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力搶救《狼王子》 三立執行副總莊文信:「戲劇太合理就不夠驚喜」

1

撰文/廖佩玲

向來標榜百分百「原創」精神的三立電視台,近來因新戲《狼王子》劇情太瞎而引來眾多負面聲浪,劇中指狗為狼更被指挑戰觀眾智商,三立執行副總莊文信特別接受娛樂重擊專訪親上火線「消毒」,表示不會腰斬《狼王子》,還會加碼把戲改到最好。雖然他強調三立絕不會被收視率綁架,但仍不忘強調三立自製戲劇檔檔都拿下全國該時段的收視冠軍,箇中矛盾頗值得玩味;而在長期餵養觀眾品質參差不齊的戲劇節目之餘,除將所有錯誤歸咎於製作費有限外,更將炮火對準政府,直指文化部每年僅提供 5 億新台幣補助電影及電視劇,對台灣影視發展助益甚低。

狼王子

《狼王子》這兩週的討論度頗高。

《狼王子》6大疑問  否認抄襲韓國電影

《狼王子》播出至今,收視率始終在 1.5、1.6 徘徊,這對三立來說並不算太差,但劇中以哈士奇狗代替狼飾演狼爸、餵狼爸吃巧克力的橋段、買三隻寵物兔拍戲卻造成其中一隻兔子死亡等爭議,讓這齣戲已成為現在討論度最高的電視劇。據傳原本第三集中編劇撰寫了狼爸淋雨的橋段,執行副總莊文信在週日台視首播的當天下午緊急要求修改,深怕又再度惹惱網友引來「虐待動物」的質疑。對於《狼王子》眾多讓人匪夷所思的質疑,莊文信都一一回應。

13843497_1091405074268252_2136750552_o

三立電視執行副總莊文信在三立大樓接受娛樂重擊訪問。

娛樂重擊(以下簡稱娛):《狼王子》在播出前就被指有抄襲韓國電影《狼少年》之嫌?

莊文信(以下簡稱莊):《狼王子》是製作公司及台內監製組共同經過長達近半年發想的故事,三立也想在題材上做一些突破,而「狼」這樣的題材全世界都在拍,為什麼三立拍與狼有關的題材就被指抄襲《狼少年》?那我也可以說《狼少年》抄襲了國外的影集或電影啊!我認為三立決定拍這部戲,對製作的團隊來說也是種不同的訓練和學習,為了避免被指抄襲《狼少年》,我規定所有拍攝的監製同仁、導演等都要先看《狼少年》這部電影,拿掉所有雷同的部分。

沒預算做電腦動畫  且要保護哈士奇

娛:在《狼王子》中以哈士奇狗代替狼拍攝,是怎麼有這個決定?

莊:以「哈士奇代替狼」來拍攝的想法,我認為這樣的案例在國外的電影及影集中比比皆是,我承認在預算不足的情況下,無法完全以電腦動畫來處理狼的部分,但研究報告指出哈士奇與狼有 99% 的相似度,所以我們才做了這樣的選擇,或許有人認為哈士奇即使經過 CG 處理仍過於完美不像狼,但這隻哈士奇是經過訓練且在國外比賽過的,為了保護這隻哈士奇,我們選擇不去剃牠的毛或將牠毛髮染色,所以才會有人覺得牠實在太像狗。

13668809_310608472611281_7548964605091666526_o

這隻哈士奇是專業的!!!!(圖片取自狼王子官方粉絲專頁)

娛:口口聲聲說基於保護的立場,但戲中卻安排男主角餵哈士奇吃巧克力誤導了觀眾?

莊:巧克力的問題,因為戲中牠是狼,狼當然可以吃巧克力,拍攝時當然不是給這隻狗吃巧克力,我們已經提出影片證明在現場拍攝時餵的是肉乾。在這點上面我們承認有小疏忽,應該在播出當集的花絮就澄清並沒有真正餵牠吃巧克力,這問題就能解決。

戲只要合邏輯不用太合理

娛:《狼王子》中男主角的造型既染髮又過於乾淨,語言學習能力及習性都與一般人類無異?

莊:《狼王子》與電影《狼少年》中的男主角,都設定為是被狼養大的,但在電影中宋仲基不會說話,《狼王子》男主角張軒睿則被設定為早在 5 歲走失前就有語言能力,所以劇情安排讓他撿到收音機(但收音機電池很快沒電?),所以我們刻意安排兩場他從遠處觀察人群的戲,來強化被狼養大的張軒睿習性較貼近「人類」。或許戲有些不合理,但我認為戲只要合邏輯即可,戲有時太過合理就不夠驚喜。

27797303002_f3c30ba76e_b

張軒睿曾與陳喬恩、王凱合演湖南衛視主導的《放棄我,抓緊我》。

娛:為什麼用新人張軒睿挑大樑,當初為何有此決定?

