對權力的。

政治就是出包與逃避責任:《副人之仁》的瑟琳娜麥爾

dgdfgdge

雖定位成喜劇,《副人之仁》在政治議題操作並沒有因此淺薄。

雖說《副人之仁》和《紙牌屋》一樣,皆把爭取並鞏固權力的過程,視為政治的最終目的,但兩齣劇的節目統籌,卻對此過程有根本性的差別:對於《紙牌屋》的鮑爾威利蒙而言,政治人物個個如狼似虎,比的是誰的聰明才智與手段得以勝出;但對《副人之仁》的阿曼多伊安努奇來說,政治人物本身可能也無法理解自己是如何取得權力,唯一在乎的,只有想盡辦法在不出包的前提下,能延續自己的政治生命,有多久是多久。

以《副人之仁》主角瑟琳娜麥爾為例,日常生活基本上,就是各種創意無限的嬉笑怒罵、與一群無能的屬下到處想辦法滅火(多半還是自己人放的)。然後努力在自己的副總統位置上,為自己爭取更多政治籌碼。即便日後當上總統,依舊是眾人心中的笑柄,可笑又可悲地拼命維繫自己的政治地位,同時爭取一絲歷史留名的可能。

國外對照組,政治就是日常角力:《權力的堡壘》的碧姬特尼柏

hhththth

《權力的堡壘》對於政治上的刻畫相當寫實。

丹麥電視劇《權力的堡壘》( Borgen )在台灣幾乎完全沒有知名度,連找到拷貝都有一定程度困難。幕前幕後,沒有任何一位一般人叫得出名字的明星。連政治體系也不是台灣人熟悉的總統制,而是內閣代議制。但在美國影集,往往擺盪於過於樂觀與過於黑暗戲劇化的時候,《權力的堡壘》可能是唯一一齣真正能平衡灰暗與理想,呈現從政的困難與吸引力,以及檯面上檯面下人物心路歷程的影集。

就如同《火線重案組》(The Wire)之於都市犯罪問題,《權力的堡壘》討論的不只是政治口號或腥羶色,而是政治背後低調但撼動人心的日常角力。從第一集主角碧姬特尼柏( Birgitte Nyborg )意外成為丹麥第一任來自少數黨的女首相開始,如何做出讓步妥協不致於犧牲原則,又如何面對瞬息萬變的政治環境,並且在野心和理想中間走出自己的道路,始終是影集的核心議題。碧姬特充滿理想又頑固的個性,努力做對的事,卻又無法徹底排除己見的問題,對比身旁深諳權謀伎倆的對手,每每帶出震撼人心的故事。如果可以貼近現實又如此劇力萬鈞,誰還需要一桶又一桶的狗血呢?

延伸閱讀:

關於作者

Philip

生活環繞電影、影集、古典樂與吃喝存在的不務正業上班族。努力做一個假文青,但每每淪為不甚好笑的脫口秀藝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