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題材改變看台劇的轉變 /《戀愛沙塵暴》北村豐晴導演 VS 溫郁芳編劇

3

撰文/廖佩玲;攝影/王辰志

DSC02406

北村豐晴導演和溫郁芳編劇首次在《戀愛沙塵暴》一劇合作。

面對韓流強勢壓境,以及台灣孱弱不振的影視產業環境,王小棣導演決定製作「植劇場」,集合資深導演、編劇、演員們,以「母雞帶小雞」的方式拍攝八部迷你劇集,包含愛情成長、驚悚推理、靈異恐怖、原著改編等多元類型,而以家庭為背景講述愛情成長的《戀愛沙塵暴》打頭陣,也將原本完全無交集的溫郁芳編劇和北村豐晴導演就這麼牽在一起。

「《戀愛沙塵暴》是對我來說,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 北村豐晴導演這麼說。2013 年歷經電影《阿嬤的夢中情人》叫好不叫座票房不如預期,北村豐晴轉戰電視圈拍了藍正龍、長澤雅美的《流氓蛋糕店》,去年雖然也參與了葉天倫導演策劃的《台北愛情捷運》系列的「忠孝復興站」單元,但去年對他來說其實是極不順遂的,「我一直想堅持自己想做的東西,很多案子想做卻沒選上我,不然就是找我但我沒感覺就不接,所以  2016 年一開始,我就告訴自己絕對不要再挑作品,第一個找上門的我一定  YES ,就這樣我很幸運地遇到《戀愛沙塵暴》。」

DSC02299

因計畫接拍的王明台導演時間來不及,讓北村接到這次執導機會。

回憶起與《戀愛沙塵暴》相遇的緣份,北村導演記得很清楚:「我 2 月 27 日拿到故事大綱,一看完就很喜歡, 2月 28 日就答應, 3 月 1 日就立刻進劇組。」北村導演坦言,《戀愛沙塵暴》原本是找王明台導演,因為王導前一個電影拍攝工作進度落後,他才因緣際會接下《戀愛沙塵暴》的導演工作。

但相較於北村導演自認的「好機緣」,編劇溫郁芳與「植劇場」的緣分卻顯得理所當然。

過去長時間在稻田電影工作室工作,溫郁芳很自然地跟著王小棣導演學寫劇本,參與了《大醫院小醫師》、《赴宴》、《45 度 C 天空下》、《波麗士大人》等,並以《我在墾丁天氣晴》及《含苞欲墜的每一天》獲兩屆金鐘獎最佳編劇肯定。恩師決定要製作「植劇場」,溫郁芳當然二話不說成為編劇群的班底,「其實我不只跟著小棣老師工作,也出去寫過《轉角遇到愛》、《不良笑花》和大愛的戲,只要是我喜歡的題材,其實我並不會挑電視台,而小棣老師在成立植劇場時很自然就問了我要不要一起工作,能和徐譽庭、陳世杰這些前輩一起工作我很開心,雖然戲有分類型,但編劇全部都一起開會,可以瞭解別的編劇是如何在佈局自己的故事,又可以互相給意見,真的是個很好的經驗,在分配類型時,因為我對驚悚懸疑沒興趣,很自然就被分配到愛情成長類和傳記類,之後我還會寫一個傅培梅老師的故事。」

575667768

《大醫院小醫師》(左)與《波麗士大人》(右)都由溫郁芳擔任編劇。

在《戀愛沙塵暴》中,溫郁芳與老搭檔張可欣合作共同執筆,她坦言初期故事發想時因為沒被「命題」很慌亂(大部分電視劇都會設定好主題,只是找編劇來執筆),有不少是來自於身邊的朋友的親身經歷——男生被自己女友用刀架著脖子、爸媽生活在同一個屋簷下卻各自買了自己的鍋子和碗筷不同桌吃飯等,於是這些現實生活中的荒謬事件讓她們寫下一個以「爸爸戀愛了」展開的故事。「以前有一部家庭電視劇《愛的進行式》,我們想寫一個屬於現在 2016 年的愛情、家庭和成長的故事,我很喜歡寫喜劇,所以最後定調要寫一個荒謬的愛情喜劇。從 2015 年 3 月開始資料收集做功課,直到 2016 年 1 月開始寫劇本,七集劇本花了大概三個月的時間,這其中還包括戲已經開拍後的劇本會議,北村導演和男主角吳慷仁都給過劇本和角色一些意見和提醒。」

