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影評/《星際大戰:原力覺醒》:新與舊的永恆對立

1

1

1977 年,《星際大戰》首度在戲院上映,改變了一整個世代的觀眾與電影人。在這之後,無數導演試圖重現《星際大戰》的成就,無數科幻電影有了《星際大戰》的影子,無數影迷引頸期待下一次感動的來臨。將近四十年後,當年那批被星際大戰改變人生的年輕世代現在已成為好萊塢的中堅份子,而《星際大戰:原力覺醒》(以下簡稱《原力覺醒》)便是那份過往美好記憶與包袱的見證。

不得不說,本片導演 JJ 亞柏拉罕所接下的,應是全世界最吃力不討好的工作。比起前一個在他引導下起死回生的經典系列《星際爭霸戰》/《星艦奇航記》,《星際大戰》縱使有一般公認讓人失望透頂的前傳三部曲走鐘在先,新一集仍被粉絲賦予巨大而沉重的期待,每一個決定、每一個畫面都會反覆地檢視分析再討論,更別說母公司迪士尼對於巨額投資的小心翼翼,讓本片在上映前註定只有兩種選擇:要不電影為影迷接受並喜愛,JJ 成為繼史蒂芬史匹柏喬治盧卡斯之後,好萊塢最偉大的商業導演;要不電影為影迷厭惡或排斥,JJ 這輩子從此成為眾人的笑柄與箭靶。

22

雖有《星際爭霸戰》成功在先,但影迷對《星際大戰》的期待程度可不是一般導演受得了的

就結果來說,《原力覺醒》絕對算得上是前者。本片從編劇(從靠著《小太陽的願望》拿下奧斯卡的皮克斯核心麥可安特,轉為當年寫出《帝國大反擊》的勞倫斯卡斯丹)到演員(幾乎所有《絕地大反攻》片尾還活著的出場超過十分鐘的演員,除了依娃族外皆在本集回歸)到劇情結構(本片的故事框架基本上與《星際大戰》同出一轍,連角色自己都承認了這個事實)甚至特定場景的構圖與鏡頭移動,處處充滿對舊三部曲的思念與致敬之情。這份思念除了讓過往影迷回味再三,搭配約翰威廉斯的經典旋律,更讓人感覺到系列的悠悠歷史,以及這來自遙遠宇宙,讓新舊觀眾深陷其中不可自拔的深厚魅力。

3

不知道有多少觀眾在聽見那句「我們回家了」的時候眼眶濕了一下?

但同時,就像約翰威廉斯本集配樂旋律幾乎全數來自前作,偶爾出現的新主題多半淹沒在經典之間,《原力覺醒》做為新三部曲的開端,感覺更像是舊三部曲的延伸,努力但還未能建立自己獨立的個性與故事走向。JJ 亞柏拉罕向來以老派而精緻的大型製作為人所知(他被視為史匹柏接班人絕非空穴來風),本片也充分展現出他的優點—對巨幅預算的掌控能力、幽默感,對經典的熱愛、缺點—不時為致敬而致敬、硬是塞入的故事轉折,以及怪癖(那閃到讓人快瞎了的炫光)。在某些橋段裡頭,靈光一閃的新意,如千年鷹號與鈦戰機空中追逐裡頭,各種過往難以想像的鏡頭移動,讓電影重新找回系列榮光,同時感動無數二十一世紀的觀眾,但大多數時候,本片對於新的故事態度總是用「下一部曲再告訴你」帶過(其中一個角色甚至非常後設地說出「好問題,下次再說」這句台詞),讓新的角色與新的危機始終難以讓人完全信服。

本段的拍攝著實讓人驚豔,但其他段落就,嗯…

本段的拍攝著實讓人驚豔,但其他段落就,嗯…

而提到新角色,面對眾前輩演員,四位新主角──三位英雄一名反派──皆以各自的方法努力在尋找演出空間,雖各有成功之處但仍需要更多的發揮空間。在這裡頭,黛西蕾德莉的芮,故事在幾乎是完整拷貝過去的同時注入現代特有的新意,可惜演員一開始演技較為生硬(她完全可以和綺拉奈特莉玩非親非故雙胞胎系列),直到電影過了三分之二才漸入佳境,未來值得期待;約翰波義加早已靠著《異星大作戰》建立自己複雜的英雄氣質,也是全片整體表現最亮眼的新演員,可惜他的演出風格及幽默感與電影略有不同,未來要如何使用會是個挑戰;亞當崔佛的角色在設定上有一定爭議,個人是覺得耳目一新,但隨著片中的關鍵轉折出現,恐怕還是要考驗之後編劇的智慧;奧斯卡伊薩克演技自是無庸置疑,但受限於出場時間難以留下太大印象,其他演員扣除貫穿全片的哈里遜福特以及戲份極少但光芒四射的露琵塔尼詠歐外,幾乎皆以客串或懷舊為主,還不如賣萌為使命的 BB-8。

雖說造型酷炫無比,但凱羅忍要追上達斯維達的魅力,恐怕還有很大一段距離

雖說造型酷炫無比,但凱羅忍要追上達斯維達的魅力,恐怕還有很大一段距離

幾個月前,筆者與一位過去從未看過《星際大戰》系列的友人一次重新看完舊版三部曲,除了再次體驗電影的強烈感染力,也看著身旁觀眾從過往對於系列嗤之以鼻,到離開時徹底被感化,成為星戰宇宙的另一名新信徒。不管何時何地,《星際大戰》都會是全球影迷的共同語言,也讓《原力覺醒》的過度致敬雖然可惜,卻也多少顯得無可厚非。到頭來,這仍是一部表現不俗的星際大戰電影,但比起對於進戲院二刷的慾望,對於本系列未來的期待似乎還是更為強烈。

傳承的工作在本片結尾已告一段落,剩下便是看團隊如何開創系列的未來了

傳承的工作在本片結尾已告一段落,剩下便是看團隊如何開創系列的未來了

回到【 星戰泛起。原力覺醒

關於作者

Philip

生活環繞電影、影集、古典樂與吃喝存在的不務正業上班族。努力做一個假文青,但每每淪為不甚好笑的脫口秀藝人。