莊:張軒睿去年在大陸和陳喬恩合作過兩部戲,並非完全是新人。現在很多演員只要演紅一部戲,就出走到對岸拍大陸戲,我們才會大膽起用新人,有點像我在《1989 一念間》用張立昂一樣的意思,每部戲為台灣「造星」。(演員不足)不是三立問題,是整個台灣的問題,就是要培養新演員。

娛:三立是否會因負評和收視率表現不佳而腰斬《狼王子》?

莊:我保證,《狼王子》絕不會因負評過多或收視率而縮減,依然維持播出 18 至 20 集。這部戲雖然受到很多負面批評,但這是教訓也是一個學習。我們最近增加整個團隊人員、設備及預算,讓得過金鐘獎的陳戎暉導演加入製作團隊,調了最好的編劇進去,希望網友看見我們的用心。

觀眾對三立「愛之深責之切」?

除了《狼王子》飽受批評,週五新華劇《飛魚高校生》首集從 10 米約 4 層樓高「斷頸崖」跳下海的驚悚畫面,也被揭露找來不專業臨演擔任王傳一替身而吐血受傷。莊文信緩頰表示:「拍攝當天執行的確實是會跳水的臨演,只是剛好身體不適才發生意外。」最後王傳一助理代跳完成拍攝,但導演吳蒙恩事後仍覺不足,二度前往該地點重拍,並找來專業的跳水人員才順利拍出導演滿意的鏡頭。

目前,《狼王子》、《飛魚高校生》在尼爾森公佈的收視率上無線與有線大約維持在 1.6 左右,莊文信認為在數十萬觀眾的緊盯下被挑毛病,是觀眾對三立「愛之深責之切」:「即使惹來如此多負面新聞,三立依然堅持要創新,否則只會在原地踏步。」

置入手法被投訴 力保年營收兩億

作為一個商營電視台,收視率高低對廣告盈收確實有著牽一髮而動全身的重要性,置入手法也遭人詬病。六月底甫下檔的《後菜鳥的燦爛時代》就多次被指劇情置入手法粗劣,數度遭民眾向 NCC 投訴,莊文信坦承在每集 90 分鐘的戲劇製作費預算大約為 250 萬新台幣,「置入」及「冠名」所帶來的盈收確實有其必要性,「我們置入會以合適及合理性做第一考量,如果台灣的影視文化能夠更向上提升,我們就不需要這些置入和冠名。」然而製作精良的韓劇也不乏置入,莊文信則解釋:「韓劇置入費用往往就等於我們一集的製作費,這十幾年來我們只在原地踏步,和韓國的差距才會愈來愈大。」

W020140303225010948930_r75

《來自星星的你》根本是置入教科書。

根據了解,與 TVBS、東森、中天等自製戲劇預算相比,三立戲劇的製作費相對較低,但長時間培養出的觀眾收視習慣,不但為三立帶來亮眼的收視數字,也為三立帶來可觀的盈收,難怪莊文信自豪現今能像三立每年創造出逾兩億營收的電視台並不多。

只愛總裁系列 是政府不配合?

過去,三立戲劇在蘇麗媚及陳玉珊的帶領下,在題材類型呈現較多元化,《命中注定我愛你》的先有後婚或《犀利人妻》的外遇小三等情節,幾乎在現今三立製作的偶像劇裡已不復見,甚至在莊文信統管偶像劇的情況下,「Happy Ending」成為所有戲劇不變的唯一大結局,男主角幾乎清一色要求都是高富帥,因而造就三立戲劇幾乎皆為「總裁系列」,沒其他類型劇,但莊文信否認。

1452909804-1505342396_n

《1989 一念間》在前陣子引起不少討論。

「三立在堅持原創的情況下努力嘗試拍攝新的題材,《1989 一念間》事實上主打的是親情線,男主角從 2016 年回到 1989 年去瞭解母親為何始終悶悶不樂,而《後菜鳥的燦爛時代》至少也有三分之一的職場戲。其實我思考很久,也想拍一部像《太陽的後裔》這樣的戲,但政府會支持嗎?國防部願意支援我們飛機、槍砲嗎?另外在我腦袋裡一直很想拍一部有關航空公司的故事,想像飛機艙門『砰』一聲關上時,男女主角相隔在艙門的兩邊,這樣的畫面多漂亮啊!但有航空公司願意贊助嗎?政府願意開放停機坪讓我們拍攝嗎?」

但事實上,三立早在 2011 年就獲得國防部完全支援拍攝了軍事偶像劇《勇士們》,但播出後觀眾反映冷淡,15 集平均收視率僅 0.46,主因是內容過於沉悶、演員背稿生疏,劇組在戲中無論是國軍、日軍甚至是解放軍的武器均出現極明顯的錯誤裝備,甚至在北方的戰役背景卻出現熱帶植物等荒謬的錯誤。而 2015 年重金請來寇世勳主演的華八劇《軍官情人》,同樣亦獲國防部在場景方面全力支援拍攝,但劇情依然著重在人物之間錯縱複雜的情愛關係上。