編劇溫郁芳認為,台詞的呈現應該在動作裡,這樣才夠寫實、夠自然、夠生活化,而《戀愛沙塵暴》找來北村導演執導這個「美麗的意外」,剛好成就了兩人恰到好處的完美搭配。「其實我對北村導演的風格不是太熟悉,但看過戲之後,我跟小棣老師說我很佩服導演,一個日本人的中文程度竟然可以這麼好,劇本在經過消化後,他執行拍出了如此一貫的風格。」

DSC02083

溫郁芳說靈感不少來自身邊朋友的親身經歷,再將其寫成劇本。

對北村導演來說,「喜劇」和「鬧劇」是截然不同的,「或許它是一樣的東西,但我認為喜劇是用故事來表現,鬧劇則是用誇張表演來表現,很多人覺得我拍的東西是鬧劇,這是我很不能理解的。」這次拍《戀愛沙塵暴》,北村比以往更重視細節和劇本,「就算是無厘頭,也要寫實!」

在選角的部分,溫郁芳坦承劇本撰寫階段並未特別設定演員,甚至原本故事中設定的是父母講台語的家庭,但最後「爸爸」找了樊光耀來演,她笑說:「樊光耀肯定是不會講台語的啊!但我覺得北村導演的決定是對的,這樣的家庭比較有現代感,大家在看戲的時候可以留意,導演在這部戲的美術上真的花了很多心思。」

下載

故事原本設定是台語家庭,但最後找來了樊光耀演爸爸。

蓄著喜感捲髮的北村,讓《戀愛沙塵暴》在他的鏡頭下也呈現了一種荒誕卻不失幽默溫暖的喜感,他甚至透露:「現在剪出的電視版比較保守,我自己偷偷保留的導演版尺度比較大!」此話一出,連編劇溫郁芳都眼睛一亮,頻頻要導演別藏私,乾脆放在網路上和大家分享,北村亦笑言:「剪片過程我一直在良心和本性之間掙扎,最後還是選擇了良心,哈哈!但我喜歡笑中帶淚的感覺,也一直覺得自己拍的作品都是如此。」

談到與吳慷仁的合作,北村打趣表示自己的「欲擒故縱」戰術成功,「因為王明台導演 delay ,慷仁原本已經在談另一部戲,我就告訴他,雖然我真的很想跟他合作,但站在我也是他的粉絲的立場,希望看他演收視率高的戲,所以告訴他可以選另一部戲,沒想到他最後還是選擇《戀愛沙塵暴》。」而面對與眾多新人合作,北村表示事前用很長時間試戲磨出節奏和默契,「跟新人合作很辛苦,但就像看到自己小孩長大一樣,很有成就感!」

GetImg (2)

吳慷仁本來已經在談另一部戲的演出,最後選擇演出《戀愛沙塵暴》。

「植劇場」這次的拍片計劃除了推廣文創外,最重要的就是「培養新人」。溫郁芳透露,每個單位都會拍攝以劇中人物關係自行發展出的「番外篇」,由年輕的新編劇、新導演來負責,內容則會獨家在愛奇藝播出,而漫畫部分也同樣只釋出劇中一條線來處理,「我覺得這樣的方式很不錯,讓觀眾可以更延伸對戲中人物的愛。」

這次能參與「植劇場」如此富實驗性質的戲,溫郁芳誠懇地說:「我希望《狼王子》(的觀眾)都來看!其實就是希望各階層的人都來看!」對於面臨外來韓劇、日劇、美劇的夾殺,她認為台灣戲劇依然努力在嘗新突破,「像《鑑識英雄》、《麻醉風暴》都要拍續集,表示大家都很努力,觀眾也很願意接受這些新的題材。」她認為,題材改變是台劇轉變的第一步,「台灣拍片環境在改變,而且是好的改變」。
《戀愛沙塵暴》所釋出的片尾曲〈 Wherever you are 〉。

在台灣生活即將屆滿 20 年,對「懷舊」情有獨鍾的北村豐晴導演,則坦言一直不敢嘗試拍電視劇,但這次藉著《戀愛沙塵暴》的工作過程,他深刻體會到:「長篇故事如果說得好、拍得成功,造成的影響和力量真的比電影大很多啊!」他也無厘頭地搞笑透露:「黎明之前的黑是最黑的,去年很不順的時候,剛好碰到在台灣拍片的黎明來吃飯(導演開的「北村家小料理屋」),而且還來了兩次,就這樣我找到了我的黎明(暗喻《戀愛沙塵暴》是他的黎明),希望觀眾們看完戲也能找到各自的黎明!」

延伸閱讀:
專訪/台灣小生荒,戲劇都找他?吳慷仁:「先認定自己是演員的價值。」
台劇就是爛?收視率無效?爛劇淹沒好劇的怪現狀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

mmf po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