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可西米諾:天才藝術家的偏執與狂妄

0

1979 年以電影界菜鳥之姿,自編自導人生第二部長片《越戰獵鹿人》,就成為奧斯卡得獎得主的導演麥可西米諾(Michael Cinimo),上周末在家中過世,享年 77 歲,在他過世報導中提到,西米諾在家中過世了好幾天沒人知道,是他過去的經紀人因為多次電話聯絡不上他,才通知警消人員去他家破門而入,發現他已死在床上;一般人一定很會很難想像,奧斯卡得獎大導演的晚年,怎麼會活得像是個孤獨老人一般?聽起來好淒涼,但若是了解西米諾在電影界一路走來的種種爭議,以及他在合作夥伴中的口碑,其實也就不怎麼令人意外了。

螢幕快照 2016-07-04 下午10.23.43

從一次贏得五座奧斯卡獎,到拍一部片就搞垮美國傳統八大電影公司之一的聯美(United Artists),許多與他合作過拍片的人,對他的壞脾氣與執拗都不敢恭維,甚至好幾個人將他告上法庭,但也有合作過的人將他推崇至極,這裡面還包括大導演奧立佛史東(Oliver Stone),事實上西米諾的故事,就是太有才華的藝術家,因為少年得志與太過有自信,面對好萊塢/美國電影圈這現實複雜的環境適應不良.這現象在他拍攝兩部主要作品的過程中就看得出來,更反應了西米諾本人不願妥協的個性。

越戰獵鹿人

敘述三個在美國小鎮一起長大的男孩,就在其中一人剛結婚不久後,三人都決定從軍參加越戰,但是在經歷了越戰的殘酷,以及越共不人性的虐待之後,對於三人的身、心與人生,都造成無法扭轉的重大負面影響。

儘管《越戰獵鹿人》推出後,幾乎是一片好評,然而影片最受矚目的片段—越共如何殘酷對待被俘美軍,也引起了極大爭議;尤其是兩場著名的「俄羅斯輪盤」式對決(左輪手槍內只藏一顆子彈,兩人賭運氣輪流朝頭部按板機,看誰先被射死),無論在現場氛圍營造、演員演技、到攝影剪接上的緊張氣氛及人性醜陋的裸露呈現,到現在都被認為是影史上少見的駭人片段。


《越戰獵鹿人》「俄羅斯輪盤」對決片段(畫面相當殘暴血腥,慎入)

影片推出後,許多參加過越戰與對越戰有研究的學者都表示,根本沒有證據顯示越共曾以「俄羅斯輪盤」對決方式,虐待被俘美軍,但西米諾第一時間卻說這是他個人的親身經歷,甚至在訪問中表示自己曾經被派去越南擔任醫療兵,因此片中很多劇情,都是他從綠扁帽突擊隊員親耳聽來的,但之後卻被證實西米諾根本沒去過越南,當兵時也只是後備兵,更不認識任何綠扁帽突擊隊員。

影片另外一大爭議,就是西米諾對外宣稱,最後的執行拍片劇本,是他一人寫出來的,但事實上《越戰獵鹿人》的原始劇本,並不是關於越戰,而是一個賭徒到拉斯維加斯賭城去從事「俄羅斯輪盤」對決的故事,經製片人交給西米諾與另一位編劇改編之後,才加入越戰元素,但西米諾對外完全否認另一位編劇的貢獻,氣得編劇向編劇公會提告,要求獲得貢獻認可。因此當《越戰獵鹿人》在 1979 年奧斯卡獎上獲得最佳原著劇本時,得獎人共有四位,這名編劇在得獎後發表感言表示,他最遺憾的就是他的奧斯卡獎座上,也刻有西米諾的名字。

儘管有這些爭議,顯示西米諾本人的個性有不少缺陷,但因為《越》片得獎當紅,西米諾的才華獲得肯定,因此聯美電影公司,才會在幾乎無條件的情況下,答應資助西米諾的下一部片《天堂之門 Heaven’s Gate》,沒想到這個投資竟然造成公司就此倒閉關門。

天堂之門

《天堂之門》敘述在 19 世紀末的美國中西部,當地大地主與歐洲新移民間的抗爭.儘管某些故事背景與人物,都是確有其事其人,但西米諾編寫的劇本內容,完全是編撰虛構的,因此光是在故事上,就先引發了一些小爭議。


《天堂之門》數位修復加長版預告

但真正的爭議來自於,當西米諾開始拍攝影片之後,因為電影公司對他的信任,他開始無限制做很多不合理的要求,不但從現場布景、道具、服裝等在確認完成之後,因為在現場看起來不滿意,西米諾就會要求全部重改重製,然後對於畫面拍攝的要求也是一樣,據說一個鏡頭因為雲的位置不對,竟然能重拍 50 次,這些要求造成電影在開銷,拍攝時間上無窮盡的浪費,另一個笑話(似乎也是實情),演員之一的約翰赫特(John Hurt)因為在片場等拍攝等得不耐煩了,乾脆接演另一部片《象人》(Elephant Man),拍完之後再回到《天》片現場拍攝他的鏡頭,都沒有耽擱到拍攝進度。

而最誇張的是,當最後拍攝部分完成,西米諾被要求先剪輯出一個試看版本時,剪出來的長度竟然是 5 小時又 25 分鐘長,西米諾還告知電影公司高層,最後完成的影片長度應該頂多修剪個 15 分鐘,高層威脅要開除西米諾,自己進行修剪影片,西米諾答應他會盡力將影片修剪成當初答應的 3 小時 39 分,但上映日期又將近拖了一年.最後電影終於在 1980 年年底上映,影片上映不到一個月就被迫下檔,口碑之差據說首映日準備的香檳酒都沒人願意喝,聯美電影公司的母公司因為此片造成的負面形象,加上電影僅回收所耗費預算的十分之一不到,因此決定將聯美公司賣給米高梅電影公司,正式結束了聯美公司的業務。美國電影界因為《天堂之門》的失敗,徹底改變與導演的合作關係,將花更多時間與人力監督導演的拍攝開銷。

西米諾雖然在《天》片之後,還有幾次執導的機會,但結果也都與《天》差不多,不是拍攝預算超過,就是影片口碑太差,甚至引發爭議讓電影公司不敢再找他,他在《天》之後的下一部片《龍年》,不但引發美國華人社區的集體抗議,影片同樣超過預算,並且因為票房太低無法回收,但天才如西米諾,卻從未懷疑或為自己的誇張作為道歉,反而是躲到歐洲去出版小說,然後繼續找資金投資他想拍的片子。


《越戰獵鹿人》最後合唱God Bless America片段

這時讓我想到的畫面是,《越戰獵鹿人》的最後一個鏡頭,幾個因為越戰被影響一輩子的人,聚在一起唱《God Bless America》,美國電影界造就了麥可西米諾,也毀了西米諾,到最後只好唱著感謝美國的歌,看著完全不知去向的未來。

關於作者

馬 斌

外號電影馬,自小與電影結緣後,人生就脫離不了影、視、音,做過所有相關周邊行業,字幕翻譯、寫大綱說明、劇本、影評、翻譯出版過電影書、做過電影場記,甚至還去MTV打工給人介紹電影,也曾跑線採訪明星導演當娛樂記者,做過不只一個電影主題的電視節目,但就是沒有真正去拍過導過一部電影或電視劇,可說是最另類的電影界逃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