與金鐘獎無緣 品質控管出問題

千篇一律的愛情戲,為三立保住收視率,卻似乎得不到金鐘獎評審的青睞,2015 年金鐘獎的戲劇獎項中,僅有苗可麗以《聽見幸福》入圍但未得獎,這樣的表現對向來自詡百分百自製優質戲劇的三立來說,無疑是個嚴重的打擊。因此,總經理張榮華以 800 萬重金請奧美公關為企業做健檢,並由奧美執行長莊淑芬親自為三立員工做簡報,為了解決戲劇邊拍邊播無法控管品質,甚至多次發生拉 SNG 車直播的狀況,張榮華強烈要求每部戲都要有 5 集劇本、3 集拍帶才准上檔,然而命令公布至今卻沒有任何一部戲能做到,而無法「達標」的原因,竟是因為內部所謂的「品質控管」所造成。

過去,張榮華曾表示每部戲的劇本他都會親自過目,在基於「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原則下,每部新戲播出的首集必定會經過總經理、執行副總、多位副總及監製組的多次反覆檢視及修改。這次《狼王子》的劇情頻頻凸搥引人詬病,問題就出在劇本本身,即使經過上級長官層層關卡的檢視,在事前田野調查及專業常識不足的情況下,即使有一批訓練有素的後製人員努力,依然「瑜不掩瑕」地端上一盤荒腔走板的戲碼。

收視率掛帥 製作拙劣是政府補助太少?

莊文信一再強調三立從未被收視率綁架,但三立長期以來就祭出豐厚的獎金制度鼓勵各戲劇監製組努力朝高收視率邁進,收視率超過 2、每集獎金 2 萬新台幣,收視率超過 2.5、每集獎金 4 萬新台幣,表面說著不介意收視率卻在任何決策上都是以收視率高低為第一考量。在三立標榜堅持做本土好戲的週五「台灣好戲」系列,莊文信雖指每拍一部就賠一部,完全不以收視率多寡為考慮前提,但由葉天倫導演執導、獲文化部 103 年補助高畫質電視節目旗艦型連續劇類新臺幣 4,800 萬元的《紫色大稻埕》,原本預計播出 28 集,卻因播出以來收視無法提升,在播出第 18 集後被三立要求以 20 集收尾,但在青睞製作公司積極表達無法以 2 集的長度草草交待結局,最後勉強爭取到在 22 集劃下句點。

莊文信表示對《紫色大稻埕》提名今年金鐘獎寄予厚望,另一方面卻又為了收視率要求集數縮減。

而今年初三立曾大張旗鼓找來《十六個夏天》提名金鐘的編劇杜政哲為先前甫下檔的華語八點檔《大人情歌》操刀,播出後也因收視率始終只在 1 徘徊,非但大幅修改劇本且撤換杜政哲,都明顯是收視率導向的例證。

面對台灣電視劇的製作愈趨拙劣,被韓劇、日劇、大陸劇遠遠抛諸於後,莊文信認為政府欠缺魄力,韓國政府每年資助 176 億新台幣獎勵文化娛樂產業,台灣文化部僅撥出 5 億新台幣明顯誠意不足,「我認為至少要增加 10 倍。台灣娛樂圈環境愈來愈惡劣,政府必須要付大部分責任,而未來三、五年之內,我認為依然看不到任何改變,所以政府必須要投資,才會機會打進國際讓大家看到這個品牌,甚至造成嚴重的虧損都是有必要的,因為這是個過程,否則就是永遠鎖在台灣這個小島上了」。

放砲之餘,莊文信表示三立作為華流代表,明年會加碼投資在本土製作,除了強調找了造型師幫忙,也陸續與優秀的編劇、導演人才簽約,只是口說不以收視率作為評估標準,以及願意「低獲利」來換取戲劇品質的論點,是否能對扭轉低成本低水準的困局,就只能靠全國觀眾共同來監督了。

延伸閱讀:

《狼王子》低智無下限 三立台劇地位岌岌可危

台劇就是爛?收視率無效?爛劇淹沒好劇的怪現狀



電影是一個由眾多人一起合力完成的夢想,需要攝影、編劇、製片、導演、燈光、場記、配樂、剪接……。然而,拍出好作品之後,才是另一項挑戰、也是目前許多電影人的困擾:如何把好的作品推到大眾面前。

在這次「基礎知能課程」中,我們誠摯地邀請電影及新媒體從業人員,一起透過兩天的扎實課程,了解新工具、學會新工具,甚至,一起來想想「是否在製作前就可以加入新的工具思維?」幫助電影產業更往上一層。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